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20章我们支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是,就算是我们之间有人接手,我们也支持春哥,李军,你跟着老板做事才多久,你真的以为你有这个资格吗?另外一个人站起来道。

    这么说,我李军今天晚上说了这么多,敢情都是对牛弹琴了?李军笑了,他拿起了筷子,在汤锅里面捞来捞去,然后捞上来了一根青菜,他把这根青菜叼在嘴里,慢慢的咬了起来。

    你说的这些东西,完全是违背大家的意愿的。有人站起来道:就算是要选举,大家也要投票选举出来老板,不过这也是临时的,等到总部来了以后,我们在做决定。

    呵呵,哈哈……李军笑了,他突然放声大笑。

    你笑什么?刚才说话的人怒了,他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这家伙笑什么?他凭什么笑?

    我笑,到这时候了,你们这群人还是一盘散沙一样。李军笑呵呵的站了起来,他盯着梁春道:梁春,我真的为你悲哀,你平时人缘好,会处理关系,跟所有的同事们关系都很铁,但是我不得说,这连卵用了没有。

    呵呵,在大事上,这些人还不完全是偏向你的呀,他们要顾着自己的利益,我说是不是?大家说对不对?

    李军,我今天来……梁春发话了。

    你今天来,就是吃饭的,呵呵,我请大家吃火锅,你看,我们五六个人,我把整家火锅店都包起来了,我够给兄弟们面子吧,不过……你们貌似不给我面子啊。李军有些痛心疾首的说。

    他指着桌子上一桌子的饭菜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些吃的多好啊,你们竟然不吃?你们竟然浪费了,呵呵……

    李军,你不要在装疯卖傻了,你特妈的到底想干什么?一个精瘦的汉子大怒,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猛的插到了桌子上,同时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想干什么?李军笑了,他一边反问一边拿起了勺子,在锅底里捞起了一些丸子,放在碗里,也不怕烫,直接一口咬了下去。

    我没想干什么,我小的时候,家里穷,每天连吃饭都是问题,虽然不至于去乞讨,其实我过的和乞丐的日子也差不多。

    有一天,有一个老外看我可怜,他给了我一块硬币,但是被我那成天除了喝酒,但又一无是处却很爱面子的父亲看到了,他觉得我丢了他的脸,然后,他把我吊起来狠狠的打了一顿……

    说着说着,李军竟然落起泪来,他拭了拭泪道:我从小的追求很简单,就是能吃饱饭,如果能让我吃一顿肉,哪怕就算是让我下地狱,我也毫不犹豫。

    Z先生现在已经死了,他下来的东西,牵扯到各方面的利益,这是一块大肥肉,呵呵,我想,在坐的各位,都想咬上一口吧。

    李军,你到底想说什么?梁春盯着自己的这个对手淡淡的说。

    我不想说什么,我只想吃肉,呵呵,Z先生不在了,但是他名下的产业不可一日无主,我觉得我跟

    z先生的时间够长,他信任我,也了解我,如果他活着,我相信,他一定会愿意把他名下的东西,交给我的。李军道。

    呵呵,你敢在不要脸一点吗?精瘦的汉子笑了,他拔下了插在桌子上的刀道:你说的话,连鬼都不信。

    精瘦的汉子一边说一边用舌头舔着自己手中的匕首,他的舌头很快被锋利的匕首划破,但是这精瘦的汉子混然未觉,他满口鲜血的样子活像是一个吸血鬼,让人看着就感觉到有些害怕。

    瘦猴,别在我面前整这些变态的,我不太习惯,更不太喜欢,如果你真的敢触怒我,我保证,会让你这把匕首把你的心脏给捅破。李军道。

    你是认真的吗?精瘦的汉子有些诧异的看着李军道。

    我是认真的,我保证,比针尖还要真。李军呵呵一笑,他认真的说。

    哈哈,你们听到了没有,这个垃圾……垃圾,他竟然想把我的刀捅到我自己的脑门里,呵呵,你们感觉这好笑不?好笑不?精瘦的汉子就好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什么了不起的笑话一样,他指着李军大笑了起来。

    呵呵,李军,你这个二等残疾,你也想和猴哥斗?

    啧啧,现在的人啊,简直没有一点自知之名,呵呵,他们难道真的就这么相信自己的实力吗?

    猴哥,我要是你,我绝对弄死他。

    其他的人,完全是看好热闹不嫌事大,他们很配合的跟着瘦猴大笑了起来。

    李军,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那么做的,真的。瘦猴做出了一幅掏心掏肺的样子说:而且我觉得,你这种二级残疾的身高,简直就是垃圾。

    你说我是垃圾?李军看了一眼瘦猴道。

    十足的,垃圾,二等残疾。瘦猴道。

    呵呵,你应该知道,我最恨的就是别人叫我二等残疾。李军笑了,他跳上了桌子。

    而他刚才一直是站在一张凳子上的,他现在跳到了桌子上,他的身高才完全的显现了出来,而他的身高……只有一米二左右。

    一米二,是什么概念?一只猴子伸展站立起来,都要比他高大。

    说他二等残疾,真的是有些客气了。

    不错,我就是说你垃圾,呵呵,其实你在我们眼里,就是一个小丑罢了,啧啧,你看你这身高,还好意思站起来?你真的把你自己当成什么了?猴王吗?

    我把我自己当成什么,与你无关,但是你刚才说了不该说的话,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向我道歉。李军认真的看着瘦子道。

    道歉?瘦子依旧舔着他的匕首,仿佛那把他自己舌头割的鲜血淋淋的匕首就好像是一道无上的美味一般。

    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两个字,想等着道歉,呵呵,下辈子吧。瘦猴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