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74章你想造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想造反吗?华新冷冷的盯着自己的儿子喝道:是不是你觉得现在自己长大了,翅膀要硬了?连你老子的话,你都敢不放到心上了?

    我说是事实。华贵有些激动的喝道:这么久以来,你双腿瘫痪,都是我照顾你的,你刚受伤的时候我才多大?我才只有八岁,我带着你四处求医,还要躲避仇家的追捕,我为你做了这么多,因为你是我的父亲。

    而且你那时候刚刚受伤,脾气又臭又硬,动不动就对我又打又骂的,我都忍下来了,我付出的比任何人都多,现在我只是想不让自己这辈子都这样继续废下去,我有错吗?

    呵呵,你是我的儿子,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华新冷笑了一声道:你是废物,废物就是废物,用这种天才地宝让你用?这简直就是浪费,我是绝对不会让这种宝物给你用的,我要用它恢复我自己的双腿。

    我不服气。华贵冷冷的说:这东西有我的功劳在里面,而且我占大头,凭什么要给你用?

    你想怎么样?华新的神色变冷了:想从我这里夺回这些东西吗?

    随着华新的怒气上来,他轮椅上的一条五爪铁锁骤然直气,强大的真气催动着那条五爪铁锁,一种强烈的杀意和威势向华贵涌了过来。

    华贵踉跄后退了几步,他的脸色微微的有些苍白,他后退了几步,扑通一声单膝跪倒在地上,一声闷哼,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

    他这才猛然惊觉,眼前的这个瘸子,是自己的父亲,他是一位天境高手,尽管他现在双腿已经瘫痪多年了,但是高手就是高手,他身上的气势一发,足以能让自己身受重伤。

    父亲……眼看悬在自己眼前的铁锁,华贵这才猛然醒悟,他与自己的父亲之间差别,简直就是天差地差,如果他想制自己于死地,简直是易如反掌。

    而残废了多年的华新,心理是扭曲的,他自私自利,他做事只考虑到自己根本不会考虑到别人,如果自己真的惹他动了怒,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的。

    你想死的话,我会成全你。华新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儿子道: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我现在根本没有耐心。

    父亲,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是我鬼迷心窍,对不起。华贵连忙双膝跪倒在地上,他惊恐的说:逆鳞本来就该是您的,我以后会听您的话,只要您治好了双腿,以后我们父子两个,就会天下无敌。

    哈哈,你能想明白这些就好。华贵的话让华新十分的受用,他仰头大笑道:只要让我治好了双腿,我保证不会亏待你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是,父亲的双腿一定会治好的,一定会的。华贵连连点头。

    儿啊,你还年轻。华新摇摇头道:以后的路还很长,尽管你现在武道上停滞不前,但你还有很多机会,但是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我错过了这一次机会,恐怕我等不到下一次机会了。

    所以这里面的道理你要弄明白,不是父亲这样对你,而是这东西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知道,刚才是我想不通,对不起父亲,我现在弄明白了,逆鳞是您的,我们现在尽快找个地方,想办法揭中其中的奥秘,然后治好你的双腿吧。华贵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好。华新对自己儿子的表现十分的满意,正如他说,自己是他的老子,他最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这家伙外强中干,完全就是一个软骨头,自己对他强硬一点,他就会乖乖的。

    我们走吧,在Z洲,我们还有一个据点,这是地图。华新拿出了一个地图交给了华贵道:这个地方是镁国最大的一个峡谷,也是镁国一个特殊地点的存在,我们去那里用叶皓轩的情报与他们交换,向他们求助,他们会很乐意的。

    好,我现在就过去。华贵接过了地图看了看,然后他推着华新向前走去。

    那个据点,是什么地方?华贵边走边问。

    镁国的五十一区。华新道:但是这个不是电影中的那个五十一区,而是镁国不为官方承认,事实上是官方成立的一个组织,这个地方等于说是镁国的神秘力量,里面有很多常人难以理解的东西。

