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72章不愧是姓苏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愧是苏长河那老狗的女儿,呵呵,连手段都是一样的。青狼笑了,他没有后退,仍然向前踏出一步,他冷冷的盯着苏冰云道:可是,你真的以为,你手里的珠子还管用吗?

    你说什么?苏冰云吃了一惊,她这才发现手里的渔人珠跟她平时见到的不太一样。

    苏冰云是一个谨慎小心的女人,在苏家的大院正中央的地方有一条暗室,但是她一点也不相信那个暗室安全。

    渔人珠,是掌控渔人的最有效的手段,也是他们苏家赖以生存的东西,如果没有了渔人珠,他们整个苏家都面临着覆灭。

    所以这玩意她一直带到身上,一点也不敢离身,任谁也不会想到她竟然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随身携带。

    但是这一次她失算了,她手中的珠子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她回想起那个疯狂的夜晚,那个耐力好的出奇的少年。

    被骗了,被阴了,这是她心中最后的想法。

    呵呵,苏长河,利用我们前任圣女的心,骗取了渔人珠,控制我们的种族。而我们上任的圣女因为丢失了渔人珠,所以在祭坛上受烈火煎熬三天三夜才不瞑目的死去。

    你们苏家,利用我们渔人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又有多少族人死在你们的手中?在你们苏家,我们过着下人都不如的生活,苏冰云,这一切,该结束了。青狼冷冷的。

    青狼,不要跟她废话,我觉得,我们大家应该一人在她身上剜下一块肉来,只有这样,才能平息我们这几十年来的恨。一名渔人道。

    对,一人在她身上剜下一块肉来。

    所有的渔人都神色不善的盯着苏冰云,他们恨极了这个女人,几乎恨不得把这个女人给抽筋扒皮了。

    因为他们渔人族这几十年来一直受苏家的控制,过的生活连奴隶都不如,苏家的人对他们的族人可以随意打骂凌辱。

    就算是把眼前这个女人扒皮抽筋了,也无法平息他们对苏家的恨意。

    站住,不准在向前走一步。苏冰云厉声道,她还没有从她之前的身份转变过来,她根本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渔人族已经不受她的控制了。

    呵呵,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苏冰云吗?你们苏家还是以前那个随意可以呵骂我们的苏家?青狼笑了:你要弄清楚,我们今天,是报仇来的。

    你们……苏冰云踉跄后退,她的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些年来苏家是怎么对待这些渔人的。

    因为苏长河掌握了渔人族最重要的东西,这东西关系到整个渔人种族的生死存亡,所以这些年来渔人族对苏家是言叶计从,甚至可以忍受一切凌辱。

    但是现在东西不在了,这种她平时掌握的力量,就会成为颠覆她的涛天洪水,苏冰云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她的手心里满是汗。

    失去了渔人珠的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对这些渔人根本没有一丝掌控能力,她对自己的下场充满了恐惧。

    怕了吗?青狼笑了,他突然走上前,一巴掌抽在苏冰云的脸上,你也会怕,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也会有怕的一天。

    叭,苏冰云被渔人这一耳光抽的一个踉跄,她的脸上多了五个鲜红的指印。

    别……别过来。你们不要过来。苏冰云感觉不到自己半边脸的存在了,她惊恐的向后退着,但是后面是画舫的巨窗,在向后退一点,她绝对会掉落在冰冷的湖水中的。

    你们能抢走渔人珠,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叶皓轩还活着。薛鸿云把手中的酒一口灌下,他把杯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

    有劳薛少挂念了,不错,我还活着。随湖中一个小小画舫飘来,叶皓轩的声音也从湖边传了过来。

    小船缓缓的靠在了大画舫上,叶皓轩轻轻的一跃,从小船跃到了船上。

    呵呵,我就知道。薛鸿云笑了,他笑的有些悲哀:我就知道,堂堂医圣叶皓轩,不会那么轻易死的。

    你知道我不会轻易去死,那你为什么还要要在幕后兴风作浪?叶皓轩从甲板上走进了船舱里,他盯着薛鸿云道:说真的,我也没有想到,老太爷过世以后,你竟然还有底气和我叫板,躲在后面兴风作浪。

