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07章瘟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血液的颜色有些紫红,落入盆子的清水之后变得有些发黑,等两根手指刺过之后,一盆清水变得乌黑混浊。

    去倒了吧,不要倒进河里,这是毒血,会对河水有污染的。叶皓轩吩咐道。

    好的,我去。叫柳柳的小姑娘端着盆子里的毒血走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病床上的病人轻轻的"shen yin"了一声,然后睁开了双眼。

    桑达,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女人喜极而泣。

    我没事,我睡了多久了?病床上的男人精神还是有些不太好,但是比起之他昏昏欲睡的样子要好的多了。

    很久了,你染上了瘟疫,多亏这位远方而来的客人过来为你治病。女人道。

    谢谢你们了。族长,让这几位留在我家里吧,我要好好感谢他们。桑达感激的点点头。

    好的桑达,但是你要知道,村子里病的人可不止你一个,这位先生的医术很好,我要带着他,给村子里其他的人看病。族长笑道,他现在对叶皓轩的医术佩服之极,本来在他的认知里,中医越老才越吃香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叶皓轩虽然看起来年轻,但是医术却是极好的。

    好的,但晚上一定要留在这里。桑达的精神渐渐的好了起来。

    一定,一定……

    你现在的身体还不算太好,要躺下来多多的休息休息。叶皓轩道:之后我为你开些药,你吃了之后就会好的。

    好的,谢谢了。

    出门的时候,村长看向叶皓轩的目光满是崇拜,他对叶皓轩行了一个礼道:谢谢你了,你一定是巫神派来拯救我们的。我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你能答应。

    簇长,你放心吧,村子时的瘟疫,我一定都会治好的。叶皓轩笑了笑,他知道族长想说什么。

    哎,那好,我先代村子里的人,谢谢你了。村长欣喜的说。

    这样吧村长,你先把村子里病重的人集中直来,我挨个去看,另外,村子里有医生吗?叶皓轩问。

    有一位苗医,她也能治好病人的病,但是她的医术治疗起来慢,而且又容易反复,所以村子里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了。村长有些无奈的说。

    好,我知道了,先让大家集中起来吧,我一会儿过去看看。叶皓轩道。

    好好,我先安排你在桑达家里住下,以后在说。族长向叶皓轩点点头,然后匆匆的离开了。

    这时候,柳柳跑了过来,她走到叶皓轩的跟前道:谢谢你,治好了我爸爸的病。

    不客气,小姑娘,你多大了?叶皓轩笑道。

    十二岁了。柳柳答道。

    十二岁,长这么高?叶皓轩惊讶的看着小姑娘,她比同龄人要高出很多,如果不是她报上自己的年轻,叶皓轩以为她至少已经十四五岁了。

    我家的丫头,就会长个子。柳柳的母亲笑吟吟的走过来道:我已经给几位安排好了住处,你们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想在这里住多外就住多久。

    谢谢了,我姓叶,这是元心,她也是你们苗族人,这位是李春雨。叶皓轩站起来道。

    你们一定是巫神派来的。柳柳的妈妈笑着说:真和很感谢你们。

    不用客气,我本来就是医生。叶皓轩笑道。

    不到一个小时,村长便派人来通知,全村病重的人已经全部安顿好了,请叶皓轩现在过去一趟。

    叶皓轩三人便一起向村子的北面走去,这个地方像是一个祭坛,这是这里苗寨的特色,因为这个地方是远古时期九黎族败退后牺身的地方,所以他们信奉巫神,而蚩尤又是巫神之祖,所以祭坛的正前方,是一个高大的牛头人像,这就是传说中巫神的形像。

    李春雨拿起手里的手机就要拍照,但是被叶皓轩及时的制止住了,因为这里是别人的族地,在这里乱拍照的话会引起当地人的不满。

    李春雨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她向叶皓轩伸了伸舌头,然后做出一幅知错了的样子。

    叶皓轩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喜欢旅游,而喜欢旅游的人,哪个不是拍照狂魔?只是在这种地方拍照,真的有些不太合适。

    叶医生,所有的病人已经聚集到这里来了。族长走上前来道。

    &nb

    sp;   只见这个地方聚集了几十名病人,这些病人有些还能勉强行走,有些人则是被抬过来了,这时候,叶皓轩看到了一个苗族的姑娘在人群里面忙活着,她手里拿着一些艾灸一般的东西,在人群里面消毒。

