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82章赌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狠,你真敢开口。华贵愣了愣,随即他一脸愤怒的喝道:那块招牌是我们华家的招牌,到现在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了,我们华家的医道传承了千年,你觉得我会轻易的用它做赌注吗?

    你怕了?叶皓轩诧异的问道:不对啊,这不应该是你的风格啊,你不是自信满满的说一定能把我放倒吗?

    在说了,无非就是一块招牌罢了,你们华家的医术如果真的厉害,那就不能拘泥于这块招牌,哪怕就算是输了,也不过是输了一块招牌罢了,你们可以完全到别的地方继续把这块招牌做起来。

    你这么在意这一块牌子,这又说明了什么?你没信心,还是你们华家的医术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华佗的牌子四处招摇撞骗的?

    你这是在将我的军啊。华贵冷笑道,他盯着叶皓轩道:如果你输了呢?

    我输了,我自断双手拇指,从此以后,都不能拿针,怎么样?叶皓轩淡淡的一笑道。

    我首先要确定,你是不是代表着一诊堂,万一你输了之后又不认账的话怎么办?我到哪里说理去?华贵道。

    这个你大可以放心,我师父今天派来我,就是让我处理这一切的,不用担心我一诊堂不会认账,我们一诊堂不可能拿着在唐人街几十年的声誉和你开玩笑吧。叶皓轩淡淡的一笑道。

    好,我就跟你赌。华贵一咬牙应下了叶皓轩的赌约,在他看来,叶皓轩不过是一个刚出茅庐的学徒罢了,比起他十多年的行医经验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至于叶皓轩刚才能准确的说出病人的情况,他只能说这是意外,他不相信叶皓轩能达到传说中的望诊,即不用把脉就能把病人的情况清清楚楚的叙述起来。

    总得有个裁判吧。叶皓轩四周看了看道:万一我们的意见不合,总得有一个德高望众的人出来为我们的诊断结果做出点评吧。

    这个,由我来吧。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只见贵宾室的门一开,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被一个学徒推着走了进来。

    父亲……看到这位老人,华贵一拱手道:您怎么出来了?您应该多休息的。

    我的身体没问题。老人摇摇头道:我一直不赞成你搞的这些东西,但你长大了,你有你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也不勉强了。

    我是你父亲,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我们华仁堂在这里的命运如何,就要靠你了。老人道。

    父亲,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华贵一点头。

    老巧华新。老人对着在场的人一拱手道:小子顽劣,冲撞了各位,也耽搁了大家的时间,在这里我向大家赔个不是了。

    众人相视了一眼,倒也没有说什么,一来他们今天来这里的时候,脸已经被打肿了,他们号称中医,却连中医里面最普通的诊脉都做不到。

    二来这位老人家说话谈吐都很客气,只是他们想不通,这么一个有涵养的老人,教出来的儿子却怎么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

    华老好。叶皓轩微微的一拱手道。

    呵呵,刚才你诊病的情况,我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了,不错,年纪轻轻就能达到望诊的境界,这份境界,连老朽都自愧不如,有时间,我们倒可以在一起探讨一下医术。华老呵呵笑道。

    华老说笑了,我是晚辈,我对您只有请教的份,要说探讨,恐怕我还没有这个资格。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谦虚,谦虚了。华老微微的一摆手道:我做裁判,你没有意见吧。

    完全没有意见,我相信华老一定不会偏向任何人的。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那就好,呵呵,我的确是有些孟浪了。华老微微的一笑道:如果不放心,你可以在找一位德高望众的人来,我们一起共同做这个裁判。

    我来如何。随着一个声音传来,只见许哲缓缓的走了进来,他对着室内的人微微一拱手。

    许医生来了……

    许哲在唐人街中医界的地位是相当的高的,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医术高,而是提起一诊堂,恐怕整个镁国的华人都会知道。

