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83章症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皓轩,你说说你的见解吧,今天我就当是给你上课了,你详细的把病人的情况给分析一下,我看看你的水准。许哲微微一笑道。

    是,师父。叶皓轩微微的一点头,他直起身子道。

    我得出的结论,病人的这种情况属于突然昏厥,辨证属于肝阳化风证。叶皓轩淡淡的说。

    呵呵,什么肝阳化风症?你会不会看病?病人是属于突然昏厥,这和肝阳扯上什么关系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你这是医的哪门子?华贵道。

    现在是我辨证,还是你辨证?叶皓轩淡淡的瞥了那家伙一眼道。

    华贵,退下。华老皱了皱眉头,自己儿子的性格,还是太急燥了。

    是,父亲。华贵微微的一低头,转身退了回去,站在一边一幅看叶皓轩好戏的样子。

    肝阳化风症的情况就是,头摇而痛,或突然昏倒不省人事,舌红苔白,脉弦有力。叶皓轩道:但是这种情况来的快,去的也快,我想过不了多大一会儿,病人就会醒过来的。

    叶皓轩的话音一落,只听病床上的病人一声"shen yin",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你先不要动。叶皓轩走上前,扶住了病人,让他重新睡下,然后伸手在他的手腕上搭了一下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病人的情况现在肯定不会太好,他摇摇发晕的脑袋道:头晕,耳朵很响,而且头痛,胀的像是炸开一样……四肢发麻……

    叶皓轩看了看病人的四肢,果然,只见病人的四肢现在剧烈的抖动着,就好像是在抽风一样。

    以前经常有过这种情况吧,你的昏厥是随时随地都会发生的?叶皓轩问道。

    是的,随时都可能发生,而且发生的时候是突然性的,完全没有一点的征兆。病人有些虚弱的说:而且每月都会扎堆在那几天发作,每次发作的时候,我都会自己小心,因为有时候突然晕倒,会摔伤自己的。

    看得出来。叶皓轩点点头,他看了看病人身上穿的厚厚的衣服道:持续有三年以上了吧。

    是的,刚好三年。病人想了想道:第一次发作是我三年前的生日,突然晕倒了,可是到医院的时候我已经清醒了过来,只是手脚抖动,不能自己,在医院也没有查明病因。

    你每次晕倒之后都会伴着手脚颤抖,大概三天左右吧,不管吃什么药或者不吃药,都是三天,对吗?叶皓轩问道。

    对的。病人点点头。

    而且你现在的情绪不好,心烦易怒。经常烦燥,就好像是女人来了更年期一样喜怒无常,对吗?叶皓轩又问。

    是的,情绪相当的不好,我也没少跟家人吵架,而且每次我都知道是我无理取闹,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啊。病人有些苦恼的说。

    典型的肝阳化风证,你是因为头痛,所以易燥易怒。叶皓轩点点头。

    肝阳化风,肝风内旋,上拢头目,则这欲仆,壅滞络脉,所以头痛不目,风动筋挛,则项强肢颤。

    叶皓轩转过身道:更会因为清窍被蒙,则突然晕倒,不省人事,而且风痰流窜脉络,经气不利,有些时候还会伴有口眼歪斜。

    啊,以前没有歪过啊,现在,现在歪了吗?病人吃了一惊。

    歪了,不过不算太严重。叶皓轩笑了笑道。

    镜子,我要镜子,给我看看我到底歪了没有。病人有些惊慌了起来。

    马上有人递上了一把镜子,病人一把接过了镜子,照了照自己的口眼,一照之下,他便惊呆了,只见镜中的自己,口眼虽然歪的不算太严重,但那确确实实的是歪了,而且还很明显。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病人有些慌忙的说:我的嘴歪了,眼睛一只大一只小,怎么办,怎么办……

    任谁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也会惊慌的,这名病人现在情绪十分的不稳定,他就怕自己的眼睛和鼻子从此以后就会这样,好不了了怎么办?

