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89章这是什么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只想知道,我父亲的病情是什么病。希尔双手一摊道:而且,这种病能不能治好,我就这点请求,其他的都不重要。

    你父亲的这种病,在西医,我找不到合适的病例来解释,因为这种病西医没有归类,也是一种很少见的病情。叶皓轩笑道:这种病的情况用中医的说法就是,气滞耳窍症。

    叶皓轩并不知道他们手中的翻译机是不是能把他的话完整的翻译出来,不过邵氏科技出品的东西,值得信赖的程度还是不错的。

    只是外文没有中文那样博大精神,有好多话中的意思,都不能完整的翻译出来,不过他们只要懂个大概就好了,想学中医?行啊,你们学好中文去吧,呵呵……

    叶皓轩读书的时候比较烦的就是英语,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把这门语言列入必学的教材中,不过如果中医以后风靡全国以后,汉语恐怕也会跟着风靡全国。

    到时候学汉语,要让这些老外们施出混身解数,付出十二倍的努力才行。

    请问,你这个……气滞耳窍症,又指的是什么?是一种罕见的症状?或者说是一种新开的特征病?希尔双手一摊道:对于这种病,我一无所知,我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种病不算常见,但也不算少见,之前说过,中医认为,人体是有精气神组成,每个人身上都会有一种特殊的属于这个人自己的气。

    而这种病的病因就是因为肝气郁结,气机不利,气滞耳窍,以突然耳窍失聪,一般来说,犯病的时候,口不能言,或耳内堵塞,耳鸣,眩晕,胸闷,情绪郁结……

    哦天啊,我有些听不太懂,我觉得以后我还是好好的学习一下我的汉语吧,那么尊敬的医圣,这种病,要怎么治才行?希尔问道。

    其实,很简单,介意您的父亲上前来吗?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当然可以。希耳走到了父亲的跟前,用手势和他交流着,因为父亲几乎每个月都要犯这个病,而且越来越频繁,太多的时候,他就和聋哑人是一样的,所以这些年,希尔不仅学会了医学,而且还学会了哑语,他可以用哑语和父亲交流。

    戴维很快就明白了儿子的意思,他点点头,然后走到了台上。

    叶皓轩示意他站好,然后他走到了戴维的身后,对着他的背后微微的一拍。

    随着叶皓轩这一巴掌拍出来,戴维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有些郁结的气息在这瞬间被拍散,一些气流顺着他的身体中的血液循环,瞬间流遍了他的全身。

    就这样吗?

    看着叶皓轩只是在自己父亲的身上拍一下,便站到了一边,希尔感觉到很吃惊,父亲最近犯病是越来越频繁了,而且每次犯病,时间也很长,叶皓轩这拍一下算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在玩魔术吗?

    就这样,可以了。叶皓轩微微一笑道:这位先生,你现在能听

    得到我说话吗?

    能听到。戴维点点头,他竟然开口说话了。

    噢,天中了,戴维,我敬爱的父亲,你现在竟然能开口说话了?我没有记错的话,您是半个小时前才犯的病啊,天啊,这不可能,我不是会在做梦吧。

    我的儿子,我现在确确实实的能开口说话了。戴维张开双臂,和希尔抱在了一起,他微微的笑道:谢谢你儿子,你这些年为我所做出的努力,我都看到眼里,我会为了有你这么一个儿子而感觉到自豪的。

    父亲,我亲爱的父亲。戴维很激动,他抱着父亲激动的说:您真的能开口说话了?天啊,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要知道,以前我带着您,几乎跑遍了整个地球,可我还是没有找出能治好您病情的办法。

    哦,医对,请原谅,我之前对您的质疑完全就是小人的想法。希尔松开了父亲,他激动的说:我的父亲好了,他竟然真的好了,以前他发病的时候,最短也要持续三个小时的。

    但是我现在还有一个疑问,就是我父亲真的全部好了吗?他以后不需要在吃药或者针灸什么的?

    他现在已经全部好了。叶皓轩肯定的回答道:我可以保证,他和正常人一样,其实你父亲的情况并不算什么大病,只是你们没有找对病因罢了。

    他的情况是属于肝气郁结,而这股郁结的气,比较不寻常,如果这种病,一般的情况下持续不了多久,但是他这一持续就是十多年,这有些让人吃惊。

    哦,那么请问,他为什么会有肝气郁结的情况?希尔问。

    心病,这个就需要你做儿子的好好的开导开导了。叶皓轩微微一笑道:有些事情,他不会对外人说,但是一定会对你说。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医圣,你解决了我父亲的病,也让我心里的一大块石头落在地上了,我觉得,我会成为支持中医的一员的,但前提是,我需要好好的学习汉语,因为我的汉语太差了。

    很高兴你能接受中医,也很感谢你,能给中医一个机会,但需要提出的是,中医的要求并不高,他的唯一要求就是你的汉语一定要学习,这是硬性的要求。

    哈哈,我会的,我的学习能力是很强的,我相信,半年以后,我的汉语就会有一个很大的进步,到时候,我就可以去学习中医了……我代我的父亲,还有因为你带来中医而造福的人们,向您表示感谢。希尔说着微微的一鞠躬,然后带着父亲离开。

    有些时候老外是一根筋,但是有些东西,他们一旦认定,他们就会死心塌地的认定,就是在刚才,有些人瞬间就成了叶皓轩的铁杆粉丝,而且还是很铁的那种。

    小小的露一手,就让在场的人都感觉到吃惊,因为他们清楚能来到现场参加医学交流会的人,都不是般的人,刚才的希尔,他是O洲一位著名的医学家,他的论文在国际上引起的反响都很大,但是他对于自己父亲的病情,却没有一点的办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