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64章惨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将军……这个人,不能留啊,他是我们的死敌,是我们的心腹大患,留着他,将会是一个大麻烦。副将沉声道:属下愿意去死,也不愿意让将军犯此重错……

    砰……柯察木重重的把副将甩开,他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场中的梁庚,他现在笔直的站在当场,血水已经将他身下的土地染红。

    将军……我北漠在北地冰原,有的只是雪山荒漠,我们的子民,啃草根,吃树皮度日,饥荒连年,而中土这大好河山,能孕育我们多少子民?

    将军重情义,但我北漠这十年来战死的十万英灵,难道就这样白白的牺牲了吗?将军可否忘记,当初誓师雪原时,所发的誓言了吗?

    中土不平,誓不回漠……

    当年激昂的誓言仿佛还回荡在耳边,柯察木一时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不错,这个人,是他这一生不多所敬重的人之人,如果不是因为民族关系,两人应该是很好的朋友,甚至是兄弟。

    但是现在两人是敌人,一方面是军人铁血一般的感情,一方面又关乎民族大义,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的副将,所说的不错,北漠之所以大举入中土,完全是因为恶劣的气候与生活条件,北漠多黄沙,多冰川,有些地方冰雪甚至千年不融。

    这些地方土地贫瘠,根本不适合种植,所以几乎长年饥荒……反观中土这边地大物博,一片升平,或许是出于自保,或者是出于对自己民族振兴的责任,北漠可汉大举入侵中土。

    在他们看来,中土腐败了太久,处处一盘散沙一般,原本以为,他们三年之内,必定平定中土,可是没有想到,这看似一盘散沙的中土,战斗力竟然这么顽强。

    猝不及防之下的北漠大军,因为轻敌付出了他们应有的代价,初时天朝名将辈出,无定河边,十万北漠将士陨落,天朝大军北上,北漠大军溃败不已。

    如果不是北漠有人献上离间计,令天子对其名将生疑心,连斩八名大将,北漠绝对占不到便宜,尽管是这样,但战事依然无法在短时间平定,这一动乱,就是十年。

    现在天朝帝都已陨,时局陡转,天朝不过是苟延残喘,其天朝各方势力混乱不堪,但对北漠造成的阻档,也不小。

    现在成功距离他们只有一步,如果他现在放弃了,那十年前,无定河边十万北漠英灵亡魂又当何去何从?

    将军……请三思。副将跪倒在地上。

    将军,请三思。

    数千将士齐声高喝,几乎是同时跪倒在地。

    如果将军现在回北漠,那十年前,无定河边我十万将士的英灵,将何去何从?情义重要,还是民族大义重要,请将军三思。副将一拱手道:属下不才,宁愿掉了这颗脑袋,也不能放此人离去。

    他……已经答应以后归隐了。柯察木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他有妻子,妻子怀着

    儿子,放他一马吧。

    恕末将不能从命。副将咬牙道:中土之中,不乏的是言而无信奸诈之人,如非这点,当初我朝之人又如何施得反间计,令其天子下命连斩八名大将,自损元气?末将觉得,此人一定会返土重来,届时,我北漠又要为此付出鲜血的代价,望将军,三思。

    望将军三思,杀梁庚,杀梁庚……

    数千将士的吼声震耳欲聋,柯察金闭上双眼,他知道,今天的事情难以善了,他右手重重的一压,然后转过身去。

    一队将士站了起来,他们高声呼喊,手持长矛向梁庚冲了过去,现在的梁庚混身鲜血,但他依旧还是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动着。

    突然,梁庚猛的返身,手中丈八点钢矛回头横扫,砰砰砰……伴随着血花四溅,六名将士仰后便倒,随即身后近百将士如潮水一般的涌出,猛的向梁庚袭来。

    梁庚身负重伤,现在唯有一个信念在支撑,他舞动着手中丈八点钢矛与百名将士激战在一起,尽管仅有一息在,但倒在他脚下的北漠将士,却一个接着一个。

    终究是寡不敌从,梁庚身上数矛,他一声高喝,拼尽残余的力量,将自己身边数人震飞,一矛刺中跟前副将的喉咙,然后右手一收,把长矛拔出。

    下令进攻的副将双手紧紧的扼着喉咙,他跪倒在地上,流干了最后一滴鲜血。

    还有谁。梁庚双眼圆睁,扫视了一圈。

    现在他身边围满了北漠将士,尽管北漠胡人性格暴戾,茹毛饮血,但是现在看到梁庚死战不休,一个个不由得萌生出了一点惧意。

    他们面面相觑,看着混身是血,如同魔神一般的梁庚,他们不自由主的向后退去。

    梁庚身上,还有数枚刺穿了他身体的箭矢,他一手持矛,缓缓的向前挪去,每挪动一步,就留下一条血色的印痕,现场的情景,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他就这样向前走着,一众将士竟然无人敢上前去阻拦。因为他们清楚,即使是不上前阻拦,梁庚也是强弩之末。

    每踏出一步,都无比的沉重,梁庚的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眼前,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光景,看到了他晚归抗着锄头回家,薇薇在家为他做好饭的情景。

    薇薇……梁庚喃喃的喊了一声,他的脚步就此停住,他手中长矛支地,双眼圆睁,身体傲然不倒,这幅画面,就此定格。

    梁庚……

    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从村口传来,薇薇一个人扑了过来,看到站在当场,犹自睁着双目的丈夫,她捂住嘴,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她知道,丈夫已经不在了,他之所以站着,是因为他要在自己眼前维持一个立地男人的形像,他之所以双眼睁着,是想看自己最后一眼。

    你说过,你会回来了,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薇薇泪如雨下,她抓着丈夫已经冰冷的双手,哭的撕心裂肺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