    你听我说完。叶皓轩摇摇手,示意他不要惊慌,他继续道:痰随风升,故喉中痰鸣,舌红为阴虚之象,白苔示邪尚未化火,腻苔为挟痰之征,脉弦有力,是风阳拢动的病机反应。

    张开嘴,让大家看看你的舌苔。叶皓轩道。

    病人连忙张开嘴,只是他的嘴有些歪,张开的时候让人看着有种很滑稽的感觉。

    有几名中医凑上去看看,果然,只见他的舌苔如叶皓轩所说的那样,白苔很厚。

    这位叶医生说的不错,舌苔很厚。有位中医看了看道:基本上可以断定,叶医生说的比较侧重于病情。

    呵呵,你确定你真的懂中医?华贵笑了,他觉得那位中医就是要和别人联合在一起排挤他。

    我懂中医,虽然我脉像方面不行,但舌苔还是看得出来的。那名中医瞥了华贵一眼,退了下去。

    反正现在有许医生在场,也不怕那老头偏向自己的儿子。

    父亲……华贵转身想说什么。

    你不用说了。华老微微的摇摇头道:你误诊了。

    我……误诊了?华贵的脑海里轰的一声响,这个消息是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他退了几步,一脸的不敢相信,他喃喃的说:我误诊了?我竟然误诊了?

    叶小友说的不错,病人的这种情况,就是肝阳化风证,而且不管是从脉像还是从表像上看,都不至于会出错的,可是你诊断的时候,只因为这个病症和你以前见过的病症相似,所以你就断定是昏厥症,这样,未免有些太武断了。华老摇摇头道。

    可是脉像,脉像是错不了的。华贵仍然不甘心的说:我刚才摸脉的时候,他的脉明明很虚的,而肝阳化风症,脉弦有力,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脉像。

    你太过于依赖于脉像了。华老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摇摇头道: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

    你刚才搭脉,之所以感觉到脉虚,完全是因为病人刚刚晕倒过去,所以身体的虚像还未显,但是你只看到了其一,没有体会到什么叫虚脉,什么叫实脉。华老道:总之,你的性子还是太急燥了。

    我……华贵傻眼了,他想争辩什么,但是他却无力争辩,因为父亲都这么说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华贵,我对你的期望学是很大的。华老叹了一口气道:你的中医天赋不错,几乎一点就通。

    而且,你也勤勉好学,喜欢中医,但是你的性子太高傲了,你听不进别人的劝,你固执的认为,你的医术是最好的。而且中医……是我们老祖宗传下来治病救人的医术,而不是你敛几的工具,你看看你,你现在还有一个中医的样子吗?

    华老越说越激动:你简直就是一个身上充满了铜臭的商人,你身上,哪里还有半点中医的样子?

    我……华贵沉默了,父亲说的话不无道理,他这几年,不仅仅只是学医术,而且他还学市场营销,只要是能挣钱,能为他们华家医术带来名誉的东西,他都会去做。

    现在他们赚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他野心勃勃的进军镁国市场,也就是想在这里打下一片天地的。

    你主张的这个医学大比,我本身是不赞同的,因为这样,失去了医术本该有的性质。华老缓缓的说:什么是中医?中医就是不论成败,不论私心,治病救人,大家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商议一下医术,补一下自己医术的不足。这样才是中医。

    可是你的做法,让我很失望。华老微微的摇摇头道:其实叶小友刚一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在他跟前,必败无疑。但我没有说什么,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你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

    父亲,我理解了。华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那华仁堂的牌子,我就拿走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请便。虽然不甘心,但华贵还是不得不低下他那高贵的头颅,因为他败了,败的一塌涂地。

    叶小友,一个牌子而已,真的无伤大雅,你可以随时拿去,但是现在,你得先为病人看好病在说。华老笑道。

    那是自然。叶皓轩点点头,他拿过纸和笔,写下了一个方子,因为你的病情时间比较长,所以我建议你多服用几天中药,这些药分别是怀牛膝盖、生赭石、生龙骨、玄参、天冬、甘草……回去以后三碗熬一碗,然后连服半月,以后彻底的根治。

    可是我的嘴,我的嘴怎么办?直到现在,病人担心的还是他歪嘴歪眼的事情。

    这个问题不大。叶皓轩笑了笑,他取出了八玄金针,走到了病人的跟前道:躺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