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50章江山易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山倒下去了,哪里会那么容易在起来?苏冰云神色清冷的说:爷爷,这件事情,你是不是在考虑一下?

    考虑?考虑什么?苏长河目光如炬的盯着苏冰云道:你是不想放弃现在苏家的声望和地位吗?

    不敢。苏冰云低下头,苏家的江山,都是爷爷一手打下来的,现在用它换你的命,这是应该的,这也值得。

    呵呵,冰云,你是我最看重的孙女,你的心思,我还能不了解?苏长河笑了:你不甘心,你很不甘心。

    因为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你不甘苏家的现状,你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现在让你的努力白费,你会更加不甘心,我说的对吗?

    呵呵,你是我的孙女,我教你做人,教你经商。并给你讲解厚黑学,让你如何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中生存下来,但是有一点我没有教你,那就是如何准确的读懂一个人的心。

    苏长河道:你的心思,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所以在我眼前,你没有必要遮掩什么。我知道你不甘心,不甘心你的努力白费,也不甘心我们苏家偌大的江山送人。你不想重新在来,因为你觉得,苏家一旦倒下,在起来就难了。

    说真的,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因为我知道,一旦苏家倒下去,想在起来就难了。可是我累了,我真的累了,我们赚下的钱,足够几辈子都花不完,我何必要在这个吃人的圈子里尔虞我诈呢?苏长河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苏冰云沉默不语,她在次把苏长河的杯子递过去,苏长河接过来喝了几口水,这才舒缓了下来。

    我老了,我想过平静的生活,我也不想这么快的死,因为我赚下来的钱还没有花完。叶皓轩有一句话说的好,人最大的悲哀就是,自己死了,但是自己的钱花不完,我现在只想多活几年,多享几年福,仅次已。

    苏长河的话让苏冰云一阵沉默,她的双眼里闪过一丝冷冽的感觉,她淡淡说:你是个自私的人。

    自私?苏长河哈哈大笑道:对,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为了活命,要葬送整个苏家。但你应该不是第一天才认识我吧。

    从小,我就教你如何不择手段,教你如何在这个社会中生存下去。也让你见识到这个社会中的黑暗,如果不是我,就没有今天的你……苏冰云。

    用苏家换回我自己的命,我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因为没有我,就没有苏家,就没有你们这几十来的逍遥,现在我让这些换回我的命,有错吗?有错吗?苏长河吼道。

    你的做法,我不认同。苏冰云摇摇头,她本来一直垂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双眼中对苏长河原有的敬畏消失不见。

    不仅是你不认同,恐怕所有的人都不会认同。苏长河笑了笑道:但我现在还是苏家的家主,还是那个商界传奇一般的人物苏长河,我的决定,就是苏家的决定,你无权改变什么。

    爷爷。苏冰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我觉得你老了,你已经不适合呆在苏家了。

    对,我是老了,但我还是苏家的家主。苏长河在次强调道。

    老了,就该安安稳稳的享清福,有些事情,该交给下一代了。我是你一手栽培出来的,我想你应该能放心的把苏家交给我吧。

    呵呵,你想夺权了?苏长河笑了。

    你可以认为,我是在夺权。苏冰云同样笑了。

    好,好啊,不愧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孙女啊。苏长河点头笑道:从小,我就知道你与别人不一样,你将会走向一条别人从来都没有走过的路,看来我果然没有看错,我当初看重的小丫头,现在已经长大了,已经有手腕有魄力向我示威了。

    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吗?苏冰云冷笑了一声道:我可以赞同你任何决定,但是你想让苏家在江浙除名,想用苏家现在的一切换你的命,恕我直言,我做不到,家族里其他的人也做不到。

    呵呵,这就是大家族啊。苏长河冷笑道:你们是我的子孙,你们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我现在只想让我给予你们的一切换回我的命,难道这有错吗?我只想活着,这也有错吗?

