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05章崩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是叶皓轩并没有在两人的身上发现任何伤口,由于死者死的时间太长,所以他也无法判断两个人的真实死因到底是什么。

    人死不能复生,看开点。元心安慰道。

    从见到两人的尸体到现在,李春雨的哭声从来没有止住过,叶皓轩理解现在她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自己的闺蜜和男友双双惨死,而且看他们死的样子,绝对是在滚床单,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李春雨没有哭晕过去,已经是奇迹了。

    李春雨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她一句话也不说。

    事到如今,叶皓轩已经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了,敢情是几个人陷在阵里走不出来,然后天色晚了,几个人就在那一带休息,可是等李春雨睡着了,这对饥渴的男女就悄悄的跑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干这些勾当,可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导致两人人都惨死在当场。

    面李春雨醒来的时候见不到男友和闺蜜,所以去找他们,这才不慎跌到悬崖下方,这故事也真的挺离奇的。

    他们……是怎么死的?李春雨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她抬起头问叶皓轩。

    不清楚,因为死的时间太久了。叶皓轩摇摇头,不过他们身上没有一点伤口,而且看他们的表情,完全是不知道死神来临,他们的死因,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这是什么?元心突然指了一下男人的耳朵里,他的尸体在上面晾了这么久,现在从他的耳朵里流出一点脓血。

    明白了。叶皓轩突然恍然大悟。

    怎么了?元心诧异的问。

    你是巫,你应该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吧。叶皓轩指了指男人耳朵里流出来的东西。

    只见那些东西流在地上,渐渐的变成了粘稠的一片,片刻以后那股脓血化做成一个小小的虫子,这虫子迅速的钻入了地下消失不见了。

    是蛊。元心瞬间明白了。

    不错,就是蛊。叶皓轩点点头道:看来他们的死因是人为的,这里附近,一定有一个苗寨。

    是蛊?为什么要杀死他们?李春雨的身体直到现在还微微的颤抖着,她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那就不清楚了。叶皓轩摇摇头。

    可能是蛊婆吧。元心淡淡的说。

    蛊婆是什么?叶皓轩有些疑惑的问道。

    一些懂蛊术的老太太,这些人性格阴沉毒辣,只要稍有不顺心,就会下蛊害人。元心道。

    就是那些传说中内心阴暗毒辣的老婆子们?叶皓轩愣了愣,对于这个,他还真的不太清楚。

    据我祖母在世的时候对我讲的,在湘西一些古老的寨子里,有蛊婆的存在,她们一般不与外人交流,平时家里的门都闭的紧紧的。而且一般情况下不愿意与人接触。

    村民们也不愿意接触到她们,因为稍稍的惹到她们不开心,她们就会用蛊对付你。但是因为所在的寨子与世隔绝,所以村民们生病,大都又用到蛊婆。元心道:以至于蛊婆一直是一种亦正亦邪的存在,不过平时没有人敢去招惹。

    就算是真的有蛊婆,可她为什么会对他们两个下手?叶皓轩有些不解。

    这个……元心的脸红了红:可能跟他们两个正在做的勾当有关系吧,一般来说,苗地的大多数寨子是比较传统的,如果是未婚男女在一起偷情,极有可能会被浸猪笼的。

    明白了……叶皓轩点点头,敢情是这一对狗男女背着李春雨偷情的时候,恰好被附近的某个蛊婆看到,蛊婆觉得有伤风化,所以才会对他们下蛊,叶皓轩真的为这一对感觉到悲哀,你说你们难道就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吗?

    话说间,两具尸体突然冒起一阵阵的青烟,一股焦臭的味道从尸体上传来。

    小心有毒,退开。叶皓轩拉着李春雨向后退去。

    过了几分钟,尸体上的毒烟缓缓的消失,而那两具尸体已经做为两团劫灰,随着清风徐来,那两团劫灰随即烟消云散。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情景的李春雨惊呆了,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刚刚两个人几乎就在一瞬间烟消云散,她后退了两步,然后扑通一声坐倒在地上,眼前一黑,在次晕倒了过去。

