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73章他们是怎么死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们是怎么死的,我想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另外苏家这些年来做的事情你也比谁都清楚。所以,苏家以后将不会在存在了。叶皓轩顿了顿道: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问问,现在苏室到底是什么情况。

    苏冰云匆忙的拿出手机,她要打电话确认,她不相信苏家就这么完了,至少她不相信苏家会毁在自己的手上。

    拿出手机以后,她才发现手机上根本没有一点信号。

    哦,不好意思,我刚才把信号屏蔽了。叶皓轩按下自己的耳麦道:军刺,不用屏蔽信号了。

    随着叶皓轩这个指令发出去,她的手机上有了信号,一时间来电短信提醒几乎塞满了她整个手机的信箱。

    苏冰云翻出一个重要的号码,直接拔了出去,拔了良久,对方依然没有接。

    她连忙又换了另外一个号码,在次拔打出去,这一次……仍然没有反应。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苏冰云喃喃的说着,她在次打出一个电话,一连五六个电话都没有人接。

    她有些放弃了,因为这些人都是她平时安插在外围应急的人员。为的就是防止有些突发的状况发生,如果公司,或者家族有事情,这些人会第一时间联系她,但是现在她却一个也联系不上。

    心惊的同时苏冰云心底涌出一股寒意,因为她觉得她已经把苏家打造的像是铁桶一般,尤其是刚才她联系的那些人,除了她自己之外,别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是现在一个也联系不上了,显然,这些人是被扒出来了。

    由此可见,叶皓轩的势力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她默默的放下手机,沉默了片刻道:叶皓轩,你想怎么样。

    报仇。叶皓轩的回答很简单,只有这两个字。

    或许我们可以谈谈条件。到了这一会儿,苏冰云反而冷静了下来,她强自压下心头的恐惧,恢复了她平时那幅女强人的模样。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叶皓轩反问道。

    因为我们苏家,是江南一品,你父亲来到江浙的时候,曾经对我们苏家进行过肯定,在经济峰会上为我们苏家提名铺路。

    如果我们苏家倒了,是对你父亲政绩的否定,也会让他的一些竞争对手借机打击他,我说的不对吗?苏冰云淡淡的说。

    如果我父亲只是一个为了政绩什么都不顾的人,或许我们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了,但可惜他不是,他是一个正直的人,他不仅要经济,他还要公理。

    叶皓轩道:或许你不知道,这一次中纪委与各大特殊部门联合进驻苏家,彻底查你们苏家的破事,就是我父亲力争的结果吗?

    你说什么?他疯了吗?苏冰云不敢相信的说:这是他的政绩,难道他连自己的政绩都不要了吗?

    很不幸,我父亲的为人,不容许有这种肮脏的政绩存在。当我查明了事情的真相以后,他第一时间向我要关于你们苏家的资料,也是他求证以后主动要求彻查苏家的。叶皓轩笑了笑道:水至清则无鱼,我父亲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感到佩服,一号首长亲批,这个国度,要多一些像他这样的人才好。

    呵呵。苏冰云笑了,她笑的很悲哀:我走了一步错棋。

    你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已经有些晚了。叶皓轩道:我不想与什么人争什么,但是做为一个女人,你的野心太大了。

    你有野心,而且你也有与你野心匹配的能力,但是你走的太急了,做人,就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走,而不是像你这样想踩着人上位。

    叶皓轩笑了笑道:而且,你选择了踩人的对像,你想把我踩一脚,让你名利双收,然后在去追赶邵清盈的脚步。

    而且你还选择了薛家做为你的后盾,但是你没有弄清楚一点。叶皓轩摇着手指道:我。叶皓轩,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踩我一脚的,你太自信了。

