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48章谁和你老夫老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谁跟你是老夫老妻了?李言心不悦的看了叶皓轩一眼,然后挥手道:行了,跟你讲讲就跟你讲讲呗。你和那个女孩之间的事情。

    哦,我和她真的是刚认识的。叶皓轩苦笑了一声道:拜托你不要每次都这样吃醋好不好。

    谁吃你的醋了?李言心瞪了叶皓轩一眼道:正经点,你和那个女孩子,前世今生,是有些夙缘的。

    我?和她?前世今生夙缘?叶皓轩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他看了李言心半天,这才干笑了两声道:你没事吧,你什么时候能看透前世今生了?

    我是佛修。李言心强调了一下自己的身份道:你也知道佛修,有些时候对于轮回是比较讲究的,你和她,前世本该有一些缘分的,但是国为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所以你们之间的缘分没有完成。

    因为缘分的注定,所以上一世没有完成的缘分,就会顺移到了这一辈子,所以你看到她是不是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李言心道。

    是的,我看到她,的确是有一丝熟悉的感觉,而且我觉得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一样,那种感觉,很奇妙,我说不上来。叶皓轩皱着眉头道。

    这就是因与果。李言心道:因为前世,她欠你一份缘分,所以这辈子你们注定还会遇到,至于欠你的是什么东西,那就说不好了,或许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比如说一份微笑,一个回眸,你与她的缘,仅次而已。

    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叶皓轩苦笑了一声道:我不知道,你竟然能看透前世今生。

    我师父临走前,把舍利给我,而我又顺着她走过的路苦修了这么久,如果现在还悟不透有些东西的话,那我的玲珑之心,还是玲珑之心吗?李言心道。

    那么说,我和她的缘分,已经算是完了?叶皓轩问。

    你很想和她发生一些什么事情吗?李言心问道。

    不不不,你误会了。叶皓轩苦笑,这女人,总是时不时的就会吃些醋,这让他压力很大的好不好?

    不什么不,快去带我吃东西。我饿了。李言心有意岔开这个话题,她似乎是在忌讳着什么。

    好好,前面有家凉皮店,你不喜欢吃西餐,我们就去吃些凉皮小吃了什么的。叶皓轩说着连忙在前面带路。

    看着叶皓轩离去的背影,李言心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她抬起手腕,只见手腕处一圈佛珠,其中的一颗微微的一闪。

    她张开嘴,想叫住叶皓轩,告诉他真相,但她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叶皓轩不知道的是,他与她的缘分,就会自此了解,缘起缘灭,有些时候,就是如此的简单。

    N洲一个小警署里面。

    这个世界上的警察不一定全是好人,而镁国的警察更是如此,在这个号称民主的国度,这里的警察总会做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nbs

    p;  比如说这里的警探马丁,他几乎龚断了这里所有的地下势力,有些卖大麻的,卖粉的,或者说是组织皮肉生意的,几乎与他都有关系,他会适当的给这些人一些保护。

    比如说哪天风声紧了,他就会通知或者警告这些人,让他们歇业几天,或者说低调几天,等风声过去之后,他在招呼这些家伙们重新出来赚钱。

    当然,他每个月从这些人的手里拿出来的抽成,比起他一年的薪水要多出很多,所以一直以来马丁都过的很惬意,他也不介意帮这些小混混们处理一些事情,让他们更加死心的为自己做事。

    砰……一个女人的躯体被重重的丢到了一个审讯室里面,然后有一名警员走上前去,拿下了这个女人头黑色头罩。

    女人正是杨茜,她被人打晕之后带到了这里来,直到现在,她还没有醒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警员拿着一盆水走了过来,他对着杨茜的脑袋浇了下去,这里的空调开的有些低,杨茜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激灵,然后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室内的灯光有些刺眼,杨茜用手遮着眼睛,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哦,天啊,你们看,这个东方"biao zi"其实长的也挺水灵的。马丁对着自己的手下说:如果她正经的工作话,恐怕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成为百万富翁的,因为想上她的男人,肯定很多。

    头,据我所知,这是汉斯手下的上等货色,呵呵,她收的费要比其他的人贵上很多,别的女人都是巴不得男人挑自己,而她却是挑着男人,据说,她不是什么人的生意都会做的。一名黑鬼不怀好意的说。

    哦,是吗?哈哈,我在这里做警探十多年了,说真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种货色啊,啊哈哈,我该怎么办呢,我是不是要把这个女人给供起来?马丁大笑着。

    他走到了杨茜的跟前,拿出了手里的警棍,挑起了杨茜的下巴,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啧啧点头道:不错,真的不错,是一个比较水灵的货色,不知道亲爱的杨小姐,你乐不乐意做我的生意?

    你想干什么?杨茜的身体有些发抖,她很害怕,也很生气。

    没有人愿意走这条路,因为一旦走入这条路,你将与以前的生活说再见,你将会忍着屈辱与泪水,强颜欢笑的讨好那些人,但是她真的没有办法,如果重新在来一次,她绝对不会在羡慕别人,她会踏踏实实的在学校读书,然后过自己平凡的一生。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已经走入了这条不归路上,而且眼前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妙。

    噢,这女人竟然开口说话了,哈哈,我为以汉斯那家伙手底的高档货色,会冷的像冰一样。马丁吃惊的对自己身边的警员说。

    几名警员轰的一声笑了,室内的气氛越来越严重了,事实上这些警员,有些根本不能说是警员,他们只是走关系披着一身警皮的流氓罢了,甚至比流氓正可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