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3章你认为我在跟你开玩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皓轩继续道:陈渊,知道为什么你做家主这么久了,陈家的状况越来越差吗?你知道为什么若溪的爷爷在位的时候一呼百应,即使是不用联姻,京城也不会没有陈家的一席之地吗?那是因为,你这个人,真的有问题,你做事果断,从来不给自己留后路,走到今天这一步,你完全是自食其果。

    你知道我这段日子最难过的是什么吗?就是我陪若溪回去,而被你们拒绝,若溪那伤心欲绝的样子,现在始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要想我治你们病,那好,等若溪回来,你们求得她的原谅,我自然会治好你,否则的话,你这辈子,就废了这只手吧。

    可是若溪要半年以后才能回来,你岳父的病真的不能耽搁了。林湘君急急的说。

    叶皓轩不由得有些好笑,自己当初叫陈渊一声岳父,陈岳能气得脸色铁青,而现在他又巴不得自己叫他岳父,只是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一年之内,不会有任何事情,我用我的医术担保。

    叶皓轩说完了这句话,便不在和陈渊夫妇废话,他背着行医箱,从容的离开。

    陈渊夫妇的脸色难看的象是吃了一只苍蝇一样,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满脸的不岔。

    门一开,陈家老太爷在一名警卫的搀扶下走了出来,看到这两人的脸色,不用多问已经知道结果是什么了,他不由得叹道:当初你们棋错一着啊,这小子是人中龙凤,可惜,可惜了。

    叶皓轩并没有直接离开在疗养院里转了几圈,来到了叶老太爷的居所。

    现在京城的三名老太爷都住在疗养院中,因为几个人的年纪比较大了,生怕有什么意外,在京城疗养院里的条件是华夏最好的,万一有什么意外的话这里可以及时的做出应急的准备。

    叶皓轩去的时候,叶连成也在,他正在和老太爷一起下棋。

    叶连成的棋力不错,但是陪老人家下棋,你要是来真的,那你就输了,陪老太爷下棋的目的就是给老太爷解闷,既不能赢,也不能输的太惨,要保持让老太爷险胜或者说是平局,这样老太爷才会高兴。

    叶皓轩看了片刻,已经看出来了叶连成的路子,不得不说这家伙心思缜密,看得出他的棋力不错,但是他刻意让着老太爷,既不让老太爷赢的太轻松,也不让自己输的太难看,这种方法一般的人还真的不好办到。

    这一局又是平局,老太爷呵呵一笑,把棋子掷在了一边,他笑道:皓轩,你们年轻人来一局吧。

    太爷爷,我的棋力不行,肯定会被成哥杀的落花流水的。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哈哈,表弟就会谦虚。叶连成笑道。

    不是谦虚,论起布局下棋来,老太爷才是高手。叶皓轩不动声色的拍了老太爷一记马屁。

    叶皓轩当然是指在对付薛陈两家联姻的事情上,老太爷确实是下了一步好棋。

    果真,老太爷这几天一直在为这件事情津津乐道,他和薛家老太爷是一同入伍的,算是老对头了,记得两个人在抗战的时候都是排长,为了抢东西大打出手,结果还被关在同一间屋子里关了几天禁闭。

    之后两人一直看对方不顺眼,斗来斗去的,一眨眼就快一个世纪过去了,想到临死前还能压那老小子一头,叶老太爷就高兴。

    连成啊,你去帮我倒杯水去。老太爷道。

    好的太爷爷。叶连成神色一动,他知道老太爷这是故意支开自己,只是他不清楚老太爷和叶皓轩之间有什么话是不能让他知道的。

    他带着疑惑离开,看向叶皓轩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异样,看来,自己要重视起来了。

    刚才见过陈渊了?老太爷问道。

    是的,刚刚从他那里过来。叶皓轩点点头道。

    他的情况怎么样?老太爷又问。

    问题不大,如果我愿意的话,分分钟就能把他治好,可是陈渊这个人,刚愎自用,如果你轻易的把他给治好了,他不但不会感激你,反而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叶皓轩道。

    是啊,那孩子确实是要晾一晾他,不然他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这件事情,你做的对。老太爷笑道。

    叶皓轩微微一笑:老太爷是有什么吩咐吧。

    你小子,贼精贼精的,呵呵,我就是喜欢。老太爷笑道,他正色道:医院的事情搞的怎么样了?

