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85章得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是谁调教出来的。梁峰得意洋洋的说:小师弟可是跟着我的时间最长啊。

    你省省吧,一本皇帝内经背了大半年了,现在还没有背全,你简直丢我们一诊堂的人。许若梦有些无语的翻了那家伙一个白眼。

    咳,师姐,打人不打脸啊。梁峰有些尴尬的说,他跑到一边拿起扫把扫地了起来。

    师父,你好像有心事一样。叶皓轩看着许哲,自从华仁堂里回来以后,许哲的眉头一直微微锁着。

    没事,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许哲笑了笑,他站起来道:走,我们两个出去走走。

    好的。叶皓轩点点头,和许哲一起走了出去。

    呵呵,今天的表现不错啊。走出门以后,许哲笑呵呵的说道。

    多亏了师父的调教。叶皓轩倒是很谦虚。

    别这么说,你的医术跟我没有一点关系,要知道,我只不过是刚刚收你入门罢了,你的医术完全是以前的底子。许哲摇摇头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到病人时,脑海里不自由主的就会涌出那些东西来。叶皓轩笑了笑道。

    这跟你的记忆有关,我相信,你以前一定是一位医道高手,只是你年纪轻轻,能达到如此的成就,这真的有点不可思议。许哲摇摇头道。

    我也不清楚,记忆还是碎片。叶皓轩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随即他抬起头问道:师父,你是不是有心事?

    华仁堂的人,来者不善啊。许哲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那华贵来势汹汹也就算了,他毕竟是个小人物,可是那华新,我看得出来,绝对不是简单人物。

    你说那个瘸子?叶皓轩诧异的看了许哲一眼道:今天我没有仔细看他的情况,但是我估计他的双腿,并非是先天残缺,倒像是修练某种内功走火入魔之后导致的情况。

    你所说的不错,他的双腿就是因为修练某种内功走火入魔导致的。许哲点点头,他看了叶皓轩一眼道:外行的人是看不出来的,因为古武者与普通人不一样,你能看出来他的双腿是因为练功导致的,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自己本身也是位古武者。

    只是你的气海毁了,着实可惜,虽然因为某种未知的情况,即使是你没有气海,你身上也会有真气的存在,但是我估计,你的修为,也只仅仅存在有点内力这地步上,因为没有气海,是注定达不到高深的武学的。

    提起这个,许哲也着实有些惋惜,因为他觉得叶皓轩真的是一个好苗子,如果他气海还在,他一定会收对方为真正的徒弟,把自己的毕生绝学都传给他。

    可惜叶皓轩的气海被毁,虽然现在还奇迹一般的有一丝内力的存在,但是他这辈子想要修练成高深一点的武学,恐怕会很难。

    随缘吧,有些东西,我们确确实实勉强不来。叶皓轩笑了笑,他正色道:师父觉得,华新父子来到这里,是另有企图?

    不是怀疑,而是他们两个来到这里,确实是另有企图。许哲点点头道:他们华家的医术,在国内虽然不及最近崛起的医圣那般刺眼,但也算是独具一秀。他们在国内生活的好好的,为什么会费尽周折,来到镁国来?

    发展中医?让中医在国外遍地开花?许哲呵呵笑了:这个世界上或许会有这样的人,但绝对不会是华贵那种目人无人的人应该有的想法,他所想的,应该是如何快速的敛财,这种人,唯利是图,根本不可能会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的。

    那他们来这里,到底图的是什么?叶皓轩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许哲吐出了这几个字道:不过对于他们父子,我们以后还是要多加小心才是。

    我明白。叶皓轩点点头道:我觉得,华新不会就这样善罢干休的。

    如果就这样算了,他们华仁堂的脸往搁?许哲笑了笑道:他们来到镁国,费尽周折开了这么大一家中医诊堂,一定会有所图的,如果他们就这样认输了,反而会显得有些不太现实。

    那我们以后真的要小心提防着了。叶皓轩神色微微的的些凝重。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种感觉很不舒服,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被人在暗处盯上了一般。