    这真的是一块活字招牌,而许哲的为人大家也是心服口服,他的地位是得到所有人的肯定的。看到许哲到来,所有人纷纷站起来拱手打招呼。

    许哲对着大家一拱手,他走到了室内道:在下许哲。

    呵呵,许大夫终于肯见面了,老夫还怕自己面薄,请不动许大

    夫呢。华老呵呵一笑道。

    华老说笑了,小徒没有风过世面,如果对华老和华仁堂造成了冲突,还请不要介意。许哲微微一笑道。

    无妨,无妨,我倒是觉得,这位叶小友的医术和医德都相当的不错,真羡慕许大夫,能教出来这么一位徒弟来。华老笑道。

    其实,我教他医术的时间,屈指可数,他是刚刚入我门的,他的医术恐怕要高于我。许哲苦笑道。

    哦?许大夫谦虚了吧。华老愣了愣,他没有明白许哲话里的意思。

    我们开始吧。许哲知道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有些不妥当,他微微一笑道。

    你们做好准备了没有?华老问道。

    我准备好了。华贵点点头。

    随时都可以。叶皓轩也点点头。

    那行,众人随我移步大厅吧,随机抽取病人,然后供你们两个问诊,你们各自给出自己的治疗方案,我们按照方案的合理性为你们综合评分,如何?华老笑道。

    一切都听华老的。许哲微微一笑。

    师父……叶皓轩对着许哲一拱手,他知道,虽然许哲任由他来参加这次比赛,但是心里还是放心不下的,他来这里,就是为自己撑场子来的。

    有什么话,我们回头在聊。许哲点点头,走了出去。

    现在华仁堂的问诊大厅里人不在少数,因为之前华仁堂打出的招牌实在是太响了,镁国人不知道华佗是谁,但是这些华人不可能不知道。

    华佗的医术流传到现在,所有人都有一种近乎于疯狂的盲目信任,所以用这个噱头打响出去,华仁堂想不火都不行。

    而且华仁堂招来的这些老中医实力都相当的不错,所以一瞬间华仁堂的医术在众人的心里扎了根。

    一行人走了出来,华老看了看一溜的病人,他回头对许哲道:许大夫,我们随机抽选出来一位病人吧。

    好,由华老做主吧。许哲微微的一笑道。

    华老点点头,他向四周凝视而去,说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刚刚踏进门的男人突然两眼一黑,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快,扶过来。

    华老手一挥,马上有两名学徒跑了上去,他们两人在热心人的帮助下把那名患者架到了一张床上,然后一群人围了上去。

    这人怎么了?

    不知道啊,应该是来看病的,可是刚刚进门就一头扎在地上晕了。

    看来是老毛病,你看他穿的衣服很厚,尤其是脖子后面还缝着一团棉,恐怕就是生怕自己突然失去知觉,刻意弄上去,怕伤到脑袋的。

    众人议论纷纷,现在,是验证华仁堂医术的时候到了。

    华老率先摇着轮椅走上前去,为病人把了把脉,然后他向许哲道:许医生也来看看吧……

    许哲点点头,他同样走上前去,为病人把了把脉,然后一言不发的退到了一边,他的眉头微微的锁了起来,片刻以后便舒展开了,显然是已经了解病情了。

    你们可以开始了。许哲走到了一边。

    这一次,叶皓轩也不敢大意,华贵把完脉了之后,他也上去为病人切了下脉,只是他切脉的过程很快,基本上就是随手一搭,然后便了解于胸,接着就退到了一边。

    怎么样,你们有什么见解没有?华老呵呵一笑道。

    回父亲,这是昏厥症,而且是突发性的。华贵一拱手道:而且病人的脉像很虚,脉像时断时续,每次脉膊跳动的时间都很短,所以他的心脏也是有问题的。

    如果想治的话,要从心脏上入手才行,不过考虑到眼前,让病人苏醒是最关键的,所以我觉得,用针灸最为合适。华贵一番分析,倒也显得有理有据。

    华老微微的点点头,他对叶皓轩问道:叶小友,你怎么看呢?

    我有点不同的见解。叶皓轩想了想道:病人,不是昏厥症……

    呵呵,这不是昏厥症这是什么?华贵冷笑道:这种症状之前我见过,是绝对不会错的,病人就是昏厥症。

    你说这话毫无意义。叶皓轩摇摇头道:病人生病的时候,好多时候病情与病因都很相似,就算是你见过,也不一定就是和你以前见守的一样,天下重名的人多了去了,就是这个道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