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01章江南才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皓轩进来的时候,她在专注的冲着一壶茶,她的神情很专注。就算是叶皓轩走进来,她也没有抬起头看叶皓轩一眼。

    叶皓轩仔细的盯着苏冰云那张恬静的脸,凭良心说,这个女人还是很漂亮的,尤其是一身旗袍的她,十分具有东方古典的唯美,而且一个女人专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是最漂亮的。

    终于,苏冰云做完了手中的动作,她净了净手,取过一条洁白的毛巾,细细的擦拭着她那双纤细洁白的双手。

    直到做完这一切,她才缓缓的站起来道:让医圣久等了,我在做事情的时候比较专注,还请医圣莫怪。

    当然不会。叶皓轩微微一笑道:苏小姐是个雅人,雅人做事的时候都很专注,因为只有专注,冲出来的茶才好喝。

    医圣说笑了,请。苏冰云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动作。

    叶皓轩点头道谢,然后坐到了苏冰云的对面。

    苏冰云一言不发,她端起刚才泡茶用的紫砂壶,为叶皓轩倒上一杯茶。

    茶汤澄黄,随着茶水缓缓的倒出来,一阵清香迎面而来,这股茶香郁而不浓,香味适中,由此可见这是一杯好茶。

    端起那杯茶,苏冰云放到了叶皓轩的跟前,她微微一笑道:我滴酒不沾,平时只喜欢附庸风雅,所以只用一杯清茶招待医圣,还请医圣不要介意。

    当然不会。叶皓轩接过那杯茶,放在了自己的跟前。

    茶要趁热喝才好,因为这样才能品味出茶中的香气。苏冰云说。

    茶太烫了,会伤了舌头,到时候非但香味品不出来,反而会让自己痛苦。叶皓轩悠悠的说:做人其实就和茶一样,不能心急,因为心急了,未必是一件好事。

    医圣这是在敲打我吗?苏冰云微微一笑道。

    不敢,我只是说茶而已。叶皓轩淡淡的说。

    医圣一语双关,说茶,即是说人。苏冰云悠悠的说:我的茶艺,虽然不敢说天下第一,但至少江南少有,我保证,医圣从来没有喝过这等茶。

    呵呵,苏小姐这话说的有些太满了。

    叶皓轩笑了笑,从这女人的话里面他已经听出来了,这个女人很自负,她是属于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的主儿。

    医圣不妨试试,试过之后,才知道我有没有说大话。苏冰云淡淡一笑道。

    不用试了,不知道苏小姐的茶艺,跟茶痴比起来又如何?叶皓轩说。

    远远不如。苏冰云摇摇头道:茶痴前辈的茶,已经不属于茶了,而是大道。从她的茶中,你可以喝出大道,她的茶是一种境界,我远远不如。

    这就是了,我曾经有幸,在茶痴前辈的居所里品过她的茶。叶皓轩笑道:茶痴前辈的茶,余味绕舌,三日不绝,如果苏小姐的茶能与她媲美,在来说这种大话吧。

    叶皓轩最擅长的就是打脸,倒不是他斤斤计较,而是这女人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让他十分的不爽,你得意的是茶道是吧?老子偏偏就说你的茶不好喝,你能怎么样?

    苏冰云怔了怔,她随即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端起了叶皓轩跟前的那杯茶,泼到了一边。

    茶痴一直是我最敬佩的人,因为有幸喝过一次她的茶。自此以后,其他的茶感觉在也无法入口,既然你品过茶痴前辈的茶,那我就不在你跟前搬门弄斧了。苏冰云说。

    叶皓轩愣了愣,苏冰云的做法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有时候也蛮认真的啊。

    茶小姐的茶,一定也有过人之处吧。叶皓轩说。

    不敢,只是勉强能入口罢了。苏冰云说。

    呵呵,谦虚了。叶皓轩笑道。

    医圣的医术,号称能起死回生,今天得见医圣,真想当面见识一下。苏冰云说。

    不敢,只是能治些感冒发烧的小毛病罢了。叶皓轩说。

    呵呵,医圣也谦虚了。苏冰云说。

    苏小姐的身体很好,至少我看不出来什么毛病。叶皓轩说。

    昨天小弟伤在医圣手下,现在医院里很痛苦,我想医圣解决他身上的痛苦,应该是举手之劳吧。苏冰云说。

    这个当然。叶皓轩点点头,昨天他把苏无悔痛揍了一顿,他自己下的手,自己心里有数,这家伙现在医院里面一定不好受。

    苏

    冰云既然这么说,那是不是说她有意言和?这让叶皓轩感觉有些不太真实,因为他觉得苏冰云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从刚才的谈话中就能听得出来。

    那我就先代小弟谢过医圣了。苏冰云一点头道。

    说真的,我无意伤令弟。叶皓轩笑了笑道:事情的经过我想苏小姐也领会过了,如果可能的话,我觉得,这件事情能到此为止。

    恐怕不能遂医圣的意了。苏冰云笑了笑道:医圣是不是觉得,我的月宫,是一个不入流的地方,砸了就是砸了?

