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84章放不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她放不下,一边是他的亲生哥哥,一边又是她这辈子挚爱的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该如何去做。

    你需要静静。妙慧走到了薛听雨的跟前道:或者你该换个思路去思考一下,如果你是他,我该怎么做。

    我也会有同样的做法,杀了他。薛听雨道:因为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

    有些时候,人会报着侥幸的心理的。

    这就对了,所以我不觉得他做事有什么不妥。妙慧道。

    或许是我想多了。薛听雨勉强笑了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妙慧。

    她说着站起身来,打了个电话,让秘书帮她票订。

    你要走了吗?妙慧说。

    是,我想出去散散心,妙慧,我这段时间,不能陪着你了,等他回来以后,让他陪着你吧。

    薛听雨想了想又道:你还可以告诉他,我不怪他。

    好的,我会的。妙慧微微的点点头。

    你要去哪了?门口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随即叶皓轩那张让她朝思暮想的念头出现在薛听雨的眼前。

    你……回来了?薛听雨一愣,她的鼻子一酸,几乎要掉下泪来,但她把自己的目光别到了一边,不去看叶皓轩一眼。

    是,回来了,我清楚你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所以就急着赶回来,只为见你一面,因为我知道来晚了,你会走的。叶皓轩说。

    我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对不起……我知道这不能完全怪你。薛听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但是……我却放不下,给我一段时间,让我静静好吗?

    我知道你需要安静,我来这里,只是想对你说声抱歉。叶皓轩道:可是那种情况,你也知道的,我和他之间,必须有一个人要死。

    我知道,我都知道。薛听雨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你知道吗叶皓轩?在我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竟然有些庆幸,我竟然庆幸败的不是你……

    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薛听雨一边流着泪一边喊道: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竟然能喜欢到这种地步,我甚至庆幸死的人是他,因为他是咎由自取。

    可是我真的放不下,放不下这件事情,因为他是我哥哥,而你却亲手杀了他,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我不知道……

    叶皓轩默然不语,他知道,在判薛鸿云死刑的时候他就知道薛听雨会有这样的反应。

    他不忍心看到薛听雨这样,但是他和薛鸿云之间,必定有一个人要死的,因为他知道薛鸿云还会有下次,他已经放过对方一次了,已经给自己埋下一条祸根了,他不可能在埋第二次。

    我不怪你……我真的不怪你,但是我真的需要静一静,我要出国。薛听雨道……

    你要去哪里?叶皓轩问。

    不知道,反正出国。薛听雨拭干净了眼前的眼泪,她勉强笑了笑:倭国、欧洲、去哪里都行,国内的养生膳坊已经铺展开来,不需要我刻意的盯着了,我只想出国去静一静。

    我陪你一起。叶皓轩揽着她的肩膀道。

    不,不要。薛听雨摇摇头道:叶皓轩,我现在不知道该把你放到哪个位置上,因为我爱你,但是我也恨你……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安静安静好吗?

    好,好,你是需要静一静。叶皓轩握着薛听雨的手道:但是,有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好吗?

    好……我会的,在我心里,你始终是我最爱的那个人。薛听雨含着泪点点头,她紧紧的抱了叶皓轩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开。

    军刺,派人看着听雨小姐,有什么问题,马上向我汇报。叶皓轩给军刺打了个电话吩咐了一下。

    现在这个世界,不在是以前的那个世界,薛听雨一个人出去,他有些不放心,很不放心。

    听雨姐姐她不喜欢你了吗?妙慧有些不太明白大人之间的事情。

    不是。叶皓轩摇摇头,他苦笑道:你还小,不懂。

    我哪里小了?妙慧摇摇头道:我只是看不懂,她哥哥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这点道理,我都懂,难道她不懂吗?

    那是她的哥哥哥,她对他有感情也是正常的,给她一段时间,她会想明白的。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

    可是我还有些不

    懂。妙慧摇摇头:她喜欢你,为什么又恨你?

