手机上阅读

第1598章妥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没看法,但是我觉得,薛家那位大少,一定会妥协。王明祥说。

    怎么说?叶皓轩微微的一怔,薛鸿云和妙善在一起了,而以他现在固执的性格,想要说服他娶苏家千金,恐怕有些不容易。

    因为苏冰云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她认定的事情,不达到目标一定不会罢休的。王明祥道。

    你是说,和薛家联姻,是苏冰云自己提出来的。叶皓轩瞬间明白了王明祥的意思。

    是,的确是苏冰云自己提出来的。王明祥说:她是个骄傲的女人,她自己提出的婚事,绝对不会亏,或许薛家那位现在不会妥协,但以后他一定会妥协。

    这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叶皓轩感觉事情有些大条了,他一来江浙,就招惹上这么一个人物。

    之前他对苏冰云不了解,他认为不过是一个为家族利益牺牲的女人罢了,但是现在看看,叶皓轩恐怕是把事情想的有些太简单了,听王明祥说,叶皓轩才觉得这个女人是有野心的。

    联姻竟然是她自己提出来了?她想干什么?江浙已经装不下她的才气?她要到京城打下一片天地?或者说她有一系列的计划,想借助京城薛家的名气,让苏氏更上一层楼?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叶皓轩要和这个女人撕逼了。

    谁都不乐意自己的对手会很聪明,但很不幸,对方就是这么聪明。

    叶皓轩甚至有些可怜起薛鸿云起来了,他被这么一个有心机有目的的女人给盯上,以后的日子恐怕有些不好过了。

    她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这些年,在江浙,她做出的第一件事情都是惊天动地的。王明祥叹了一口气道。

    听你这么说,我不接招恐怕是不行了。叶皓轩苦笑。

    他已经和苏冰云对上了,想把这件事情平息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不可能跑去苏家道歉,而他不道歉的话,这么骄傲的一个女人肯定不会就此罢休。

    他感觉到了浓浓的蛋疼,他站起来道:你想要什么?

    我只希望,如果叶少需要代工中药,或者邵氏集团需要合作伙伴的话,叶少能先考虑我。王明祥说:而我,则会为叶少提供一切。

    首先有一点我要言明。叶皓轩道:苏冰云如果不像你说的那样野心勃勃,这件事情如果能和平解决,你说的恕我做不到。

    这个是自然,我不敢逼叶少做什么事,我只是想搭一下叶少的顺风车。王明祥说。

    这个没问题。叶皓轩说。

    那祝我们,合作愉快。王明祥举起手中的杯子道。

    我真希望,我们的合作不存在。叶皓轩苦笑,但他还是举起手中的杯子,和王明祥碰了一下。

    哈哈,我们的合作,是注定的。王明祥大笑。

    叶皓轩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只是他的神色有些沉。

    月宫之中,一片狼籍,苏无悔已经被人送到医院去了,因为他被揍的不轻,也被叶皓轩气的不轻。

    月宫的代理人杨立成的伤是最重的,他四脚都被踩断,成了一个十足的废人。这是他出卖兄弟的代价,也是叶皓轩给他的警告,警告他做人要低调。

    但是杨立成并没有被送往医院去救治,一来他的伤已经没有办法复员了,二来月宫的主人,也没有打算让他去治疗。

    在一间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女人。

    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极具江南美女的气质,举手抬足间,都充斥着一股让人难以模仿的优雅与不凡。

    这女人,自然是才冠江南的苏冰云。

    杨立成就躺在一张担架上,像是死狗一样,只是他还是清醒着,但是现在的他,真的生不如死。

    苏小姐,这是今天我们的损失。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进室内,递上来了一份清单。

    苏冰云接过轻单,只是淡淡的瞥了几眼,然后就丢到了一边,她淡淡的说:这些损失都是无所谓的,但是吴伯,你觉得,从今天的事情发生以后,月宫……还是以前的月宫吗?

