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22章态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是他明显的感觉到了许若梦对他态度上的转变,或许是因为什么人,他把目光看向了一边的叶皓轩,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知秋淡淡的说了一声。

    做为大师兄,他这点威信还是有的,所有人都停下了发呆,继续工作去了。

    由始至终,叶皓轩都没有知秋看一眼,他只是觉得,自己这个大师兄,看起来谦和,但事实上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开好了一个方子,叶皓轩把要注意的事项给病人交待了一下,然后便让病人去抓药去了。

    等一下。知秋叫住了病人,他走了过来,接过了病人手中的方子看了看,然后赞道:小师弟的字写的不错啊。

    大师兄过奖了,我听说大师兄的一手书法直追师父,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识,有时间的话还要请大师兄多多指教一番。

    呵呵,我的字也实属一般,比起师弟你的差了不少。不过我们中医,字好看不好看次要,关键是方子要开好啊,这可是关系到病人的身体健康,一点也马虎不得。

    这个是自然,这是我开的方子,还请大师兄过目一番,看看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吧。叶皓轩淡淡的一笑道。

    知秋不语,他把叶皓轩的方子上上下下仔细看了一遍,并没有从里面挑出来什么毛病来,他把方子交给了病人,然后笑道:小师弟的方子没有什么不妥,反而用药谨慎,颇具温补之道。

    可是这位病人的情况,明显的就是肾阳两虚,中气违和,如果用药在用猛一些,效果会更好,呵呵,小师弟的医术是不错,但是有些地方,还是要多多学习才对啊。知秋道。

    他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的方子开的不对,方子太过于温和,如果用些猛药,效果会更好。

    而他这句话中对叶皓轩也有几分警告的意思,他无非就是说,这个地方我才是大师兄,你是龙在这里盘着,是虎在这里给我卧着,否则的话,我不会让你好过。

    他这句话警告的意思谁都能听得出来,一诊堂所有的人都相视不语,看来大师兄一回来,和小师弟之间便开始针锋相对了起来。

    一诊堂的人向来和睦,从来没有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大家有些担心,生怕这两个人撕逼影响到了一诊堂的和睦。

    大师兄教训的是。叶皓轩倒也很谦虚的点点头,但随即他又接着道:猛药是好,但也要跟人下药的,因为猛药并不是适合所有的人。

    不是适合所有的人,但至少适合这个病人。知秋道:肾阳两虚,中气违和,就是要用猛药才行。

    我不这么认为。叶皓轩摇摇头道:这位患者的情况是肾阳两虚,中气违和,但是造成他肾阳两虚的原因是什么,大师兄没有弄清楚吧。

    什么?知秋的脸色变了变,这个问题,他倒还真的没有注意到呢。

    病人的情况是因为之前做过手术,这才导致身体虚弱,而且虚不受补,什么药补进入腹中,都会消化,不会对他的身体产生一点影响。

    如果用猛药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非但解决不了他的病情,反而会让他更加痛苦,孰重孰轻,我想以大师兄的医术,应该不用多说了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知秋的脸色彻底的变了,病人的这个情况,他还真的不知道,如果真如叶皓轩所说,病人之前做过手术,是有可能造成身体不适。

    你以前做过手术吗?知秋向没有走远的病人问道。

    做过啊,阑尾炎,把阑尾给切了,不过叶医生是怎么知道的?我是两个月前做的手术,之前看病你也没问啊。病人有些奇怪的说。

    望气。叶皓轩微微的一笑道:去抓药吧。

    哎,好的。病人点点头,转身去抓药了。

    知秋有些震惊了,叶皓轩竟然达到了望气的境界,这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这境界可是连师父也没有达到的啊。

    知秋天资不错,学了十几年的中医,总算是窥到了望气的一点门道,但也不是很全面,一个人身体的病情,他能说出五六成,剩下的四五成,还是需要把脉问诊才行。

    他不相信叶皓轩能达到这个境界,因为他觉得没有人的天资还能比得上他。

    呵呵,望气?知秋冷笑了一声道:这个境界,连师父也不敢说完全达到吧,你竟然说你达到望气的境界,可笑。

    &nbs

    p;大师兄……知柏善意的想提醒一下他,叶皓轩医术了得,的确是达到了望气的境界。

    你闭嘴。知秋冷冷的盯了知柏一眼,把他的下半句话给瞪回了肚子里,他认为知柏是劝两人不要伤了和气。

    可怜的知秋,没有人告诉他叶皓轩的厉害之处,拉以接下来,有他哭的。

    大师兄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叶皓轩双手一摊,无奈的耸耸肩膀,然后接诊下一位病人。

    如果你真的能望气,那就不要把脉,说说病人的情况。知秋冷笑了一声道:小师弟,你敢吗?