    叶皓轩,真的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了吗?苏冰云道。

    有啊,你把那个男人推下水去,我们可以商量商量。叶皓轩指了指薛鸿云。

    苏冰云转身看着薛鸿云,她犹豫了一下道:薛少,你是自己跳下去,还是我推你下去。

    薛鸿云盯着苏冰云,仿佛要把这个女人看穿一样,但是他失望的发现,这个女人一点也不害怕,她没有一点羞愧或者不好意思的样子,她就这样盯着自己和自己互瞪。<

    br />

    呵呵,前一刻,我们好像还是恩爱的一对啊。薛鸿云笑了,他笑的有些悲哀。

    如果不发生今天的事情,我们的确是很恩爱的一对。苏冰云说的很坦然,也很理所当然:但是你也知道,每个人都有生存下去的权利,每个人都会为了自己而战斗,我也不例外,我不想死,所以,薛少,只好委屈你了。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薛鸿云点头道:体会到了,我今天算是体会到了。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错信了你这个女人。

    因为你想报仇,我想上位。我们两个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所以不存在谁对谁错,况且我们这婚姻,本来就是利益绑在一起的。苏冰云道。

    你说的好像是很理所当然的样子。薛鸿云笑了。

    不错,我是觉得理所当然。苏冰云道:因为我们两个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真感情,能在一起,完全是利益与利益罢了。所以我也没有感觉以惭愧,也没有感觉以不好意思。

    叶皓轩,你让我看清楚了一切。薛鸿云道:妙慧呢,我能在见见她吗?

    你现在还有脸见她吗?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一个初入红尘,带着一颗慧心的她,早已经被你伤透了心。

    我对不起她。薛鸿云低下头道:但是……我真的很想见见她,哪怕是一在,对她说一句话。

    晚了。叶皓轩面无表情的说,我来的时候,她阻拦我。

    你把她杀了?薛鸿云双眼瞬间变得赤红。

    没有,我只是废去她一身修为罢了。叶皓轩道:她入世,本来就是一种修心,修的是心。

    而你,是她的尘缘,现在她的尘缘断了,修行结束,所以她会回到三贤山去,继续修她的大道。

    她走了。薛鸿云喃喃的说:她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叶皓轩反问:被你伤的遍体鳞伤,被你一次又一次的利用和伤害,她还要留在这个地方吗?

    我对不起他。薛鸿云叹了一口气道:如果重新在选择一次,我绝对不会那样对她。

    可惜,晚了。叶皓轩摇摇头道:在也回不到过去了。这一点她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这么狼心狗肺,她又怎么会这么快的死心,这么快的斩断自己的情缘。

    她恨我吗?薛鸿云喃喃的说。

    不恨,因为你不值得。叶皓轩道。

    她心里……还有我吗?薛鸿云又问。

    叶皓轩盯着薛鸿云,憋出了一句话:你想知道的话就亲自问他去吧。苏小姐,是不是该动手了?

    没等叶皓轩话说完,苏冰云突然猛的一推,看得出来,她用的是全身的力气,站在画舫窗口的薛鸿云猝不及防之下被推出窗外。

    扑通一声,薛鸿云重重的掉落在水里,他在水里拼命的扑腾了起来,冰冷刺骨的湖水冻的他几乎要休克。

    虽然不是游泳,但是求生的本能驱使着他,让他一时半会儿在水里也沉不下去。

    送他一程。叶皓轩对青狼说。

    青狼一挥手,几名渔人跑到窗户边跳到了水里,几个渔人沉入水中之后就没有在上来,然后薛鸿云嘶声惨叫着,他拼命的挣扎,但是他的身子越来越沉,最终还是被拖到了水底。

    半个小时以后,几名渔人才从水里扑了上来,但是薛鸿云却在也没有上来。

    苏冰云只看的一阵胆战心惊,她定了定神道: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

    可以谈谈,但是……不是与我谈,是与他们谈。叶皓轩指了指船舱上的几名渔人道:我想他们有很多话要对你说。

    不……苏冰云尖叫了起来:叶皓轩,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说好的。

    是的,我说好的。叶皓轩道:刚手你推薛鸿云的录相,我保存很好,而且还有你对苏长河下毒的视频,我也有。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如果我是你,我就会求这些渔人给我一个痛快。

    叶皓轩,你不能这样,你答应我的,你答应我的……苏冰云尖叫了起来。

    这数十年来,苏冰云掌控着渔人族,她俨然就是渔人族中的女王,现在渔人族夺回了族中的重宝,这几十年来的仇恨一瞬间涌上来,苏冰云的下场可想而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