    扶她进帐篷吧。叶皓轩皱了皱眉头,和元心一起把李春雨扶进了帐篷里面。

    她怎么了?等叶皓轩为李春雨把过脉之后,元心有些诧异的问道。

    <

    br />

    心病。叶皓轩松开了她的手腕道:之前跌落悬崖,担惊受怕的在悬崖那里呆了好几天,她已经是心力交瘁了。现在看到自己男友和闺蜜光着身子死在一起,那种悲哀又心痛的感觉,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的,如果不是这个女孩子的性格风风火火的,恐怕现在早已经支持不住了吧。

    也是,不管是谁,遇到这种情况,恐怕也会受不了的。元心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以后真的要小心一点啊,网上传的,防火防盗防闺蜜,这话真的一点也不错。

    她突然有些可怜李春雨,看得出来这女孩的心地还是很善良的,但是遇到了一个混蛋男友和一个心机表闺蜜。

    又开始发烧了。叶皓轩叹了一口气,取出金针为她降温,半个小时以后,李春雨身上的高热缓缓的退去。

    怎么样,没事了吧?元心问。

    问题不大,但是我这里缺药,如果有药的话,能让她恢复的很快,单纯的针灸,只能止住一时之间,治标不治本啊。叶皓轩道。

    这些地方,野外不缺药吧。元心道。

    应该不缺,明天早上去四处看看,另外这个地方应该会有一个小寨子,我们可以到那里把她暂时安顿在那里,然后让村民们把她送回去。叶皓轩道。

    好吧,眼前只有这样了。元心点点头。

    一夜无话,有叶皓轩这个医圣在,李春雨的高烧根本不算回事,只是缺乏一些药物,只有等天亮的时候去找。

    天气冷睛,虽然现在已经是初春,但是在湘地深山里,早上的时候还是让人感觉到一阵阵的寒意。

    李春雨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醒了?旁边的叶皓轩问。

    恩。李春雨点点头,她吃力的坐了起来,高烧后的她感觉到有些混身无力。

    吃点东西,一会儿我们出发。叶皓轩道。

    好的。李春雨接过叶皓轩手中的那碗粥,只吃了几口她便放下了,她实在是吃不下去。

    过去的事情,不要在想了,不然的话会成为你的心病的。叶皓轩淡淡的说:心病,我可治不好。

    我知道,我尽量不让自己在去想以前的事情。李春雨的眼角挂着泪痕,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只有些事情,我真的想不到。

    你太单纯善良了。叶皓轩道:你不知道现在的闺密是要防的吗?

    以前不知道,以后知道了。李春雨的眼眶红了。

    想哭就哭吧,憋在心里难受。叶皓轩叹了一口气:哭出声来,这是最好的发泄方法。

    李春雨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到了手中的粥里面,但是这个姑娘也硬气,她愣是强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好不容易,她的眼泪才止住,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哭过了,就好了。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薄雾散去,叶皓轩收拾好了帐篷便出发了。

    在大山里面,早晨的空气虽然看起来很清新,但事实上不是那样的。那仅仅只是指一些有灵气的山脉。

    但像湘地这里的山就不行,因为四周的山脉重重叠叠的,遮档了天地灵气,晚上的时候这里会滋生一些瘴气,如果早上过早行动,反而会不好,等八点以后,阳光彻底的普照大地,瘴气彻底的散去,这个时候出发才是最好的。

    看了看电子地图,附近应该会有一个比较古老的寨子的,叶皓轩带着两女,顺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向目的地走去。

    走了几个小时,翻了数座山岭,果然看到一个隐藏在青山绿水之中的寨子,这个寨子很大,在一座并不算高的山体半山腰里建着,伴着上午未散去的薄雾,寨子在薄雾里面时隐时现,以至于这个地方像是仙境一样。

    看,前面有了。元心兴奋的说。

    她本来就是苗族人,只是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她才离开了寨子,所以见到这里的苗寨,她心里有种非常强烈的亲切感。

    一条宽阔的青石路顺着山体蜿蜒而上,青石打磨的很平整,两侧以手腕粗的青色竹子做为护拦,让这个地方充满了灵气。

    寨子的大门也是由山里的古树和竹子搭建而成,把整个寨子都围了起来,在加上四周的青山绿树,颇有几个小隐于林的感觉。

    你们是什么人?村口两名身着苗族服饰的男人拦住了几个人的去路,他们的嘴上蒙着毛巾,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