    恐怕不是了。中年管家犹豫了一下道:刚才我已经得到了消息,月宫核心人员,基本上已经退出了,因为叶家实在是太强大了,方方面面都涉及的到,这一次,恐怕是踢到铁板上了。

    呵呵,他叶皓轩,哪怕是铁板,我也要在铁板上踢出两个

    脚印来。苏冰云笑起来很优雅,尽管她的语气已经杀意十足了。

    这世上,没有小姐做不到的事情。吴伯点点头,然后向苏冰云微微一躬,转身退下。

    苏冰云站了起来,她身上披着一件红色大衣,尽管因为天气冷,她穿的有些多,但她身上的衣服丝毫没有那种臃肿的感觉,相反她纤悉无遗的身材被这合身的大衣完美的衬托了出来。

    苏……苏小姐。杨立成强忍着身上的疼痛,结结巴巴的说:还有什么……要了解的吗?

    你说你只是为了月宫的面子,为了苏家的面子,为了我的面子,这才不让那个人走的,是吗?苏冰云渡着步子,在杨立成身边来回走动。

    是……

    尽管自己现在生不如死,但这个女人近乎于魔鬼一样的身材,还是让杨立成喉咙一阵发干,在他身上,有种原始的兽性在沸腾。

    你说的是真的吗?苏冰云淡淡一笑,但是她的笑容有些冷,尽管这个女人看起来是一个手无束鸡之力的弱女子,但是她的冷笑,还是让人有种不寒而粟的感觉。

    是真的,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尽管关于叶皓轩的问题,他在这里已经说了不下三遍了,但是他还是不得不耐着性子在讲一遍,因为他的回答让眼前这个女人不满意,很不满意。

    苏冰云耐心的听完,等他听完的时候,她的嘴角已经露出一抹冷笑,她淡淡的说:你这一次说的情况,和前两次又有所不同。

    苏小姐,我说的都是真的,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叶皓轩……就是成心来砸场子的。杨立成愣了愣。

    你当……我是傻子吗?苏冰云突然凑近杨立成,冷冷的说:月宫的脸面要维护,但你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你也知道,京城叶家代表的是什么,你会像傻逼一样的扑上去?

    叶皓轩是谁,我想你比人更清楚,他在京城翻腾的风起云涌,叶连成与他的诀中都大败,而且他现在呼声很高。

    别的不说,你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人,你会看不清楚这个人不能招惹?苏冰云冷冷的说:有一个可能,你今天就是故意的。

    不,不是这样的。杨立成有些慌了,他急急的说:苏小姐,你听我说,我对你……对苏家是忠心耿耿的,在我落魄无比的时候遇到了您,您就是我的在生父母,我是绝对不会卖仍然的……我……

    呵呵,杨立成,你不要忘记我最看好的哪一点了。苏冰云笑了,她缓缓的踱着步子说:我看好你的,就是厚颜无耻,就是忘恩负义。因为我太需要这样一个人为我代理月宫了,所以你是什么样的,我比谁都清楚。

    不要忘了,今天的冲突是因何而起,那是因为你把你一个最好的兄弟给卖了。苏冰云指着杨立成厉声道:你这种人,为了钱连自己老婆都能卖,更何况是我?

    你早不满你的现状了对吧,你早就觉得我们亏待你了是吧。苏冰云冷笑道:告诉我,谁指使你的,我留你个全尸。

    没……没有这种事情,我真的没有那样做。杨立成强自镇定。

    不说是吧,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在乎了。苏冰云微微一笑,等她转身的时候,她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来人。

    办公室的门一开,数名保镖走了进来。

    灌在水泥里面,沉到海里。苏冰云的声音很平淡,就好像是在说一件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几个保镖一点头,他们架着杨立成就走了出去。

    苏小姐……饶命,饶命啊……我真的没有这么做,真的没有……

    杨立成这才知道这个女人是在给他玩真的,他嘶声惨叫了起来,因为谁也没有他清楚这个女人的手段到底有多阴狠。

    我说,我什么都说,放过我,我什么都招。

    终于,杨立成认输了,此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几名保镖停住了脚步,杨立成吓的脸色惨白,他颤抖着声音道:我只希望……我说了之后,小姐能放过我,放过我一条狗命。

    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情。苏冰云笑了:有些事情,我未必一定要向你求证,你现在根本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格,所以……留着你的秘密在肚子里吧。

    她挥挥手,几个人架起了这家伙向外走去,杨立成的嘶叫声越来越远,随即蓬的一声响,外面杀猪一般的声音嘎然而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