    叶皓轩扫了一眼,这些病人的情况他大致都了解了,他们的症状都是差不多的,大多数都是风热寒毒,他们一个个脸色有些发黑,甚至有些人已经陷入了昏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躺在担架上的村民一声干呕,然后从他嘴里吐出一堆的秽物,一股难闻的味道登时传了过来。

    叶皓轩皱了皱眉头,他走上前去,但是那位苗族的姑娘似乎比叶皓轩更快一步,她取出一个小小的瓷瓶,放到了病人的鼻端,一股淡淡的清香从瓶子里传来,那名本来难受的几乎要把自己胃都吐出来的村民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平躺了下来。

    青蚕散?叶皓轩诧异的看了一眼女孩手中的瓷瓶。

    不错,是青蚕散,你听说过这个?女孩也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我是中医,之前读过一些关于苗医的书,这种青蚕散是由你们这里的青蚕研制而成的,具有驱湿排毒的功效。叶皓轩点点头道。

    是的,可惜,对他们的作用不大。女孩叹了一口气,她收好了瓶子道:听说族长说你很快能让这些病人的病情缓解,拜托你了。

    没关系,我是医生。叶皓轩说着取出了金针。

    哎,人在这里集合就好了,大家先别休息,把医疗设备架设好,然后给这些病人挨个的做检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肩膀上还抗着一些医疗设备,而跟在他身后的人每个人的身上都杠着一些医疗设备。显然这就是族长求援后上级派来的医疗小队吧。

    辛苦各位了,我是这里的族长桑木,大家,要不休息一下?族长连忙走上前。

    不用了,群众的身体关紧。为首的那个男人道:我叫杨涛,是湘地防疫站的医生,得到政府的指示以后,我们湘地的卫生部门很重视,所以派我们来处理这件事情请放心,我们保证大家的健康。

    一番官方的语言说完,杨涛一挥手道:架设好医疗设备,然后尽快进行生化筛查,尽快的弄清楚这次传染病的来源。

    杨医生,这位是叶医生,是路过的,他的医术相当的不错,刚才已经治好了一名村民。族长连忙向叶皓轩做了一下介绍。

    你也是医生吗?杨涛看了叶皓轩一眼,他觉得这个年轻人一定是野路子出身的,因为他的这年纪,根本不可能做上主治医生的。

    是的,中医。叶皓轩点点头。

    中医?杨涛一脸的狐疑:有这么年轻的中医吗?既然是学医,那就踏踏实实的学。

    我想问下,中医有什么不踏实了?叶皓轩皱了皱眉头,这家伙的优越感太强了,凭什么?就凭他代表的是官方?

    不是中医不踏实,而是你这年纪,根本学不来什么高深的中医,而且像这种传染性质的情况,还是我们西医拿手,所以你就不用在这里掺合了。杨涛挥挥手。

    杨医生,这话说的有些托大了吧。李春雨都听的有些不爽了:老祖宗几千年来流传下来的东西,终归是有他存在的道理的,况且古代的时候黑死病肆虐欧洲,死了多少人?而我们华夏这边因为有中医,所以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你说中医治不好这传染病?

    你又是谁?杨涛皱着眉头,他也是在当地做领导做习惯了,不管是走到哪里都是一幅领导的模样。

    你管我是谁,我只是用事实说话,叶医生的医术我是见过的,有他自己的独道之处。李春雨道。

    族长,不相干的人就让他们远点吧,我们马上给你们的村民做检查,而且每个地方都要进行消毒,我怀疑你们这里的情况是属于病毒感染。杨涛觉得自己没必要和这些外行人纠缠下去。

    这个……杨医生啊,叶医生的医术真的不错的,他已经了解了病情。族长道。

    了解病情?杨涛开始有些不乐意了:他能了解什么病情?你是中医是吧,你说说是什么情况?瞎猫碰到死耗子治好了一个人,真的把自己当成神医了?

    说真的,叶皓轩一点也不想和这种人一般见识,因为他以前见过的这种人实在是太多了,但这孙子说话也太嚣张了吧,他堂堂医圣,推动了整个华夏中医进步的医圣,到他这里反而成了瞎猫碰到死耗子了?这让叶皓轩不免有些来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