    薛鸿云,我真的发现我以前

    小看你的,真的。你很有胆气。

    叶皓轩,如果换做是你,你会轻易的放过我吗?薛鸿云盯着叶皓轩,他咬牙切齿的喝道:你给我的耻辱,我这辈子都洗刷不干净……

    别打这么无聊的比喻,因为我不是你,我也没有你这么蠢,叶皓轩冷笑道:一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太子党,一个全靠自己妹妹出谋划策才夺得一个三大才子称号的无用之人,你注定是一个失败者。

    别拿你自己和我比,我的起点没有你高,但是我现在拥有的却比你多,这是什么原因?这就是因为你太傻了。叶皓轩道:我不明白你有什么不甘心的。

    之前发生的事情,如果真的要捅上去,够你死十次都不够的,可是我没有那么做。为什么?因为我答应过老太爷,我会给你一条生路。

    可是你不懂得珍惜,你躲在幕后兴风做浪。你说吧,你想怎么个死法。我给你尊严,让你自己选择如何死。叶皓轩道。

    首先,我得弄明白,你是不是早就怀疑我了?薛鸿云笑了笑,他盯着叶皓轩道:你在江浙,陪这些小虾米玩了这么久,完全不是压不住他们,而是你早就怀疑幕后有人,对吧?

    对,我早就怀疑,而且我也怀疑是你。叶皓轩道:我刚来江浙的时候,给你打过一个电话,你还记得吗?

    记得,那时候,我让你帮我。薛鸿云道:因为我很喜欢妙善,我不想与她分开。

    那时候我是在警告你,你没有听出我话中的意思吗?叶皓轩道。

    原来,在那个时候你已经认定是我了。薛鸿云叹了一口气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忍着?

    因为那个时候,说真的,我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有些事情是你做的。叶皓轩摇摇头道:我只是怀疑,但不确定,所以我在江浙逗留了这么久,陪着这些小虾米,不厌其烦的玩着那些无聊的游戏。

    我这么做,完全就是想引蛇出洞,你是出来了,呵呵,可是你一出来,就是大杀招。我很奇怪你是怎么和五十一区联系上的。叶皓轩问。

    因为,我为他们提供邵氏科技的资料。薛鸿云顿了顿道:他们答应帮我做一件事情,我只想让你死。

    我回来,你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吗?叶皓轩笑道。

    不感觉到意外,因为我知道,堂堂医圣,是不会那么轻易死的。薛鸿云摇摇头道:之前叶连成几乎找尽了内江湖的高手,都没能将你打败,我不认为这一次出动几个小虾米,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但你还是报着侥幸对吗?你太相信这个女人的能力,对吗?叶皓轩指了指面无人色的苏冰云。

    是,这是我最大的错误,我薛鸿云,竟然会对这个女人这么相信,我竟然荒唐的相信她能弄死你。薛鸿云叹道。

    我说了,你可以选择你自己的死法。叶皓轩笑了笑道。

    我不想死。薛鸿云如实的说:如果你放过我,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呵呵,时不时的在背后捅刀子的朋友吗?叶皓轩笑了:我真的累了,薛鸿云,我也不为难你,现在你们两个从船上跳下去,如果你个能游到岸边不死,我就放过你们这一次。

    薛鸿云看了看宽阔的湖面,这里距离岸边,恐怕有不下数十里远,虽然今天的天气比较暖和,但是湖水的温度是零下七八度,从这里游到岸边?

    且不说他不会游泳,就算是他会游泳,游到岸边的话也会被冻死的。

    你直接给我一个痛快吧。薛鸿云道。

    不不不,那样的话太便宜你们了。叶皓轩摇摇头道:尤其是你,苏冰云,你知道当天我和云茜落入河中后的情况吗?

    云茜差点被冻死,如果不是她有冬泳习惯的话,她现在已经死了,即使是我也救不回来她,今天的天气,比起那天来暖和很多,所以我觉得,这对你已经是很仁慈了,当日种下的因,由你自己偿还这个苦果吧。

    叶皓轩,你不能杀我,我是苏冰云,我是江南一品苏家的苏冰云。苏冰云脸色煞白,她哆哆嗦嗦的尖叫道。

    从今以后,江浙不在会有江南一品的苏家了。叶皓轩笑了笑道:如果不出意外,国家特勤局已经介入调查中,江浙这几十年来,那些有可能成为江浙经济柱的人……大概有数十人吧,他们非正常死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