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03章很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好……叶皓轩冷笑一声,他猛的一脚踹在独眼龙的胸口,然后转身就走。

    许若梦连忙跟了上来,她追上叶皓轩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和那些人有什么过节?

    我不认识他啊。叶皓轩无奈的耸耸肩道:他们硬要来找我麻烦,所以我想去会会他。

    你站住……许若梦档在了叶皓轩的前面,拦住了他,你知道周枫是谁吗?你就这样去找他,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能打。

    知道,他是唐人街这里的老大。叶皓轩笑了笑道:可那又怎么样?同样是两个肩膀,一个脑袋,他又不是三头六臂,我为什么要怕他?

    周枫不是一般人,他在唐人街盘踞多年,势力很大,你就这样找上门去,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许若梦盯着叶皓轩道。

    那你说怎么办?叶皓轩双手一摊道:如果我不去找他,他一定还会来的,甚至还会影响到一诊堂,我现在拿一诊堂当做自己的家,我不希望一诊堂因此会受到什么不好的影响,你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你拿一诊堂当自己的家,一诊堂同样拿你当做自己的家人。许若梦厉声道:所以我不许你去,现在跟我回去……

    许若梦一把拉住叶皓轩的手,不由分说,硬生生的把叶皓轩向外面拉去。

    去哪里?叶皓轩苦笑了一声,这个女人的性格,还真的有点风风火火的,她说一,你绝对不能提二。

    回家,把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爸,他会有办法的。许若梦硬是拉扯着叶皓轩回去。

    你说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一诊堂,许哲严肃的问道。

    叶皓轩已经原原本本的把那天晚上救颜倾城和周枫起冲突的事情告诉了许哲。

    我只是觉得,我没有做错,我只是顺手救了一个人而已,我们是中医,我们不仅治病救人,我们同样可以路见不平。叶皓轩道。

    你做的没错。许哲的脸色渐渐的缓和了下来:我们中医,旨在救人,而不限于用医术救人,所以那天晚上的事情,你没做错。

    我做事,只凭喜好,不凭良心。叶皓轩笑了笑道:我只是觉得一群人追杀一个女人,这一群人绝对不是好人。

    那个女人的伤势怎么样了?许哲问道。

    伤势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她中了寒毒,现在体内寒毒还没有完全清理出去。叶皓轩道:所以还需要治疗一段时间。

    如果可以的话,让她直接来一诊堂找我。许哲微微一笑道:区区一个周枫而已,我还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是,师父。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诊堂的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诊堂的大门不是一般的大门,是那种暗红色的木质大门,门口有两个门环,拍起来很响。

    这是为了夜间有些比较严重的病号设计的,大门的声音一响,马上就会有人起来开门的,不过现在时间还早。

    我去开门。叶皓轩道。

    不,还是我去吧。许若梦摇摇头,她转身走了出去。

    吱呀,随着响声,厚重的大门被许若梦打开,只见在一诊堂的门外,停着数辆轿车,而有几个身着西装的男人,为首的一个人穿着一件枫衣,他戴着一个墨镜。

    看到许若梦,男人把眼睛上的墨镜摘了下来,这个男人正是周枫。

    你是谁,有什么事情吗?许若梦看着这个男人,她觉得他不是来看病的,因为这个男人不像是病人,而也不可能是来请父亲出诊的,因为门上写的清清楚楚,晚上不出诊。

    我是许老先生故友之后,今天是来拜访你父亲的。周枫微微一笑道。

    你是我爷爷的朋友之后?许若梦有些混乱,这关系到底扯了几百年啊,她问道:请问您贵姓。

    我姓周。周枫微微一笑。

    你是周枫?许若梦吃了一惊,在唐人街,绝大部分都知道周枫这个人物,因为他本人在这里像是一个像征。

    不错,我就是周枫。许小姐好。周枫微微的一躬身,他显的一幅彬彬有礼的样子。

    请进吧。许若梦不动声色的打开了门,请几个人走了进来,引着他们到了客厅那里。

    几位请在这里稍等,我现在就去叫我父亲过来。许若梦道。

    &

    nbsp;好,有劳许小姐了。周枫一点头。

    许若梦转身跑到了许哲的书房里,叶皓轩还没有离开。

    爸,周枫来了,他说是老爷子的故友之后……这是怎么回事?许若梦道。

    你爷爷是他爷爷的救命恩人,两人深交,不过两位老人家相继去世,这关系也就淡了下来,不用担心,我过去看看。许哲道。

    师父,事情是因我而起,还是让我去处理吧。叶皓轩道。

    你能怎么处理?许哲瞥了叶皓轩一眼道:打跑他们吗?你能确定打跑他们之后,他们就不会在回来了?

