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87章万一醒不来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我同意。女人点点头道:可万一要醒不过来呢?

    万一他醒不过来,我给你丈夫陪葬,怎么样?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叶皓轩……你疯了吧。许若梦有些吃惊的看着叶皓轩,虽然她知道叶皓轩与众不同,有些常人难以理解的能力,可这一次毕竟是个死人啊,叶皓轩就那么有信心,他能让死人复活吗?

    叶皓轩摆摆手,他微微一笑,示意许若梦不用担心,他走上前道:或许我可以试一试,如果他醒不过来,那我们负全责,如果他能醒过来,那不好意思,后果你的。

    你放手试吧,我就不相信,你能让他醒过来。女人咬咬牙,她决定赌了。

    皓轩,几成把握?许哲微微一笑道,其实他已经看出来里面的问题了,正如叶皓轩所说,这个死者就是吃了某种药才会导致这种情况的。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就不太清楚了,不过这件事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一定是有人在幕后操纵着。

    十成。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如果没有十成把握,会坠了师父的威名的。

    好,师弟好样的,这话霸气。知柏喝道。

    我们一诊堂都支持你,师弟。梁峰也叫道。

    叶皓轩点点头,他取出了八玄金针,走到了死者的跟前,他抽出一根金针来,只见这根柔软的金针微微的颤抖着。

    叶皓轩右手一抖,金针瞬间绷的笔直,他右手如电,迅速的刺下,片刻以后,只见病人的身上已经刺满了大大小小十多根金针。

    叶皓轩刺穴的速度极快,快的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尤其是那大胡子老外医生,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针灸在镁国是十分的盛行的,因为之前有一位在镁国影响力很大的人去华夏的时候犯了病,需要手术,可恰恰当天医院里没有麻药了,所以一位老中医用针麻对他进行麻痹,这才能让手术顺利的进行。

    回国以后,这位镁国人对中医进行大力的赞扬,发表了一篇文章,尤其是关于针灸,更是被他传的神乎其技的,所以从那以后,镁国掀起了一股针灸热,现在镁国,针灸是分等级的,只要你能考取针灸师的资格证,在这里是很吃香的。

    所以这位大胡子医生也懂针灸,而且他还是一名针灸热,他自己的针灸水平是在二级左右,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了。

    可是看到叶皓轩下针的速度,他还是感觉到不可思议,他觉得就算是三级以上的针灸师,也达不到叶皓轩的水平。

    叶皓轩针灸,连衣服都不脱,他能认得准穴位吗?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小心的捏起叶皓轩身边的一根金针,令他吃惊的是这根金针细若牛毛,甚至比他的头发还要软,他是不明白叶皓轩怎么能把这么柔软的金针刺入人的皮肤里?

    因为他们平时用的都是毫针,很坚硬的那种,根本需要内家功夫,所以看到叶皓轩用的软针,他感觉到吃惊。

    这就是我们华夏的针灸手法。叶皓轩微微一笑,他说着便开始取针。

    片刻以后,死者身上的针就取完了,只见死者现在的脸上都蒙着一层黑气,众人都睁大眼睛看着那名死者,他们有些疑惑,人都死了,还真的能活过来吗?

    怎么还不活。五分钟一过,那女人马上又嚣张了起来,她恨恨的盯着叶皓轩,心想这王八蛋吓老娘是不是?

    别急,还有一招没用呢。叶皓轩笑了笑道。

    什么招?女人疑惑的问。

    那就是揍人。叶皓轩冷笑一声,他突然一步走上前去,对着那家伙拳打脚踢了起来。

    啊……别打,别打。

    随着他一脚踹出,这名装死的男人惨叫着在地上打起了滚来,叶皓轩下手太黑了,每招都是对着他的要害踢过去的,让他痛不欲生。

    噢,天啊,真的醒过来了,他没有死,你看他并没有死。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让人起死回生的医术吗?

