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42章声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荒唐,我们一诊堂的声誉如果真的好,又岂会因为皓轩一个人而毁了?你分明就是嫉妒,现在还在这里狡辩?许哲冷哼了一声,他真的有些发火了。

    见自己的师父发火了,知秋便不敢在说话了,但是他依然倔强的抬着头,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朽木不可雕也。许哲重重的一拂袖子,他冷冷的喝道:我生平最恨的,就是明知道自己做的不对,偏偏还要。

    皓轩有一句话说的不错,我是看错人了,我对你太信任了。许哲冷冷的说: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面壁思过,直到你认识到自己错误为止,你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永远也别走出这里。

    另外,以后一诊堂的事情,你也不要过多的插手了,知柏和知叶已经够了。许哲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

    师父……知秋吃了一惊,他这才意识到许哲这是真的发火了。

    但是许哲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连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砰……知秋恨恨的一拳击在地上,他咬牙切齿的喝道:叶皓轩……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一眨眼,又是一天过去了,在这期间,没有任何人来看知秋一眼,他一个人在冰冷的祠堂里面,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傍晚时分,梁峰悄悄的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了一些食物,他小心翼翼的把门给打开,然后掩上了门,把托盘放到了知秋的身边道:大师兄,我过来看你了。

    师父和其他人呢?知秋淡淡的说。

    去找叶师弟了。梁峰道。

    呵呵,好啊,叶皓轩在他们心里占的地位,果然深啊。知秋冷笑了一声。

    大师兄,您吃点东西吧,你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梁峰犹豫了一下道。

    谢谢你师弟,这个时候,只有你来看看我。知秋看着梁峰道:如果这次我的事情过去了,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大师兄……您还是给师父认个错吧。梁峰低着头道。

    为什么?你也觉得我错了吗?知秋怒道。

    您也知道,师父这个人的脾气是十分的倔的,如果您不认错的话,他是不会原谅您的。梁峰叹了一口气道:而且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梁峰冷冷的盯着知秋道:是不是你也觉得,我这一次做错事情了?

    梁峰低头不语,良久后他才道:大师兄,我的资质不好,平时他们都嘲笑我,虽然他们都是带着开玩笑的意思的,但我心里还是难受。

    只有您,才认真的对我说要我去学习医术,我真的很感谢您,但是这一次……师父真的生气了。

    知秋不语,他也意识到,这一次师父是真的生气了,如果他一味的在这样下去,自己绝对不会从这里出去的。

    因为他师父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他只要说过让自己永远在这里面壁,那他就没有可能从这里走出去。

    谢谢你师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知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这一次是做错了,等师父回来,我会向师父认错的。

    大师兄,您能这样想就好了。梁峰大喜道: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真的……

    好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知秋挥挥手,他觉得自己是时候需要静一静了……

    承认了错误以后,知秋果然被放了出去,许哲对自己的徒弟,完全是刀子嘴,豆腐心。

    因为这几个弟子,大多数都是从很小的时候跟着他的,和他的感情如同亲生子一般,哪怕是偶尔犯下一些错误,但是这些错误并不是不可原谅。

    在一间酒吧里面,知秋一杯一杯的灌着酒,他的心情不爽,相当的不爽。

    从小到大,许哲对他是最信任的,可以说,对其他的几位弟子,都没有对他好。

    有些人的性格就是这样的,你对他好可以,但是你不能对他有一丝的严厉,否则的话会就会觉得你对不起他。

    现在的知秋就是这样的人,他猛的灌下了一杯酒,咬牙切齿的把杯子摔的粉碎。

    一个人喝酒,会不会感觉到有些闷?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坐到了知秋的身边,这人赫然是华贵。

    你是谁?知秋扫了华贵一眼,他并不认识这个人。

    &nbs

    p;   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你对我来说,却是如雷贯耳的人。华贵微微一笑,他向酒吧里的调酒师要了两杯酒,递给了知秋一杯道:我请你喝一杯酒。

    我不认识你。知秋看都不看华贵一眼。

    华贵也没有感觉到尴尬,他只是笑了笑道:我也是中医,唐人街附近最新开的一张华仁堂,那就是我的道场。

    原来是你?知秋看了华贵一眼道:那个和叶皓轩比试医术,输的无地自容的那个人?