    叶皓轩这次受伤,就是他们造成的吧?华贵突然明白了。

    不错,就是他们造成的。华新点点头道:他们视叶皓轩为眼中钉,上一次他们

    认为将叶皓轩彻底的打击了,但是这家伙的生命太顽强了,他竟然能在那种险境中生存下来。

    用这个情报与他们交换,我们会得到什么好处?华贵又问道。

    你永远都想像不到的好处。华新微微一笑道:准确说,你想要什么,他们都会无偿提供,我们也趁此机会在那个地方,好好的研究下逆鳞的功用。

    好。华贵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怎么停了?华新诧异的回头去看,因为他坐在轮椅上,是背对着华贵的。

    突然,他感觉到背后一抹刺痛传来,华新吃了一惊,暗叫不好,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绝对是背后有人拿着刀子捅向自己。

    但在他背后,是他自己的儿子,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突然向自己下这么毒的手。

    就是在这犹豫的瞬间,华贵的鬼头大刀从自己父亲的背后穿了过去,把他的父亲穿了个透心凉。

    华贵……你……华新一口真气提不上来,他几乎被钉到了自己的轮椅上,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对自己下这么毒的手。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本来以他天境的修为,就算是双腿残废,但这也不影响他的反应,在华贵抽刀刺向他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反应过来。

    但是正是因为背后的人是自己的儿子,所以他的反应才慢了一拍,以至于他被自己的儿子一刀刺穿。

    右手一根粗长的针从华贵手里翻出,他一声大喝,突然向前猛的一拍,那根足有二十公分长的金针骤然没入了华新的百会穴中。

    随着金针的没入,华新整个人就好像是放了气的皮球一样,他的真气骤然泄去,在也没有一丁点的还手之力了。

    华贵……华贵……华新的右手紧紧的抓着自己儿子的身体,他的气息在慢慢的消散,或许直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儿子这是要下毒手把自己整死啊。

    对不住了父亲。华贵一把扯开了华新抓着自己衣服手,他走到了华新的跟前,冷笑道: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你这个……畜生……华新断断续续的喝道:我早该把你杀了,就在你刚才动杀心的时候,我就应该把你杀…了

    你刚才,真的是想杀了我,如果不是我跪地求饶,你会放过我吗?华贵冷笑了一声道:表面上,你是我父亲,但是说真的,你这些年一点也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我在你眼前,不过是一个奴隶吧了,一个被你可以随意呵骂,随意凌辱的奴隶。华贵喝道。

    你……你这个畜生……畜生。华新除了这几个字,他在也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

    是啊,我是畜生,我就是畜生,但我还不是你的种?华贵冷笑道:我母亲当初被你当成人了吗?呵呵,你强迫她,只是为了给自己传宗接代罢了,我亲眼看到你对她毒打,导致她很早的离世。

    你对任何人都不信任,你杀了我母亲,刚才杀了自己的几个弟子,如果你的腿好了,我对你稍有不从,我就会杀了我,与其等着你杀我,倒不如让我先动手,把你给杀了……

    你……

    逆鳞你是无福享用了。华贵伸出手,握住了华新一直拿在手中的逆鳞,他冷笑道:这东西是我的,我会用它提升自己的实力,呵呵,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华新紧紧抓着手中的逆鳞,就算是现在自己气若游丝,他也不愿意放手。

    呵呵,人都要死了,还拿着这东西在这里不放干什么?华贵冷笑了一声,他左手一翻,一把匕首骤然出现在手中,他右手一划,硬生生的把华新的手腕齐腕斩下。

    夺出了逆鳞,华贵不在看自己的父亲一眼,他冷笑了一声,拔出了鬼头刀,看了一眼地图,转身就离开。

    畜生……畜生……我当初……应该把你射到墙上……

    脑袋一歪,华新彻底的没了呼吸,不可一世的华新,就这样惨死在自己的儿子手里。

    夺了逆鳞,摆脱了那老东西的掌握,华贵仰天大笑,他觉得以后幸福的日子会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的修为会提升,他以后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在也没有人阻拦着自己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