    众人都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们感觉到不可思议,要知道这家伙刚刚在半个小时以前,是被医生宣布死亡的了。

    不行,还没有完全治那呢,我在揍一会儿就好了。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他挥起拳头,对着那男人没头没脸的打了起来。

    停手,快停手啊,警察……警

    察在那里呢。女人开始急了。

    噢,这是在给你丈夫治病啊,多打一会儿吧,不然的话他万一在死了怎么办?白人警察颇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终于,叶皓轩停手了,他把这个男人揍的鼻青脸肿的,这才感觉到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

    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许哲盯着那名女人道。

    我……我……女人早就失去了刚才的嚣张劲,她低着脑袋一言也不发,她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只见男人被揍的像是猪头一样,也用可怜巴巴的眼睛看着自己。

    不说是吧,那行,去警察那里好好讲讲吧。叶皓轩淡淡的一笑道。

    不不,我丈夫刚才是休克,对,只是休克,现在没事了,我们走,我们马上走。女人连忙抬起头,想蒙混过关。

    呵呵,想蒙混过关?叶皓轩笑了:那不好意思,这条路是行不通的,我觉得我有必要报警,然后告你们敲诈。

    另外你们用的药,真的不怎么样,下次别用这种药装死了,我推荐你们用一种死人草的中药,那样装起来更加逼真。叶皓轩笑道。

    这位女士,你难道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警察也看出来了问题,他走到了那女人的跟前道:根据我们镁国的法律,敲诈是一个很严肃的罪行的,你确定你们能承受得起?

    不是,不是那样的。男人哭丧着脸,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我说实话……你们能放过我们吗?女人开始害怕了,她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被搞砸了。

    那行,警官,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私了吗?许哲点点头,对警察说。

    可以,不过只要是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如果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打电话到我们警察局。警察耸耸肩膀,然后开着警车离开。

    带着这一男一女来到了一诊堂,许哲转身道:坐吧,说说你们的问题吧,我们一诊堂和你们无冤无仇的,你说你们为什么要害我们呢?

    我们……我们是靠这个为生的。男人有些小心翼翼的说:本来我们是另外一个城市的人,可是今天,有一个神秘的人找到我们,让我们配合他演一出戏。

    他给我一种药,说这种药可以导致人假死,但不会真死,我们可以拿着这种药,到你们的诊所里敲诈一番,我们可以拿到钱,而又可以让你们诊所身败名裂。

    那人是谁?叶皓轩有些疑惑的说,他觉得以华贵的心高气傲的性子,他觉得自己今天这场比赛一定会赢,所以他断然不可能会提前做这些准备的。

    我不知道,他很神秘,头上戴着帽子,我们看不清楚他的脸。女人有些害怕的说:我们都招了,你们是不是可以放我们走。

    你们在逗我吧。叶皓轩看了这两个家伙一眼:你们没有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就敢吃他的药,你们是真的不怕死?

    我们……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觉得那人说话有魔力一般,说着说着我就晕了,然后我就莫名其妙的吃下他的,稀里糊涂的跑过来了。男人说。

    师父,你怎么看?叶皓轩也摸不准这两个人的脉,他看了一眼许哲道。

    让他们走吧。许哲挥挥手道:他们也只是想发笔横财罢了。

    真的?谢谢许医生,谢谢你,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会记着的。两人不由得大喜。

    但是,你们以后最好改行吧,人在做,天在看,如果以后在过着这样的生活,你们会遭到报应的。许哲淡淡的说。

    不敢,以后在也不敢了,我们以后一定好好的做人。两人的头点的像是小鸡吃米一样,他们两人站起来,一溜烟似的跑了。

    师父,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吗?叶皓轩有些无语的说。

    不然还能怎么样?他们也不过是某些人手中的棋子罢了。许哲笑了笑道。

    师父已经知道幕事的人是谁了?叶皓轩有些诧异的问道。

    不知道。许哲摇摇头道: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了,从来没有结仇,而且貌似也没有和别人有利益冲突,我实在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在针对我。

    难道不是华仁堂那里吗?叶皓轩想了想道。

    说不清楚。许哲叹了一口气道:华仁堂刚刚才搬到这里来,就算是要针对我们,也不可能会这么快,而且今天比赛的事情刚刚才发生,华贵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做出反应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