    你没错,错的是这个社会。你也说了,这就是大家族。苏冰云笑了:你应该知道,在大家族之间,是不存在亲情这回事的。

    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眼里只有利益,只有交易。亲情是什么玩意?用苏家的一切,换你一条老命?呵呵,说真的,你把

    自己的命看的太重要了,你也把自己看得太值钱了。苏冰云冷笑道。

    你的一切,是我给的,如果我愿意,我随时都可以剥夺。苏长河盯着苏冰云说。

    你没有机会了。苏冰云摇摇头道:因为你快死了。

    我快死了?苏长河大笑道:虽然我不喜欢叶皓轩,但是有一点我还是比较认同他的,那就是他的医术,真的很厉害。

    我现在感觉很好,我的精神从来没有这么好过,我很期待他接下来的三次治疗,在治疗三次,我就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了,我要死了?苏长河简直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这根香,是由噬心草制成的,里面掺杂有噬心草的成全。苏冰云掐灭了她刚刚点燃的那根香。

    你说什么?苏长河的笑声嘎然而目。

    噬心草,是渔人族所在的族地里一种特殊的草,它本身是有着醒神清心的作用,一般情况下可以入药,对人体没有什么害处。

    但是它与另外一种东西掺在一起,那就会要人命的,另外一种东西,就是刚刚苏长河喝下的乌龙茶。

    这茶是苏冰云为他倒的,他平时就喜欢喝茶,但是对茶叶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只要是茶叶就行。

    乌龙茶也喝过,所以今天他喝的时候,也没有在意。

    就算是在意到乌龙茶,他也绝对不会想到刚刚苏冰云点燃的香里面,会有噬心草的成分。

    你……你……苏长河突然感觉到喉咙处一阵窒息,他的嗓子仿佛是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掐住一般,让他几乎不能呼吸降。

    我说过。苏冰云淡淡的笑道:爷爷,你的年纪大了,有些东西,已经不适合你了,所以你还是安心的去吧。

    你……你好狠。苏长河一手按着喉咙,一手指着苏冰云,他的又眼几乎要从眼眶里面冒出来了。

    其实说真的,就算是叶皓轩今天不来,我也没有打算让你在继续下去。真的,你这种状态,简直只能用苟延残喘来形容了。

    你明明快死了,偏偏还要顽强的活着。家族的事情你不适合插手,你偏偏要横插一杠,你这种人,不管是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厌恶的,你可能不知道你自己到底有多讨厌。苏冰云摇摇头道。

    今天叶皓轩来治好你的病,给你达成了协议,你要用整个苏家来换你的命,说真的,你觉得这可能吗?

    呵呵,叶皓轩今天来,不过是给我一个让你长眠的借口吧了,有这个借口,我就觉得让你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至少让我不会那么自责。

    苏冰云看着身体抖的越来越厉害的苏长河,她冷笑了一声道:所以,你安心的去吧,你放心,苏家我会发扬光大的,在苏家的族谱里面,你仍然是功不可没的那个人。

    苏冰云说完这句话,她不在看苏长河一眼,她转过身去,一言不发的离开。

    砰……苏长河的身子倒在地上,他的嘴大张着,双眼中的神采迅速的消失,讽刺的是,在他身边,还有一群他刚刚砸的稀巴烂的神像。

    人不能太嚣张了,这是叶皓轩喜欢对别人说的话。

    苏长河这种人,是典型的过河拆桥,他认为这个世界上的鬼神不过是人心中的一个信仰,所以在叶皓轩治好他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这一堆神像给砸了。

    这一点,他不如自己的孙女,因为苏冰云不管相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神,她都始终对鬼神报着一种敬畏的心理。

    离开了苏家以后,叶皓轩拔通了云茜的电话。

    电话刚响了一次,对方马上就接通了。

    出来了?云茜的声音很平静。

    你是不是一直在等我的电话?叶皓轩问道。

    是,我在你对面的商业街呢。你转身就能看到我。云茜说。

    叶皓轩回头一看,果然在对面的一个商场前,云茜站在那里向他招手。

    叶皓轩挂了电话,走到了云茜的身边。

    苏家那老狐狸到底怎么样了。这是云茜最关心的问题,她本来在外面等叶皓轩,可是太心急,左等右等叶皓轩都不出来,所以她索性跑到商场去逛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