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36章激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把剑色泽鲜红,血色的纹路从剑柄上直入剑尖,在这瞬间,红色的剑芒冲天而起。

    这是心剑吗?玄无涯看着剑圣手中的剑,他的神色渐渐的凝重了起来。

    这不是心剑,这只是克制你的手段罢了。剑圣微微一笑,随即他的笑意渐渐的消失,他突然横提起手中的剑,快步的向前急速掠去。

    他的速度极快,快的让人有些看不清楚他的身形,突然,他一声大喝,手中的血剑骤然提起,剑尾处暴起丈余红芒。

    玄无涯的身形骤然在眼前消失,剑圣回剑,毫不犹豫的向身后一斩,而玄无涯的身形恰好在那里出现。

    看到剑势暂来,玄无涯右手一伸,想把剑势给抵回去,但是他突然感觉到血剑中庞大的力量,迫使他不得不撤手,他的身形在一次消失。

    剑圣慢吞吞的挥动着手中的血剑,他的剑每到一个地方,便会在半空中留下一个血色的纹路,而玄无涯每一次出现,都会小心的避开这些纹路。

    突然,剑圣一声大喝,手中血剑翻转,猛的向前刺出了一剑,就在他刺出这一剑的瞬间,只听前方一声闷哼,紧接着玄无涯的身形在跟前出现,他的胸口多出一个血淋淋的大洞,同时他手腕处的血色大篆一一亮起。

    剑圣猛的向前几步,手起剑落,就要结束了玄无涯的生命。

    师弟……我认输,我认输了。玄无涯嘶声叫道。

    剑圣手中的剑悬在了玄无涯的头,但迟迟没有斩下去。

    我认输了,我现在认输了。玄无涯喃喃的说,在这一瞬间,他仿佛苍老了几十岁一般,他喃喃的说:原来,师父在你血脉里留的东西,正是克制我的东西……

    呵呵,我一心寻求武道之极,可是师父……为什么要阻止我?我是我的徒弟啊……玄无涯不甘心的高声嘶叫。

    师父是为了你好。剑圣淡淡的说:自从师父去后,你一直没有去看过他老人家,抽个时间,好好的去看看他吧。

    右手一收,剑圣手中的血剑缓缓的消失,他双手负后道:你已经不适合执掌天宫了,今天开始,我将启动天宫禁令,正式剥夺你天宫之权,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我……无话可说。玄无涯缓缓的摇摇头道:是我走错了路,我已经失去了本心,从今天开始,我将会在思过崖思过,顺便陪着师父,自此终老一生。

    早点明悟,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剑圣缓缓的摇摇头,他转身离开。

    玄无涯的双眼中一抹冷厉的神色闪过,他突然站了起来,右手一抓,只见天地元力在这瞬间如水一般的向他涌了过来,他一声大喝,一拳向剑圣袭去。

    他的拳头在半空中不断的扩大,足足一人高的透明拳印猛的向剑圣袭去。

    剑圣猛的转身,同时血剑抓在手中,但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巨大的拳印重重的击在了剑圣的身上,剑圣一声闷哼,仰后便倒,同时他手中的

    血剑缓缓消失。

    呵呵,无知。玄无涯一步踏出,身形猛的一晃,瞬息便来到了剑圣的身边,他右手一伸,一反透明的剑出在手中,指着剑圣的胸口。

    呵呵,我竟然还相信你?剑圣笑了,他笑的有些悲哀,我该是多蠢,竟然相信你会回头。

    不是蠢,而是你太心软了,我已经是你的敌人了,我不止一次教过你,对于敌人,千万不能心慈手软,可是你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我就是你的敌人,呵呵,你的仁慈,害了你。玄无涯道。

    你会后悔的。剑圣微微一笑,拿了我的本命精血,去破你的禁制吧,但愿到最后一刻,你会想起我。

    我做事,从来不后悔。玄无涯笑了:我觉得,我们的师父,貌似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啊,呵呵。

    师父是不会算错的。剑圣摇摇头道:我克制不了你,以后还有克制你的人。

    哦,是吗?他是谁?玄无涯笑了。

    他就是……医圣。剑圣盯着玄无涯道:来日方长,黄泉路上,我等你。

    那就安心去吧。玄无涯咬牙切齿的说,他右手一伸,一剑刺在了剑圣的身上,随即右手虚空一抓,只见从剑圣体内溢出一滴鲜红的鲜血来,这就是剑圣的本命精血。

    玄无涯一把将剑圣的本命鲜血抓在手中,他摊开手心,只见那颗鲜艳欲滴的鲜血在他手心不住的滚动着。

    哈哈。剑圣笑了,他仰天大笑道:十年了,我总算是要摆脱这些枷锁了,逆天改命,距我还有多远?

    他突然张口,把剑圣的本命鲜血一口吞下,一阵遁光冲天而起,玄无涯仰天长啸,然后迅速的在当场消失不见。

    剑圣的身上早已经没有半点生机,他的身形缓缓的化做一抹流光,四散而去。

    华夏天宫面临的这一场变故,远在海外的叶皓轩当然不知道,他搂着李言心,两人就这样相拥一夜,难以想像,叶皓轩竟然能忍住一晚上什么事情也没干。

    不知道多久没有睡的这么香了,李言心一个翻身,紧紧的抱着叶皓轩,但她一抬头,却看到叶皓轩幽怨的目光。

    咯咯,你的表情为什么这么怪?李言心笑了。

    你勾引我,然后又不理我,你说我的表情为什么这么怪?叶皓轩有些郁闷的说,他的表情相当的不爽。

    哈哈,这对你就是惩罚。李言心笑了,她轻轻的吻了叶皓轩一下,然后道:该起床了。

    可我想在睡一会儿。叶皓轩一点也没有起床的意思。

    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呢,真的该起床了。李言心笑了笑。

    好吧。叶皓轩无奈的点点头,翻身起床。

    一番梳洗,两人走出门,酒店的二楼是餐厅,这里早上供应的有自助餐,这自助餐厅是中西混合式的,在这里,能尝到华夏的经典早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