    大师兄这是想和我赌一把吗?叶皓轩收回了正要把脉的手问道。

    不错,我是想和你赌一把,你敢不敢?知秋淡淡的一笑道。

    当然,如果大师兄有兴致,我们不妨玩一玩,不过,既然是赌,那我们总得有些彩头吧。叶皓轩笑道。

    你想要什么彩头?知秋冷笑道。

    算了,我要的彩头你也给不起。叶皓轩同样冷笑了一声,他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对方想玩,行,我陪着你玩,但前提是你要输得起才行,输不起,趁早滚一边去。

    我来判定吧。许哲也从后院走了出去。

    师父……知秋和叶皓轩同时起身拱手道。

    不过你们要记着,同门之间,仅限切磋,千万不在因为这样伤了和气。你们两个的医术,其实我心里都有数,现在开始吧。以诊断、治疗方案为判定的基础。

    是……两人点点头,一同开始。

    知秋虽然懂一些望气,他也不相信叶皓轩的医术有多高,但他也是尽全力而为,狮子博兔,尚尽全力,他要叶皓轩败,而且还要他败的彻底。

    这名病人的情况一目了然,只见他面红目赤,很显然是没有休息好,几个人在这里谈了这几句话,他就有些不耐烦的怒道:到底不看不看病啊,我是你们的实验体吗?

    抱歉,我们只是想共同为你会诊,如果你想病好的快的话。许哲道。

    虽然这位病人极其不爽,但是为了快点看好病,他也忍了,因为他的情况拖了有一段时间了,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他的正常工作和学习。

    知秋上前问了几个病人的问题,然后又把了把脉,他胸有成竹的站在了一边,然后道:小师弟,现在该你了吧。

    既然是望诊,那我就不能去把脉,否则的话怎么叫望诊?如果大师兄那样输了的话,恐怕心里也会不服气。叶皓轩淡淡的说。

    呵呵,没有人告诉我,我们的小师弟,很会摆谱嘛。知秋笑了,他要看着叶皓轩如何被打击的体无全肤的。

    现在你们好了吗?许哲问道。

    师父,我好了。叶皓轩点点头道。

    我也诊断完了。知秋道。

    你们两个谁先说说情况?许哲问道。

    大师兄为长,还是大师兄说吧。叶皓轩看了知秋一眼道。

    那行,我先说说我的见解吧,我看我们的小师弟,对病情还是一知半解吧,今天就当教小师弟如何辨证。知秋冷笑了一声,他料定叶皓轩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他不可能一眼就把病人的情况给看穿的。

    病人的情况,应该是肺火上胸。知秋道:因为你看他双止而赤,很显然是晚上没有睡那,而且呼吸有些不均匀,明显是胸火太盛。如果治疗的话……

    好了,你还是听听你小师弟的说话吧。许哲的眉头微微的一皱,打断了知秋的话。

    知秋愣了愣,随即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既然师父叫停了他,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说他说的话,不能让师父满意。

    许哲向严紧一个严谨的人,尤其是在医术上,对几个徒弟的要求甚严,不允许出一点纰漏。

    你说说吧。许哲看了一眼叶皓轩道。

    是,师父。叶皓轩点点头,他道:病人的情况,是痰火扰心证。

    胡八说道。知秋一脸冷笑的说:痰火扰心证是什么情况?病人是什么情况,你弄清楚了没有?如此误诊,你有把病人的身体情况放在眼里吗?

    大师兄,我怎么觉得,你一直希望我出错一样?叶皓轩眉头一皱道:我说话的时候,希望大师兄不要插话。只要师父不叫停,那就说明他认可我说话的模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