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23章这有点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有点难吧,我觉得,如果你想快刀斩乱麻的话,还是从国内求援吧。李言心泯了一小口鸡尾酒道。

    国内求援,求谁?叶皓轩看了李言心一眼道:天宫?还是六部中的任意一部?

    你不是天宫的成员吗?而且镁国这里的五十一区,本来就和天宫不对付,你要是找到一个突破口把他们一锅端了,这岂不是大功一件?李言心说着又有些酸溜溜的说:就算是你不喜欢这些功劳,完全可以送给正宫娘娘啊。

    你想多了。叶皓轩苦笑了一声,他一口将杯子里的鸡尾酒给喝掉,然后道:华夏的天宫里面水很深,它并不像是你所想像的那样一片祥和。

    这我有些不懂了。李言心有些诧异的看着叶皓轩道:华夏的天宫,存在至少有几百年了,他们不插手朝代的变革,但是他们又效忠于每一个朝代。

    但是到了近代,因为天宫太过于庞大,所以首长找过天宫的玄无涯详谈过,之后天宫正式隶属于华夏了,他们的一举一动和行为,是受华夏高层的控制的。

    在我看来,未必。叶皓轩微微的摇摇头道:华夏的天宫玄门六部,各有各的能力,他们分管属于自己的势力,处理一些正常人理解不了的事情,而且除了特勤局以久,其他的五大部门,都是听从玄无涯一个人的。

    玄无涯虽然现在号称华夏唯一的先天至境高手,他的人品按理来说,是一定让人信得过的,可是他是人,不是神仙,只要是人,他就一定会有私欲,人一旦有了私欲,就一定会做出一些让常人有些难以理解的理情来。

    你是说,玄无涯有问题?李言心微微的一愣,她看着叶皓轩道:你要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玄无涯可是天宫第一人啊。

    我知道他是天宫第一人,他有他的行事方式,但是我有我的做事准则。叶皓轩淡淡的说:天宫六部之中,一直有内鬼,但是特勤局排查了这么久,却始终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你不觉得这有些奇怪吗?

    六部之中的人,除了特勤局是隶属于华夏之外,其他的几部,确实是有些杂知,出了内鬼也不足为奇,只是以特勤局的办事效率,找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找到,这不得不让人有些怀疑啊。李言心微微的一愣,她也感觉到有些问题来了。

    所以我觉得,国内也并不见得一定是多太平的,还是让我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等和女魃进行了三年之约之后,在好好的做打算。

    女魃的三年之约,你不感觉到头疼吗?李言心道。

    头疼,你怎么知道我不头疼?叶皓轩苦笑道:她就好像是悬在我头一把剑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刺下来。

    那你还有闲心情在这里招收小弟?李言心看了叶皓轩一眼道:李豪的事情,你也会放到心上?

    李豪是颗棋子罢了,他事关青龙集团,

    我们想打五十一区的主意,必须从他这里下手,因为整个五十一区就好像是铁桶一样,我们根本找不到路在哪里。叶皓轩道。

    而且我还打算在这里发展中医,只要他以后做的好,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势力。

    好吧,你做事有你做事的准则,随你吧,不过,不要枉动杀念了,之前盗梦者,已经影响到了你的心神了,如果你在动杀念,就算是盗梦者在背后不捣鬼,我想你自己都会把自己逼到一个绝路上的。李言心道。

    我知道。叶皓轩点点头,随即他笑道:呵呵,其实现在我已经知道该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放心吧,没事的。

    我也希望没事,可是你现在的样子,像是没事的人吗?李言心不屑的说,她端起了跟前的酒,看看时间道:凌晨了,那些家伙到底还来不来了?不来的话我休息去了。

    应该会来吧。叶皓轩看了一眼柜台上,只见梁春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他向那边一指道: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梁春的确是来砸场子的,虽然被自己的对手收服,他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是他这个人比较识时务一点,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

    现在李军占了上风,他不得不反过来做李军的狗,跪舔李军,虽然这举动让他自己的有些属下看不起,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是一个明哲保身的好办法。

    来一杯酒。梁春坐到了酒吧的吧台上,他带的七八个小弟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让周边所有喝酒的人都端着酒杯离开了。

    酒吧这种地方,一向是以混乱而出名的,即使是有些人喜欢夜场,但是他们也不会惹火上几原,这一群人一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在场的人都不自由主的离他们远点。

    哟,春哥,今天有空了。调酒师认识李春,他笑道:喝什么酒?

    拉菲……八二年了。梁春点起了一根烟,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

    哈哈,春哥今天怎么换口味了,你之前不是一直喜欢喝白酒的吗?调酒师送上来了一杯酒,有些奇怪的问道。

    梁春不说话了,他的烟夹在手里,盯着调酒师看。

    他的目光很锐利,看得调酒师极度的不自在,看得他有些怀疑人生。终于,调酒师有些害怕了,他支支吾吾的说:春……春哥,有不对吗?

    哪来那么多废话?春哥喝什么酒管你屁事,要你在这里闲操心吗?梁春一个小弟朝着调酒师吼道。

    对不起,对不起春哥。调酒师知道这些人是属于狗脸的,他们说跟你翻脸就翻脸,他连忙点头哈腰的退下,然后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梁春一言不发,他端起跟前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突然拿起杯子,把杯子重重的往地上一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