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13章杀人方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要用自己的剑,刺入他的胸膛当中,然后一点点的把他的胸膛掏开,把他的心从他的胸口中挖出来。

    心刚挖出来的时候,一定还会跳动的,当他把敌人那颗跳动的心脏粉碎的时候,那种感觉几乎像是上了天堂一般。

    黑人很享受这种杀人的方式,变态的想法不是正常人能比的,他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残忍的神色也越来越狠厉。

    噗……他手中一轻,手中的剑刺入了人体,这种感觉很熟悉,因为他手中的剑也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个人的鲜血。

    呵呵,刺入心脏的感觉,很好。黑人盯着叶皓轩,他笑的很渗人。

    是的,刺入心脏的感觉很好。叶皓轩一点头道:那么,你现在真的没有感觉到痛吗?

    痛?黑人这才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低下头,只见那把短剑插在自己的胸口,把自己给插个透心凉。

    你……黑人踉跄后退了两步,他这才感觉到有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他自己的剑,在最后的关头莫名其妙的插在了自己的胸口。

    没有比这件事情更诡异的事情了,黑人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敢置信的神色,他后退了几步,颤抖着手指着叶皓轩道:你……

    这把剑,确实是好剑。叶皓轩赞许的点点头道:因它太锋利了,所以在刺入人身体的时候,人根本不会感觉到疼痛。

    更重要的是,它制造的很完美,如果不它拔出来的话,就算是你被刺中,也能多活一段时间。叶皓轩呵呵一笑道:可惜的是,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

    不……不要,不要拔。从黑人的嘴里涌出大口大口的血水,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因为他手中的剑,一向是刺向别人的胸膛的,直到剑刺入了自己的胸膛时,他才知道原来这种感觉……很痛苦,真的很痛苦。

    他也知道,一旦叶皓轩把这把剑从他的身体里拔出来,那他离死真的不远了。

    噗……叶皓轩想都没想,直接把剑从这家伙的胸口拔了出来,你妹的,你说不拔就不拔?那我多没面子。

    从黑人的身上飙出绚丽的血花来,砰……黑人双腿一软,径直跪倒在了叶皓轩的跟前,他混身颤抖着,指着叶皓轩想说什么。

    剑不错……叶皓轩把剑往地下一丢,然后转身离开。

    扑通……黑人直接趴倒夺了地上,他剧烈的颤抖了几下,便一动也不动了,那把剑掉落在他的跟前,剑的确是好剑,因为剑身上一点鲜血也没有沾上。

    不过黑鬼已经彻底的没有了知觉。

    叶皓轩想了想,他又转身走了回来,他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些粉未……

    只见黑身的尸体上剧烈的冒起了白烟,片刻以后,黑人将近两米的身体彻底的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地上一滩黄水。

    这是叶皓轩从记忆里找出来的化尸法,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东西有用,所以就配出来了一些,放到了身上,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快就起到了作用。

    许若梦一直在酒吧中,叶皓轩跑去洗手间醒酒的时候,她把跟前的伏特加灌了足足两瓶,现在她已经彻底的醉了,只是她还勉强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罢了。

    噢,这位美丽的小姐,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吗?

    一个老外坐到了许若梦的跟前,这老外是一个年青的小伙子,只是他打扮的有些非主流,尤其是鼻子上那亮晶晶的鼻环,就像是一头被穿了鼻孔的牛一样。

    你是谁?越是醉,许若梦说话就越正常,她现在感觉很好,因为她终于可以放下一切。

    有些时候,酒就是一幅良药,让你彻底的忘记了一切,虽然你醒来的时候会头疼欲裂,但是那种感觉很好。

    哈哈,我叫K1,这个酒吧里的人都认识我的,美丽的小姐,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不然的话你不会不认识我的。非主流哈哈一笑。

    K1?许若梦笑了笑道:我还真的不认识,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看小姐一个人在这里挺孤单的,我想为你解解闷,怎么样?K1嘻嘻哈哈的说。

    你想泡我?许若梦道。

    噢,你简直太了解我了。K1重重的击了一下自己的手掌,他兴奋的说:这位来自倭国的美丽小姐,我今天晚上愿意与你谈一整晚上的人生理想。

    &n

    bsp;老娘是华夏人。许若梦毫不客气的骂了这家伙一句。

    哦哦,抱歉,实在抱歉,美丽的小姐,我认错了,不过较之倭国人,我比较更加喜欢华夏人。K1双手一摊道:我现在,能邀请您喝一杯酒吗?

