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65章易如反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哲,你这条老狗,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来啊,杀了我……知秋一边惨叫一边怒吼道:你杀了我,杀了我。

    许哲一脚把他踹翻在地上,他冷冷的说:你真的以为,我不会杀你?

    呵呵,你不会。知秋笑了:你是我的师父,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你是一个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所以你不会杀我,你只会揪着我的脑袋对我讲一些大道理,你会以师徒情分的名义放了我。

    许哲脸上的肌肉微微的抽动着,不错,知秋说中了他的心事,他的确不会杀自己的徒弟,他下不了手,尽管这家伙非常可恶,但许哲最多废了他。

    许哲突然右手一伸,手中的鸡毛掸子骤然前行,砰……伴随着一阵泥土纷飞,鸡毛掸子整个涌入了知秋身后的墙壁上,他身后的墙壁是混凝土制成的,可是那鸡毛掸子只余了一只柄在外面,许哲这一击,力道之大,可想而知。

    知秋惊了一身冷汗,但随即他又笑了,他呵呵笑道:我就说,你不会杀我。

    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马上滚。许哲在这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多岁。

    知秋爬了起来,他的神色之上显出一丝黯然,他沉默了片刻,然后跪倒在地上,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师父,我这一拜,就当你这二十几年的养育之因报了。

    知秋缓缓的拜倒在地,许哲不在回头去看,他闭上眼睛,心中满是哀伤,这是他最喜欢,曾经寄予重望的徒弟,但是他这个弟子却让他失望了,让他失望透。

    滚……许哲吐出一个字。

    知秋站起来,他的脸色阴沉,突然,他右手向前一撒,一道白色的粉末从他手里撒出来。

    迷魂香一种很强劲的麻醉药,就算是在强的高手,遇到这种药,多半也会中招的。

    许哲突然右手一指,漫天的粉末骤然消失,他右手一抓,那没入墙壁中的鸡毛掸子骤然回到了他的手中,许哲右手向前一送,就要解决了知秋的生命。

    这种小人,不要也罢,许哲不想让自己的双手沾上血腥,但是他却不得不亲手处诀了自己的这个弟子。

    突然,人影一闪,一条灰色的人影快速的向许哲袭来,许哲右手一撤,急退了几步,当他抬头看时,只见一名坐在轮椅上的老者,还有一名年轻人出现在他眼前。

    正是华贵和华新这两父子,华贵手里提着一本鬼头大刀,面色不善的看着许哲,而坐在轮椅上的华新,则是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

    果然是你们父子搞的鬼。许哲淡淡的笑了笑道:我就是说,劣徒虽然不争气,但如果他身后没有人怂恿的话,他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呵呵,许医生见笑了,老朽也是迫不得已,所以才会出此下策,许先生不要介意,我这样,也是为了自保罢了。

    你是想治好你自己的双腿吧。许哲微微的摇摇头道:说真的,你的双腿寒气入脉,经络颠覆,想治好,恐怕只有传说中的医圣才能治好。

    医圣的医术是不错,可惜我们也是医生,如果我们找他去治病,这样的话会辱没了我们华家的名声,毕竟,我们华家的医术,可是号称传承自华佗啊。华新笑了笑。

    狗屁,神医华佗,深明大义,以德服人,哪是你们父子这种小人能比的了的?许哲冷笑了一声道:现在离开一诊堂,我不追究你们的责任。

    我们既然进来了,那就没有在退出去的可能。华新摇摇头道:我想,我们的来意,许医生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我不想强人所难,只希望许医生看在我们是同行的份上,帮帮我这个快入土的老头子。

    帮?怎么帮?许哲笑了:你真的以为,逆鳞是无所不能的?

    改天命,逆天机,如果传闻是真的,逆鳞治好我的双腿,也不是不可能。华新微微一笑道:换句话说,即使是治不好,对我也绝对没有坏处。

    逆鳞非有缘者,不能继承。许哲微微的摇摇头,他叹了一口气道:我说了多少次,可是为什么都没有人相信呢?