    呵呵,也不要想多了,兵来将档

    ,水来土淹,我们这里不比华夏,他们就算是想来找点什么麻烦,也要拈量拈量自己有没有个能耐。许哲笑了笑,他在唐人街这里几十年了,说话当然有底气。

    我知道,师父。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和许哲一起向前走。

    师父……不好了,出事了,一诊堂出事了。就在这个时候,梁峰一溜烟似的跑了过来。

    什么事情,别慌。许哲的眉头一皱道。

    刚才有个重病号来到我们这里看病,现在昏迷在地,醒不了了,而且脉像与心跳时断时续,恐怕,恐怕是不行了。梁峰吞了一口口水。

    真是怕什么什么就来啊。许哲点点头道:我马上回去看看。

    当几人赶回一诊堂的时候,只见一诊堂围了一群满满的人,这里有警察,也有救护车,一群穿着白大褂的老外显然是附近的医院的人,他们正对一名病人进行抢救,那名病人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他双眼紧闭,没有一点知觉。

    不停的加大电击的流量,病人的身体重重的向上倾起,一连击了数次,那名一直测着血压和心跳的护士对着主治医生摇摇头。

    那名大胡子的老外主治放下了手中的电击器,他翻开了病人的眼皮,只见病人的瞳孔已经有扩散的迹像了,他不由得摇摇头道:记下病人死亡的时间……

    这名病人也是位华人,他身边的一个女人显然是他的妻子,听到了这个恶耗,女人不由得放声大哭了起来,她用英文求着医生在想想办法。

    实在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如果你对治疗结果有异议,你可以向上边提出申请,由法医对你的丈夫做鉴定。大胡子有些无奈的说:我叫史密斯,是医院的急诊主治,我们在抢救的过程中,都是严格按照标准并记录在案的。

    其实外国人和华夏人打交道的时候是很小心翼翼的,因为他们觉得华夏人太精明了,之前有位老外在大街上扶了摔倒的大妈,结果被对方反咬一口,然后赔得那老外倾家荡产的。

    那件事情在镁国引起的轰动不小,所以老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要珍爱生命,远离华人大妈……以至于后来他们和华人打交道时都会小心。

    不过镁国的法律自有一套,像华夏的碰瓷,一般来说不会在这里出现,因为一旦证实你碰瓷的嫌疑,不管你年纪有多大,都会以诈骗罪论处的。

    但是镁国这边也有医患纠纷,所以他们在进行急救的时候,会把一切记录在案,如果医生在抢救的过程中有不当的行为,那是要被追责的。

    我来看看。许哲挤过了人群,跑到了前面来,他伸手搭在病人的脉博上,一搭之下,他的心不由得一沉。

    因为病人的脉膊和心跳已经完全消失了,且瞳孔已经有向外扩散的迹像,很显然,已经没法挽救了。

    师父,怎么样?叶皓轩跑上前来问。

    许哲摇摇头,并没有说话,他转身向知叶问道:知叶,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父,我只是搭着病人的手把脉,还没有来得及问清楚病情,他就突然这样了,具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知叶微微的摇摇头。

    你放屁,我丈夫明明就是被你治死的,他来这里的时候只不过是因为一点小小的感冒,你们一诊堂治死了人,你们还想抵赖。女人尖叫了起来,看那架势,她是不会罢休的。

    做医生的,最怕的就是摊上这种情况,一来会对你的医馆声誉造成影响,二来会来一大批相关部门对你的诊所进行检查,而且这里是镁国,会更加麻烦。

    请放心,我们会对每一位病人负责,一诊堂的招牌在这里放着,我们不会做出自砸招牌的事情的。许哲站起来沉声道。

    你说不会自砸招牌,你就不会自砸招牌吗?我男人现在死了,你给出我一个解释来,否则的话,你们整个医馆的人都等着坐牢吧。女人抹了一把泪,气势汹汹的说。

    我建议,验尸。知叶小声道:因为病人是属于猝死,总不至于我切下脉就把病人给切死了吧。

    你放屁,你这就是想推卸责任,我丈夫平时在家的时候身体很好,他根本没有一点隐疾,最近不过是有些小感冒,到你们一诊堂里来,是冲着你们这里的名声,可是谁知道会遇到这种事情……女人说着声泪俱下,那哭的撕心裂肺的感觉让人都有些心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