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62章终于现身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一直都在门外偷听吧。许哲安静了下来,而且你也不止一次偷听,呵呵,我竟然信任了你这么久,我该是多瞎。

    是,你瞎,你的确是瞎。知秋突然有些激动了起来:我才是你的亲传弟子,你该信任我的,可是你宁愿相信一个刚刚入门没有多久的叶皓轩……

    我是最适合传承逆鳞的人,我才是,你一直让我找合适的人去继承逆鳞,我也不止说过一次,我就是阳适合的人,可是你从来没有理会过我。

    我是你的弟子,我跟着你鞍前马后十多年,对你恭恭敬敬的,你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可是你给了我什么?我甚至比不上一个刚入门的叶皓轩……

    大师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师父说话。梁峰有些吃惊的问。

    你闭嘴。知秋冷冷的瞪着梁峰。

    呵呵,我真是瞎啊,知秋,你敢这样对我说话,我该是多瞎,竟然收了你做为我的弟子。许哲笑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哀的神色:我早该把你赶出师门的……

    现在晚了,不是吗?知秋的脸上带着一抹冷笑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许哲,我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徒弟,哪怕是我现在把你给杀了,你也不该有任何怨言……

    是啊,你把我杀了,我也不该有怨言的。许哲笑了:你已经开始动手了,不是吗?呵呵。

    不错,我是已经动手了。知秋冷笑道。

    知秋,你怎么可以对师父这样,他是我们的师父啊,他把我们从小养大,他教我们医术,教我们做人的道理,他教你的东西,难道你忘了吗?难道你已经忘了怎么做人了吗?梁峰终于怒了。

    不错,他是儒弱,但是他知道怎么尊重师长,许哲是他的师父,他不允许知秋这样对师父。

    呵呵,你现在这里装好人是吗?知秋冷笑道: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害他一步一步走向今天的人,是你,是你啊。

    你放屁,我为什么要害师父,我很尊敬师父的。梁峰怒了:你不要胡说八道,否则的话我代替师父教训你。

    呵呵,人啊,变脸简直比翻书还快,前几天你还一声一个大师兄叫的亲亲热热的,怎么一眨眼就变了?哈哈,果然是这样,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值得你去相信,我以后也不会在相信任何人。

    快向师父道歉,快点。梁峰愤怒的说:他是我们的师父,你刚才那样,是对他不敬,我不允许你这样,马上向师父道歉,快……

    该道歉,该谢罪的人恐怕是你吧。知秋冷笑道:梁峰,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你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吗?

    什么不对劲?梁峰吃了一惊,他有些诧异的看着知秋:你做了什么?快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这些茶,可是你每天端给师父喝的啊,呵呵,他每天最喜欢喝的,就是碧螺春,而这茶,每天都是我泡好端给你的,难道你忘记了吗?知秋悠悠的说。

    是我端给师们的,可这只是茶。梁峰着急的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知秋,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我只是在这些茶里,添了些料罢了。知秋悠悠的说:我们的师父可是一位高手啊,而且他是一位医术非常高明的中医,如果想瞒过他在他的茶里面下毒,这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呵呵,好在我也有对策,下的毒无色无味,却能最大程度的侵害他的内脏。

    你看到他这几天半死不活像唠病鬼一样的模样了吗?哈哈,不瞒你说,这就是拜我所赐,我在他的茶里面下了毒,所以他才会变成这样……知秋越说越得意,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的张狂大笑了起来。

    知秋……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怎么可以这样……梁峰愤怒的说:为什么要利用我害师父?为什么?

    因为你傻啊,因为我说什么你都相信啊,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劝他收你为徒吧?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傻逼,我是何等的身份,我怎么可能和你这种傻逼为伍?