    是我。华贵听了这句话也并不生气,他淡淡的说:活在叶皓轩阴影里的人,又何止我一个?呵呵,大师兄?自从叶皓轩来了之后,这个大师兄,恐怕也不保了吧。

    你闭呢。知秋大怒,他猛的抓住了华贵的衣领道:你敢在废话一句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承认自己的懦弱吧。华贵把知秋的手给拔开道: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现在你在一诊堂那里,似乎不受待见啊。

    那又怎么样?知秋冷笑一声道:我现在还是一诊堂的首席弟子。

    一个首席弟子,真的那么重要吗?华贵冷笑道:不是我看不起你,在一诊堂那破地方有什么意思?这里是镁国,不是华夏,你真的以为中医能在镁国这里做大?别逗了。

    你闭嘴……知秋红着眼睛喝道。

    不如这样,我们合作吧。华贵淡淡的说:我保证,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呵呵,和你有什么好合作的?我在一诊堂很好,我师父对我也很好,我为什么要跑到你那里受你约束?知秋冷笑道。

    别逗了,发生了昨天的事情,你以为你师父还会像以前那样信任你吗?华贵笑了:而且,也别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幅忠心耿耿的样子,你真的对一诊堂,对许哲报有那么多的希望吗?

    你说什么?知秋感觉到华贵的话里有话。

    我说,你在一诊堂,是有目的的。华贵凑近了知秋,他微微一笑道:什么目的,我想不用我多说了吧,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没有目的。知秋的目光有些闪烁。

    有没有目的,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华贵笑了:比如说……逆鳞?

    你……知秋猛的站起来,他有些吃惊的看着华贵,他的脑袋一时间一片空白,他喃喃的说:你是怎么知道逆鳞的?

    我想我们现在应该找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好好的谈谈吧。华贵笑了,他觉得这家伙现在已经一步一步的掉进来了。

    片刻以后,一间豪华的包厢里,华贵打开了一瓶名酒,他为知秋倒了一杯道:许家的逆鳞,似乎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

    它的功用很多,传说也很多,有人说,他能让一个古武高手,瞬间达到天境的境界,也有人说,它可以让人青春永驻,更有人说,它能让人断肢在生,能让人起死回生。

    你说的不错,逆鳞是有很多功用,但他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特定的体质才能使用他。知秋淡淡的说: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消息的,但有一点你要清楚,逆鳞不是所有体格的人都能用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你有没有想过,只有特定的人用逆鳞,会不会只是许哲掩饰的幌子?华贵笑道。

    什么意思?知秋眉头一皱,他有些不太明白华贵的话。

    也就是说,这东西太招人眼红了,所以许家特意放出一个消息,就是说没有达到那种体质的人,用了这东西非但没有好处,反而会死?华贵笑道。

    这不知道,我对于逆鳞知道的不多。知秋摇摇头道:你想得到逆鳞?

    你不想得到吗?华贵双手一摊道:逆鳞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在过一段时间,没有人将它吸收的话,它就会渐渐的消失,如果它消失了,你不觉得可惜吗?

    是可惜,但如果我和你合作,得到了它之后,怎么分?知秋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华家的医术,自然有独道之处,我们可以将逆鳞稀释,制成药丸,你放心,我只是想治好我父亲瘫痪的双腿罢了。华贵笑了笑道:我只需要一点,逆鳞其他的成分,全是你的。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知秋道。

    你现在有选择吗?华贵微微一笑道:你这么多年潜伏在一诊堂,对许哲言听计从,为的是什么?你不就是为了闻到鳞吗?可是许哲那老东西是怎么对你的?呵呵,你现在的地位,甚至还比不上叶皓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