    当然不是。叶皓轩摇摇头道:说真的,我第一次听说月宫的时候,就感觉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能把一个地方圈子里的人全部聚集起来,无论是从人脉还是从背景上,都是空前的强大,江浙人能抱团抱这么久,这是其他地方的人不能比的。

    但是,昨天我的月宫被人砸了,核心成员退的七七八八,这一切都是拜医圣所赐啊。苏冰云盯着叶皓轩说。

    我也是迫不得已。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凭心而论,我真不想惹事的,尽管那家伙忘恩负义,尽管我已经打算要弄死他,但我还是没有打算在月宫找事,因为我想给苏小姐留些面子。

    但是那家伙似乎不识抬举啊,京城叶家在他眼里一文不值,这让我很受伤啊。而且我想以苏小姐的聪明,应该不难看出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有一个幕后推手在策划吧。叶皓轩说。

    医圣倒是把自己撇的干净啊。苏冰云微微一笑道:昨天的事情,我已经弄清楚了。

    哦,那苏小姐打算怎么办?叶皓轩说:要不这样,我给苏小姐赔个不是,然后赔偿月宫的损失,如何?

    恐怕赔不了。苏冰云摇摇头道:医圣昨天一通电话打出来,月宫的核心人员退会退的七七八八,这些东西医圣打算拿什么来赔?

    这个……叶皓轩愣了愣,然后摇头道:说真的,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赔。不过那天晚上的事情是一个误会,而且苏小姐也弄清楚是有人在背后助推波澜。我想我们两个如果真的打起来,那才叫冤枉呢。

    是有点冤枉。苏子叶涩涩的笑了笑,她缓缓的站起来,在室内踱着步子道:不过这件事情,关系到苏家在江浙的面子,医圣如果不给个交待的话,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苏冰云今天穿的这件旗袍很露骨,她每迈出一步,旗袍下面开衩的地方就露出两片雪白来,叶皓轩猛瞧了几眼,心中不由得诽谤道,这女人大冷天的穿这么少,难道不怕冷吗?

    不过想归想,叶皓轩还是没有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他淡淡的笑了笑道:苏小姐想要什么交待?

    向苏家公开道歉。苏冰云吐出了这几个字。

    还有呢?我不相信只有这么一个条件。叶皓轩笑了,这个女人的野心已经开始膨胀了。

    我要美颜的代理权,而且代理利益分成由我说了算。苏冰云又说。

    好,接下来呢?叶皓轩又问。

    邵氏如果需要合作,我是不二人选。苏冰云说。

    我想不仅仅只是这三个条件吧。叶皓轩笑了笑。

    当然,不过我暂时只想到了这三点。苏冰云笑了笑道:这对医圣来说,不难吧,毕竟这只是江浙区域,江浙是个小地方啊,这点利益对医圣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不错,对我来说,这些利益就是九牛一毛。叶皓轩认同的点点头道:但是苏小姐也清楚,大家活着,就是为了一张脸一口气。利益是次要的,如果说我真的让步了,那让叶某以后真的很难混下去了。

    我只有这些要求,答应不答应是医圣的事情。苏冰云淡淡的说。

    我要是不答应呢。叶皓轩说。

    那不好意思,医圣的江浙之行,恐怕不会很愉快。苏冰云说。

    我想知道,怎么个不愉快法。叶皓轩问。

    到时候你就会清楚的。苏冰云微微的一笑。

    好,好一个苏家,好一个苏冰云,好一个才冠江南的苏冰云。叶皓轩笑了。

    医圣是不是觉得,对我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苏冰云微微一笑道。

    的确有,因为你们苏家,在去年几乎是可以与邵氏并列的存在。叶皓轩说。

    呵呵,不仅仅是因为这个。苏冰云笑了。

    你是一个野心膨胀的女人。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我觉得你这种女人是找不到男人的,你活该一辈子用震动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