    我不相信,这种传闻中的神物,足够让一个人有享不尽的好处,你所谓的非有缘者不能继承,完全就是一句屁话吧。华新摇摇头:我还是那句话,交出我要的东西,我放你一诊堂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命。

    若梦他们怎么了?许哲盯着知秋道。

    没怎么,我只是把他们暂时控

    制起来罢了。知秋淡淡的说:师父,如果你配合一点,我保证,他们都不会有问题,如果你不配合。

    知秋说到这里,他不在继续下去了,他只是向地下早已经失去了生机的梁峰一指道:他,就是榜样。

    好,好啊,我真的是教出来一个好徒弟啊。许哲怒极而笑,他缓缓的拿出了手中的鸡毛掸子,向前一指,狂笑道:好久没有战斗过了,今天,痛痛快快的战一场吧。

    许哲,你的纯阳真气,是强行提升起来的,你觉得,你还能支撑多久?华贵冷笑道,他一翻手中的鬼头大刀,狞笑道:我的刀,会把你斩成两截的。

    能撑一分,就是一分。许哲淡淡一笑道: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让你们两爷子,作害我们一诊堂里任何人。

    好,那就试试吧。华贵冷笑,他突然大喝一声,手中的鬼头大刀猛的向许哲劈了过来。

    他的刀势很猛,这一刀下来,足能将一块巨石给劈成两半,但是许哲并没向后退一步,他紧紧的盯着华贵,手中的鸡毛掸子突然向前一步。

    嗤啦……华贵的衣服破裂而开,他闷哼一声,仰后便倒,他的肋下,多了一块紫痕,这块紫痕,正是许哲的杰作。

    华贵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许哲的实力竟然会有这么强,他竟然会被许哲秒杀。

    他在次喝了一声,向前疾冲,手中鬼头大刀一个横扫千军,向许哲横斩而来。

    许哲在次迎敌,不过他的体力比起之前,明显有些不支。

    因为现在的许哲身上中了毒,他的修为几乎是全失的,刚才和的实力纯粹是靠着真气逆行支撑下来的,现在时间久了,他有些体力不支。

    紧紧的盯着当场,华新看着儿子和许哲斗来斗去,他突然找准一个时机,右手向前一伸,只见一个鬼爪骤然向前冲出,猛的锁住了许哲的肩膀。

    许哲的实力,现在完全靠着一口真气,现在华新一爪袭来,他顿时感觉到右肩一阵剧痛,他一声痛呼,真气登泄。

    华新抓准了这个时机,然后一脚踹在了许哲的身上,许哲瘦弱的身形倒在地上,在也爬不起来了。

    呵呵,我以为他真的这么厉害,原来不过是一个纸老虎罢了。华贵收了手中的鬼头大刀,他冷笑道:知秋,接下来要交给你了,一诊堂你最清楚,你觉得,这老东西最有可能把逆鳞藏到哪里去?

    我不确定,他平时对我表现出一幅很信任的样子,但是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不会对我说的。知秋摇摇头道。

    他走上前,半蹲下了身子,有些惋惜的说:师父,你的实力是不错,可惜的是你不懂得变通,如果你懂得变通,或许你就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我现在这个样子,就不劳你操心了吧。许哲淡淡的一笑,他闭上了眼睛。

    你知道我们是要什么的。知秋叹了一口气道:你手里的东西交出来,我们放一诊堂所有人一条生路。

    知秋,你放弃吧,那东西,我是不会交给你的。许哲微微的摇摇头,他闭上眼睛,不在理会知秋。

    你不要逼我。知秋的脸色渐渐的变得难看了起来:我在说一次,你知道我要什么的。

    许哲干脆闭上双眼,不在理会知秋。

    知秋大怒,他冷哼了一声道:不要以为,离开了你,我就找不到那东西了?呵呵,我从小在一诊堂长大,哪怕是把一诊堂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东西找出来……

    师父,不好了,师父,那个女人跑了。

    有一个华新堂的弟子气吁喘喘的跑了进来,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华新的跟前,瑟瑟发抖了起来。

    废物,不是用了药吗?她怎么可能会逃跑?华新大怒,他最恨自己的弟子不争气,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

    是……是用了药,但是那女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解开了,我们的师兄弟还伤了好几个。那名弟子有些害怕的说。

    华贵,组织人去追,千万不能让那女人跑了,她可是我们计划中最重要的环节。华新喝道。

    好的父亲,我马上找人去追。华贵一点头,然后快速的离开了一诊堂。

    师父,师妹看来是得到了你的几分真传啊,呵呵,这种情况都能逃得出去,不简单。知秋冷笑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