    这……叶皓轩有些无语,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许哲说的是实话,他可以冲出去把这几个家伙给揍一顿,甚至去把他们弄死,但是事情只会越闹越大。

    听我说。许哲和颜悦色的说:一静,不如一动,有些时候解决事情的方法并不一定必须要用拳头,所以你地这里等着,让我和他们接触一下,许家与周家,祖上算是有些渊缘。

    好的,师父。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只有先让许哲出去看看了。

    带路吧,我去会会这位故人之后。许哲淡淡的一笑道。

    好。许若梦点点头,走在前面带路。

    片刻以后,在客厅里面,许哲见到了周枫,算起来,周枫算是晚辈。

    许伯父好。周枫倒也知礼,看到了许哲,他站起来微微的一拱手,微微笑道:伯父,好久不见了。

    呵呵,是有好多年了。许哲淡淡的一笑。

    是我做的不对,这些年因为事情太多,本来我多到府上拜访伯父的。周枫道。

    无妨,这么多年了,你也长大成人了,有自己的事业,哪那么多的时间来拜访?许哲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呵呵,谢谢伯父理解。周枫坐了下来。

    许若梦奉上了茶水,看室内的情形并不是很紧张,她松了一口气,然后退了下去。

    呵呵,我还记得小时候经常来一诊堂玩,是爷爷带着我来的,那时候许老爷子和我爷爷经常会在后院摆上棋,拼杀一番,这一晃,就是近三十年过去了。周枫笑道。

    哈哈,是啊,几十年了,那时候你才五岁,现在你已经是一方大佬了。许哲感叹道:时间过的可真快,一眨眼间,就过了这么多年了。

    伯父这些年过的可好?周枫喝了一口茶道: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关注着一诊堂,我吩咐过手下的人,任何地方都可以乱来,唯独一诊堂不能乱来,这是我们自己人。

    多谢了。许哲淡淡一笑道:这些年你也着实做的不错,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人,走到了这们位置,可惜遗憾的是你父亲没有看到你有今天。

    时也,命也。周枫微微一笑道:我爸离世,是他的命,我能走到今天,也是我的命,怪不得别人,也不能沾沾自喜,这些年我也一直兢兢业业,力求让我们华人的圈子里更有秩序一点。

    那就好。许哲点点头道:我算是你的长辈,有几句话,不管你喜不喜欢听,我觉得我都有必要说一下,毕竟忠言逆耳。

    伯父请说,我洗耳恭听。周枫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他很郑重的说。

    你走的道,毕竟不是正道,少造孽,多行善。许哲道:毕竟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管你是不是走的偏门,但只要保持一颗赤诚之心,那么你走的道,就会与众不同。

    我知道,谢谢伯父提醒,事实上这些年,我也一直兢兢业业,不敢枉自造太多的杀孽。周枫微微的点点头道:我清楚我自己在做些什么。

    那就好。许哲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时间,不早了啊。

    他的意思已很明确了,就是时间不早了,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是时候走了,这已经是逐客令了。

    今天来的突然,打扰伯父了。周枫站起来道:不过我找伯父,是有些小事情的。

    你说。许哲点点头道:如果能帮得上忙,我一定会帮忙。

    我的大老板,最近托一件事情给我。周枫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不方便说,伯父的一个徒弟,参与了我们的事情,并救走了一个叫颜倾城的女人,这个女人很重要。

    是吗?许哲道:那你说说,想怎么样?

    我与伯父之间的关系自然不用多说,我们之间就是世交,所以伯父徒弟的问题,我可以不追究,但是那个女人,我必须要找到,因为她太重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