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11章枯叶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叶皓轩洒出的圆圈内,这些枯叶蛇便不在向前进一步,它们堆成一堆,在圆圈内不停的翻滚着,那场面看起来让人感觉到有些惊悚。

    这是什么?九妹有些吃惊的看着叶皓轩手中的小瓶子,要知道,这些枯叶蛇在这一带,几乎是无敌的,它们无视任何驱蛇药粉的,可是叶皓轩随手撒出一些洒,它们就不敢在向前一点,这是什么原因?

    这是我自制的灭蛇粉。叶皓轩笑道:这与你们这里驱蛇人的灭蛇粉有些不太一样,你们这里驱蛇人的驱蛇粉,大多数是靠气味的,但是我这个不是靠的气味,而是靠的杀伤力。

    这能杀死蛇?九妹明显的不信。

    当然。叶皓轩打开瓶盖,洒在一条侥幸跑到自己跟前的枯叶蛇身上,随着那一点粉末沾到蛇的身上,那条蛇的身体马上剧烈的扭曲了起来,而且它的身上散发出一阵阵的青烟,不到五秒肿,这条蛇便翻过肚子来,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它身上被洒上粉末的地方,就好像是被强酸给腐蚀了一般。

    好厉害。九妹好奇的看着叶皓轩手中的瓶子道:这能伤到人吗?

    不能,只对蛇有效,在厉害的蛇,遇到它,只能是死路一条。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村子一定是出什么问题了。九妹看着这一团团在白色粉末自中间处扭曲的蛇,她有些忧心忡忡的说:看来这次的瘟疫,只是一个开始。我们这里风调雨顺的太久了,所以现在要出些事情了。

    一静,必有一动,这是千百年来不变的规则,村子里的事情,恐怕还是些麻烦事情。叶皓轩看着那地上扭曲的枯叶蛇,他不自由主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竹林深处一抹寒意袭来,随即隐约的影子在竹林中一闪,迅速的消失。

    什么人?叶皓轩喝了一声,一步踏出,身形化做一道残影,迅速的向那条影子所在的地方掠去,几乎是瞬间,他到达了刚才那影子出没有的地方。

    只是这个地方的竹叶随风而去,四周却静悄悄的,愣是一条人影也没有。

    叶皓轩的感知力向四面八方发出,四周一片宁静,根本没有什么活物。

    怎么样,有人吗?九妹跟着叶皓轩跑了过来。

    没人。叶皓轩看了看四周,但我觉得,这里不是太安静。

    那里……九妹突然向一团茂密的子上面一指,只见竹子上面被挂着两个人,从两人的服饰上来看,是一男一女。

    叶皓轩右手一指,一抹真气横扫在竹子上,轰隆隆数声响,只见挂在竹子上的两个人跌倒在地上。

    两人的衣衫不整,显然是和李春雨的两个同伴是一样的,他们的脸上同样挂着激情时的笑意,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

    刚死不久,体温还在。叶皓轩伸手在两个人的身上探了探,两人死亡的时间应该不超过半个小时。

    是他们……九妹吃惊的看着这两具尸体,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你们村子里失吗?叶皓轩看了一眼九妹。

    是的……女的是一个寡妇,男的也是一个单身汉,前些年死了妻子,他们……他们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九妹似乎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事情。

    单身男女,在一起很正常啊?他们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在一起,非要在这里偷偷摸摸的不行呢?叶皓轩十分不解这里的风俗,似乎就算是苗族,也没有死了对像就不能在婚的规定吧。

    我们这个地方不能在婚。九妹神色复杂的摇摇头道:死了就是死了,不能在次结婚的。不然的话会引起山神震怒的。

    你们所谓的山神,管的也未免太多了吧。叶皓轩有些无语的说:单身男女在一起,我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妥。

    他顿了顿又道:那你是不是又认为,这是山神对他们的惩罚?