    快进入正轨了,现在

    缺的是那些中医高手,我们打的是中西医交流的旗号,和锐典方面的交流会有很多,如果中医高手少了,单靠我一个人,会累死我的。叶皓轩苦笑道。

    好,好啊,现在社会进步的脚步太快了,有些忽略了民生的问题,医疗问题是首先要解决的大问题啊。老太爷点点头道,你尽管放手去做,有叶家给你撑着,一定要打破西医垄断的局面。

    放心吧老太爷,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的。叶皓轩点点头。

    好,叶家以后可就靠你了。老太爷一拍叶皓轩的肩膀,站了起来。

    端着一杯水走过来的叶连成听到这句话,他脸色一沉,嘴角抽搐了几下,看向叶皓轩的目光变得有些阴柔了起来。

    现在叶皓轩的心思一心扑在曙光医院上,别的产业反正有人帮他打理,他只坐等收钱就可以了,但医院是中医崛起的希望,所以他要重视。

    关于开展小学中医课程的事情已经提上了议案,相信不出半年,就会实行的,而且叶皓轩还特意加了一门气功课,所谓的气功并不是电视上传的神乎其技的东西,而是一些普通的养生功法,从小学起,不仅能让孩子们身体健康,而且还能为以后学习针法打好基础。

    曙光医院相当的大,叶皓轩还从来没有从头到尾走一圈看过呢,他顺着门诊楼挨层的看了过去。

    刚刚走了几层,走到妇科的时候迎面碰到了拿着检查单的何欢夫妇。

    表姐,今天来检查什么吗?叶皓轩笑道。

    啊,皓轩啊,你姐夫不太放心,所以我们今天就过来做个检查。何欢笑道。

    怎么样,没事吧。叶皓轩笑道。

    这个还没有给医生看呢,不过我感觉应该不错的。何欢笑道。

    那就好,有事的话随时可以找我。叶皓轩知道何欢夫妇过的不容易,而且他也佩服何欢和于向文的勇气,两人门不当户不对的,最后却走到了一起,当初那是付出了多大的勇气啊。

    谢谢你了表弟,要不是你,我们真的听医生的意见把孩子给拿掉了,那现在还不后悔死。于向文叹道。

    没事,都是一家人。叶皓轩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诊室一名女医生走了出来,看到于向文夫妇她上前道:怎么样,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李医生,已经出来了。于向文把手里的彩超单子递了上去。

    这李医生就是叶皓轩在清源遇到的李文敏,她也是锐典皇家医学院派来做打头阵的,毕竟她是华夏人。

    李文敏拿过彩超单子看了一下,她笑道没事,孩子很健康,之前可能是因为孩子太小,所以才会没有胎心,还好你们当初没有草率拿掉孩子。

    真的,那太好了,谢谢你表弟。何欢高兴的说。

    表姐,别说客套话了。叶皓轩笑了笑。

    于向文夫妇和叶皓轩闲聊了几句,然后就告辞了。

    这是你表姐?于向文夫妇走后,李文敏诧异的问道。

    是的,我亲表姐。叶皓轩笑了笑。

    你表姐就是叶家的旁系,不过我看他们两个人,貌似不象是很有钱的样子。李文敏有些想不通。

    一言难尽啊,怎么样,李大医生,在这里呆的还习惯不?叶皓轩问道。

    习惯,不过我想去中医诊堂那边学些实用的,天天在这里看医书,得不到实践。李文敏道。

    当然可以,你以后抽时间过去就行了,我给余老交待过,以后他带你,中医是要实践,单看医书话确实难以学到中医知识。叶皓轩思索了一下道。

    那好,我明天就过去了,尼尔松那边已经问过我好多次了,说这边的医院什么时候弄好,他们好派人过来。李文敏笑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他们的人派来,不懂中文,我也没办法给他们解释那么多啊,虽然说有翻译,但是华夏中医里面,有些东西是翻译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的句子。叶皓轩无奈的说。

    是啊,他们不懂中文,这个是硬伤,不过我想用不了多久吧,外国人认真起来很玩命的,就象是你那个洋徒弟威尔逊,现在不是已经能讲一口流利的华夏文了吗?李文敏笑道。

    也是,外国人认真起来,是非常可怕的,我估计,不出半年,那些家伙们就能读得一口流利的华夏语了。叶皓轩笑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