    知秋,你……你太过分了,我要替师父教训你……梁峰怒了,他真的怒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知秋竟然会这么丧心病狂,但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他竟然利用自己给师父下毒。

    不错,这些天他是一直端着茶给师父送茶,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这些茶里面有毒,如果他一早就知道的话,他绝对不会这样的……

    梁峰说着愤怒的拎起一把椅子,向知秋上的脑袋上砸了过去,他拿起一切能拿起的东西向知秋攻击而去,他发誓,他一定要杀了这处败类,这种败灰,是不配活在这个世上的。

    可惜的是梁峰一直没有习过武,而知秋虽然年纪不大,但多多少少也算是一位高手了,没有几下,梁峰便被知秋给放倒在地上,他冷笑着一脚踩在了梁峰的脑袋上:说你是傻逼,真的有些抬举你了,呵呵,在我眼里,你连个傻逼都不如,我真的不知道许哲为什么会收你这种奇葩做为徒弟的……

    知秋,你真是好手段啊。许哲突然笑了,他从床上站了起来,盯着知秋道: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毒吗?

    你的确是不知道,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喝这么欢的。知秋冷笑道:这种毒无色无味,你根本不可能察觉的了。

    这种毒,叫做蛇胆香吧。许哲笑了笑道:是属于亚热带地区的一种毒蛇,这种蛇的颜色十分的艳,它本身无毒,但是它的胆却是剧毒之物。

    而它的身体中本来会散发出一种奇特的味道,这种味道十分的浓烈,但是它的胆却没有一点味道,所以才能被制成一种蛇胆毒,这川毒性烈,一般的话沾上了马上就会毙命,我之所以不死,那是因为你下的毒分量不够。

    你竟然真的知道这是什么毒,你……你难道没有中毒吗?知秋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师父,他不自由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他明明每次都把毒给放到茶里的,他也看到许哲每次都毫不犹豫的把那些东西给喝下去,可是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察觉这种毒的?

    不,我察觉不了。许哲微微的摇摇头道:我只是后来综合自己的症状,才搞清楚这种毒的毒性,然后我又根据这些配出了解药,可惜的是这解药生效太慢了,不过,对付你这一个背叛师门的东西,足够了。

    不可能……你每次都喝的这么欢,你怎么可能知道里面会有毒。知秋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个事实,他固执的认为许哲是在虚张声势。

    呵呵,喝过一次之后,我又怎么可能喝第二次?许哲笑了:你是我的徒弟,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你自己的水平,是想不到用这种毒来害我的,说吧,你的背后,一定还站有别的人吧。

    可惜的是这种毒性太烈了,我中招以后,一直没有恢复过来,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我一早就把你给处诀了。

    那刚才……你吐血也是假的吗?知秋咬牙切齿的说道。

    当然……我现在虽然没有完全解毒,但也不至于会吐血。许哲一点头道:我是你师父,你是我徒弟,我了解你要比你了解我多……呵呵,你真的以为,我看不出你的野心吗?

    我有什么野心?我一直是你的徒弟,我一直在帮你做事,原来你这么不信任我……知秋冷笑道。

    你的野心就是逆鳞。许哲淡淡的说:你我的师徒情分,也就在这一个逆鳞上,如果不是弄不清楚逆鳞在哪里,你恐怕一早就对我下手了吧……

    呵呵,不错,我要的就是逆鳞,我对你说过,我很适合逆鳞,可是你这老东西,一直对我不信任,你始终不告诉我逆鳞到底在哪里,你也一直没有兴趣把逆鳞传给我……

    这种东西,不是你能掌控的了的。许哲冷笑了一声道:况且,你品行不端,你觉得,我会把逆鳞这么重要东西,交给一个品行不端的人吗?呵呵,想要逆鳞?做梦吧。

    许哲,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说出逆鳞的下落。知秋声音突然变冷:你假装吐血,无非就是为了引我出来说出真相,现在我说出来了,你想怎么对付我,你说吧,呵呵,师父不愧是师父啊,连做假都做的这么自然?

    不然的话,我怎么确定给我下毒的人,到底是不是你呢?许哲笑了。

    你这老狐狸,一早就怀疑我了吧,你为什么不怀疑到梁峰身上?你要清楚,每天可是他端着茶给你的,那些毒都是在这些茶里面。知秋冷笑道。

    ps:好书推荐《女神总裁是我老婆》,《绝世邪尊》,《女神的绝品保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