    你是调酒师吗?许若梦有些醉眼朦胧的看着K1道。

    是的,我是一位非常受欢迎的调酒师,现在我请你喝的酒,你一定会终身难忘的。K1右手向前一伸,他的手心像是变魔术一样的摊出一杯湛蓝色的酒液。

    这杯酒的颜色与天然的蓝色宝石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那天蓝色的液体,让人看着就有种喝下去的冲动。

    这杯酒看起来貌似不错啊。许若梦感兴趣的接过了那家伙手中的酒,她凑在自己的鼻端一嗅道:不过我不习惯一个人喝酒,你能陪着我喝一杯吗?

    当然……K1又把手伸在身后,然后猛的伸到前面摊开,只见他的手心处又多了一杯一模一样的酒。

    哈哈,你在变魔术吗?许若梦大笑了起来。

    美丽的小姐,我能请您喝一杯吗?我保证这一杯酒会给您完全不同的体验。K1哈哈一笑,他举起了手里的杯子。

    等等,你这酒是用什么调成的。许若梦把手中的杯子凑到了唇边,但又放了下来。

    等您喝完,您一定就明白这杯酒是用什么调成的了。K1耐着性子说。

    那你现场为我调一杯吧,我要看看你怎么调。许若梦道。

    当然没有问题。K1把手中的杯子放下,他转身拍拍手道:嘿,伙计们,把我们的家伙什拿上来,这位小姐要亲眼看看我们是怎么调酒的。

    随着这家伙一喊,马上有几个非主流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们手里推着一个手推力,上面放满了各种各样调酒的用具。

    美丽的小姐,如果您希望我表演一下的话,我也会很乐意的。K1笑呵呵的说:不过,这相对来说要浪费时间一点……您也知道,想品尝到美酒,就要有一定的耐心才行的。

    算了吧,我是个不喜欢麻烦的人,今天晚上就不看了,改天,改天我专程看看你到底是怎么调酒的。许若梦嫣然一笑,她突然又放弃看这家伙表演了。

    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喝一杯吗?k1呵呵一笑道。

    当然。许若梦举起了酒杯,她把杯子里的酒液一饮而尽。

    K1的脸上露出一抹奸诈的笑意,他同样把自己手中的酒喝完,然后坐到了许若梦的跟前,盯着许若梦看着她的变化。

    你盯着我看干什么?许若梦摇摇头,她感觉到意识越来越不清醒了,刚才她实在是喝的太多了,她一直都是努力保持着清醒,不让自己睡着,但是随着这一杯酒的下肚,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酒量已经达到极限了。

    没什么,我只是很欣赏你的漂亮罢了,你与其他的女人不一样。K1笑道。

    女人就是女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许若梦盯着K1道: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刚才的酒里,你加了什么料?

    呵呵,我现在都有些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喝醉?K1笑了,他脸上刚才那幅善意的笑容消失不见,随即而来的是一种阴沉的笑意。

    我醉了,但我不傻。许若梦坐直了身子道:而且我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任由你这种傻逼骗到的。

    你的嘴很硬啊,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就是死鸭子嘴硬,不过我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K1看了看时间道:我赌你撑不过五分钟。

    我只想知道你给我的酒里到底加了什么料。许若梦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她最关心的竟然是这个问题。

    你现在关心的不应该是自己的处境吗?你一点也不怕?K1有些诧异的看着许若梦道。

    怕有什么用?许若梦反问道:说吧,你到底下了什么料。

    你放心,我下的料是好东西。K1得意的笑道:它可以让你欲仙欲死,平时你想拥有的,马上就会拥有,平时想说不敢说的话,也会一古脑的说出来,包括你的银行卡密码以及你穿了什么颜色的内裤。

    原来是这样。许若梦一点头道:你们会拿走我的银行卡密码,然后我就会老老实实的说出来,然后你可以让我自己脱光自己的衣服,任由你们摆布?

    你很聪明,唔,现在药效应该已经起了吧,不过你放心,你会体验一把飞一般的感觉。K1哈哈大笑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