    那你觉得,你喜欢我吗?叶皓轩问。

    你长的不难看,所以我喜欢。妙慧认真的说。

    如果说,你师姐妙善,被我破去一身道家修为,现在已经回三贤山清修,她这一次清修,极有可能一辈子也不从那里出来了,你会恨我吗?

    不会。妙慧摇摇头道: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道理。

    而且妙善师姐入世,修的是她这一世的尘缘。师父常说,尘缘不灭,何以得证大道?只有尘缘断了,她才能安安静静的回到道观里去参悟大道。

    这是她的劫,也是她的缘,她命中注定会有这一劫,所以我不恨你。妙慧道。

    叶皓轩有些吃惊的看着妙慧,直到现在,他才发觉这个深受茶痴喜爱的小姑娘,果然有着非比寻常的地方。

    三贤山……

    千里冰封,一切如故。

    三声钟声响过之后,便是三贤观里的道姑们开始做早课的时候,一溜身着青色长袍的道姑,端坐于三清像前,微微的颂着道家经文。

    偌大的三贤观,都隐约的响起颂经之声,给人一种宁静无比,心平气和的感觉。

    妙善一身轻装,缓缓的走入大厅之中,她跪倒在地上,磕了一下头道:师父……

    三清像前双目微闭的青一真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和颜悦色的说:回来了?

    回来了。妙善点点头。

    尘缘,断了?

    断了。妙善在次点点头。

    表面断,但心中未曾真断。青一真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只有无欲无求,方能得证无上大道……你这一次入世,去的快,回的也快。只是你不明白你自己的尘缘,到底是不是真的断了。

    我确定,是真的断了。妙善微微的低下头,她有些感伤的说:心灵静极而定,刹那便是永恒。有这一段尘缘,够了。

    看来真是悟了。青一真人微微一笑,她站起来道:这一段尘缘,能让你这么快的顿悟,也是你的缘份。从此以后,你就能一心向道,不理红尘。

    是……师父。妙善微微的点点头。

    京城的天气,难得的格外晴朗,只是有些冷,距离年关越来越近了,不管哪里,都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年味。

    邵氏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的关注,关于邵氏的崛起,对于外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神话,因为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邵氏科技推出的磁悬浮新动力汽车,已经在市场上打响了。

    这辆汽车不仅仅只是会飞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它所用的能源是新型能源,不仅排量小,而且对环境大气根本没有污染。

    这才是世界所关注的,一大部分国家跑到华夏,要和邵氏科技约谈技术引进的项目,这些事情邵清盈不得不亲自把关,必要的时候配合外交,为华夏争取最大化的利益。

    因为这种新型汽车和新型手机的上市,所以市场上的手机份额的汽车份额明显的被邵氏科技抢走了一大部分,之前对邵氏科技新型汽车与手机不看好的人,现在都一个个的闭嘴了。

    邵氏科技正厅,邵清盈谈完了一项业务,她放下手中的文件道:石茜,现在什么时间了?

    大概是中午十一点了,邵总,快到用餐时间了。石茜看了看日常行程道:下午还有几项业备要谈,然后晚上的话有国外的汽车厂商要求技术引进。

    晚上的事情先缓一缓吧,那些人出的专利费价格我不太满意。邵清盈站起来道:先去用餐吧。

    需要我和你一起吗?叶皓轩的声音传过来。

    你回来了?邵清盈一喜,转身看去,果然,只见叶皓轩带着一脸的笑意从邵氏科技的门口走进来。

    叶皓轩的这张脸是能刷的,邵氏科技这里的安保工作做的极好,平常人想进来,除了特殊的通行证之外,还需要进行一系列的检查,但是叶皓轩不用,他在整个邵氏科技,可以畅行无阻。

    是的,刚回来,就迫不及待的来看你了。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石茜,下午所有的行程全部取消,今天我要放假。邵清盈道。

    好吧,邵总。石茜想要说什么,但是想想还是闭嘴了,因为眼前的人是叶皓轩,就算是镁国的总统来见邵清盈,她下午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把他给推了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