    是,绝对是的,这是山神对他们的惩罚。近些这种事情发生的太多了,在你来之前,有一对和他们一样的男女,被拖去浸了猪笼。九妹道。

    至于这么残忍吗?叶皓轩无语的摇摇头。

    因为他们这样做会连累整个村子的。九妹急切的说:这是真的,你怎么不肯相信呢?我们村子的瘟疫,还有他们的死,这已经说明了什么。

    &

    nbsp;   他们死于蛊。叶皓轩取出银针在他们身上刺了一下,那根银针的颜色缓缓的发黑了,他站起来举起手中的银针道:你比我更清楚,这种情况是属于蛊毒。

    是蛊……九妹接过了叶皓轩手中的金针,她有些疑惑的说:难道不是山神做的吗?

    绝对不是。叶皓轩肯定的说:如果真的有山神的话,他绝对不会大费周折的给你们的村民们下蛊的,他会直接让他们死。

    难道是许婆婆?不可能,这不可能是她。九妹还是不相信。

    带我去她那里看看吧,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一定要弄清楚。叶皓轩道:瘟疫也好,蛊毒也好,都是需要查明的,否则的话你们的村子将永无宁日。

    她不见外人的,尤其是你,不是我们的族人,她更加不会见你的。九妹摇摇头。

    那就算了,反正我也只是一个路过的,瘟疫的事情,还有蛊毒的事情不查清楚的话,死亡还会继续下去。叶皓轩无奈的摇摇头。

    这……九妹犹豫了,她低下头想了半天,然后这才下定了决心,她点点头道:我先把族长叫来,把这两个人的事情处理了。

    晚宴本来就已经快结束了,不少人喝高了已经回去了,被晾了大半夜的医疗小队早就到住的地方睡觉了。他们这一次来这里受到了冷落,恐怕以后打死都不会到这种地方来了吧。

    村长和十几名村民举着火把走了过来,看到两人的尸首,所有人都默不作声。

    族长,他们做这种事情,已经惹山神不高兴。有个村民看族长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在一旁提醒道。

    因为这个小山村有这里的规矩,像这种偷情的,都会浸猪笼的。如果不死,那说明是他们的造化,如果死了,那就说明他们两个在一起惹得山神不高兴了,这村子的规矩存在已经有几百年了,在这几百年里,有几十对单身男女私会,都被浸了猪笼。

    而这些人没有一个能熬过一柱香活着上岸的,其实有些人清楚,这是一种陋习。但是因为村子里的传统在,所以大多数人都是选择沉默不言。

    把他们埋了吧。族长挥挥手:就葬在这里。

    族长,他们的尸体不能埋在我们这里的,他们是被山神降怒而死的。有个村民说。

    你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山神的存在?族长突然转过身,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愤怒:就像这次瘟疫出现的时候,很早,我就要求向政府汇报,让政府派人来救援,可是有谁支持过我?你们宁愿相信蛊婆能用她的巫力感召大巫,也不相信现代的医学手段。

    如果早一点有医生来,我们这里也不会死这么多人,如果你们不是那么愚昧,你们的家人也不会受了这么多天的苦。什么巫神,什么山神?狗屁。

    族长越说越激动:男人死了老婆,要光棍一辈子,女人死了丈夫,要守寡一辈子……这是谁的规定?

    他指着躺在地下的两个人喝道:他们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的,可是就是因为几百年传下来的陋习,所以他们才会偷偷摸摸的出来……

    族长……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他们死了配偶,是不能在婚的。那个说话的村民显然已经被村子里的传统给洗了脑,他有些激动的说。

    为什么不能在婚?叶皓轩接过了他的话题道:你们的习俗,到底是从什么时候传过来的?我今天在你们的村子里走了走,我觉得,你们村子以前应该是一个挺大的村子的。

    是的,整个湘西,最大的一个寨子。族长的神色有些落寞。

    可现在为什么你们寨子里的人没有其他寨子里的人多呢?我看了你们的房子,有好多破破烂烂的,应该是没人住了吧,你们这里的人丁不旺,在过几百年,而且还在减少。

    年轻的人,走出去就不想在回来了,因为他们适应了现代化的生活,所以以你们村子里的人,会越来越少。叶皓轩道:原因是什么?原因就是你们封建自闭。

    可是这传统……有人争辩道。

    你们的传统,允许你们相信除了苗医之外其他的医学吗?叶皓轩看了那村民一眼……

    不……不允许。村民结结巴巴的回答:我们这里生病了,只有请蛊婆去与巫神沟通,或者去祭祀我们的大巫,给山神上供,求他保佑我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