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94章这是怎么回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倒是他的同伴,自从他砸向叶皓轩第一拳开始就倦缩在当场了,直到他打累的时候,他的同伴也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哦,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汉考斯,你怎么了,天啊,我明明是打这家伙的,为什么他一点事情也没有,为什么受伤的人是你?黑人吃惊的说。

    但是他的同伴早已经昏迷过去了,他不可能在回答自己的问题,而叶皓轩若无其事的吹着口哨,他有些无耻的笑道:你们记着,我会起诉你们的,你刚才砸在我身上的这些拳头,我会加倍的还给你们。

    哦,天啊,我不敢相信,这个就是你们号称自由,民主的镁国?这和我想像的不太一样,我来到这里,是为了把我的医术带给你们的国家的,可是你们竟然这样对待我,你们伤害了一个人的民族感情,我觉得我这辈子也不会在爱了。

    叶皓轩一幅受伤的样子让凯琳恨的牙痒痒的,但是对于这个无赖,她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她只得咬牙切齿的把叶皓轩带到警局,到那以后在慢慢的跟他算账。

    说真的,自从来到镁国以后,叶皓轩还是第一次来到警局这种地方,不过他也没有看出来这个地方与国内的那些地方有什么区别,一样的阴森,一样的灰暗,一样的是一个很小很黑的屋子里,里面放着一盏灯,而且这盏灯十分的黑。

    啪……凯琳直接打开了叶皓轩跟前的那盏灯,本来昏暗的小屋子里现在显得更加黑暗了,照的叶皓轩双眼都有些睁不开了,好一会儿,他才适应了室内的光线,他抬起头,只见凯琳和一个警察坐在他的对面。

    哦,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叶皓轩不免有些来气,这个女人是真的和他对上了,他发现自从到了镁国以后,没少受过女人的气,也没少受过女人的白眼。

    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但关键是他感觉现在对女人的抵抗力有些吃不消啊,这些女人们都隐约的能把他给拿的死死的。

    不干什么,你自己做过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凯琳甩出了一叠档案道:你涉嫌谋杀,所以我们要用谋杀罪琮控诉你,而且前天晚上,你袭警,袭击的对像就是我,这一点,你是无法抵赖的。

    哦呵呵,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叶皓轩笑了,他淡淡的说:我不知道我哪方面得罪了你们,也不知道我来到这里到底触犯了哪些人的利益,以至于你们这些人这样疯狂的针对我。

    你说我袭击了你,你说我涉嫌谋杀,你要拿出证成来。叶皓轩道:否则的话我是不会认的,我想你们镁国警察,不会血口喷人吧,硬要把这个罪名安到我的头上来?

    你还记得我吧,前天晚上,我们见过的。凯琳盯着叶皓轩淡淡说:我想你不能否认这个吧,否则的话你就太无耻了,我这么一个大美女,你前脚见过,后脚就马上忘记了?

    哦,说真的,今天我是和你第一次见面。叶皓轩果然很无耻的说,他双手一摊道:我们之前见过?我完全不记得了,或许这位女士,我可以帮你看看你的精神方面有没有问题,我是一位中医中医虽然对于治疗精神方面的疾病不是太擅长。

    但是我与别人不同,我觉得我能治好你的精神,你的问题可能是因为压力太大造成的,哦,让我想想,你以后得怎么样减轻你的压力才行。

    呵呵,你果然很无耻,你或许可以选择性的无视我,不过你这张脸,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凯琳咬牙切齿的站起来,她双手扶在桌子上,恨恨的盯着叶皓轩道:你这张脸,我永远也不会忘的。

    你确定,你见过我这张脸?叶皓轩愣了愣,他有些不相信的说。

    我很确定,我的确是见过你这张脸,而且你这张脸就算是化成了灰,我也记得。凯琳咬牙切齿的说。

    那你肯定是记错了。叶皓轩肯定的说:我这张脸是属于大众脸来着,很多人都说他们仿佛在什么地方什么地点见过我。

    不过我确确实实的是不认识他们,也或许,是我这张脸长的实在是太帅了吧,因为那些说见过我的人,大部分都是女人,包括你。

    叶皓轩的话很无耻,他把凯琳说的直翻白眼,不过她还是强行忍住没的爆发,因为在审讯室里面,是不允许对犯人动手的,而且旁边有摄像机一直

    摄着像。

    凯林突然有眼恨那些所谓的人权卫士来了,他们在街上游行,指出警察局暴力是阻碍社会发展进步的主要原因,所以镁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审讯犯人的时候也会在室内装一个监控器。

    如果犯人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或者说是他们提出了抗议,一般来说最高法庭就会调出这些监控,来证明那些警察的行为是不是检点的。

    因为有这玩意在,所以凯琳不可能把叶皓轩怎么样了,但是现在这家伙脸上的笑意,真的很讨厌,凯琳咬牙切齿的看了叶皓轩半天,她终究还是没有忍住。

    她对自己身边的那名警员道:你出去一下。

    哦,凯琳,这有些不符合规矩,因为我们这里有规定的,审讯的时候,必须有两个以上的人在场的,而今天我们两个人审他,就已经违规了。那名警察摇摇头道。

    我说,出去。凯琳的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她的目光让那名警员不自由主的感觉到有些心虚,对于凯琳的鼎鼎大名,他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的,他也知道这个上司的脾气,一言不合就动手,上一次,她把一位犯人的蛋蛋给踢爆的事情还让这警员心有余悸。

    他站起来,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凯琳也不说话,她现在不想对叶皓轩讲任何一句废话,她走到了摄像机的跟前,伸手把摄像机关了。

    哦,你这是想干什么?叶皓轩有些吃惊的看着凯琳,他有种不详的预感,凯琳这动作,和国内某些时候遇到的坏警察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的。

    嘿,你不能打人,这是犯法的,我有我的权利,尽管我不是你们的公民,但是我也应该享有应有的仅利。叶皓轩有些不确定的说。

    这个女人不怀好意的笑意,他可不会认为是想和自己在警察局里发生一段超越友谊的肉体关系的,不错,镁国的女人是比较开放,但叶皓轩并不认为她们开放到这种程度。

    啧啧,不过这个女人的身材还是相当不错的,如果她真的想那啥,叶皓轩在犹豫着自己到底是拒绝呢,还是该拒绝呢?

    不过看她的表情,她豁出去把自己揍一顿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一些的。

    呵呵,你说呢?凯琳冷笑了一声道:在我们镁国,警察是不准动用私刑的,但是原谅我,我真的有些忍不住了,我想揍你,我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想揍过一个人。

    呃,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叶皓轩有些弱弱的说:你们镁国,可是一个讲法律,讲人权的地方,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你会犯法的,不要以为你这样做会人不知鬼不觉的,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叫做没有不透风的墙,也就是说,你做的事情,总有一天会有人知道的。

    无所谓,知道就知道吧。凯琳冷笑了一声,她凑近了叶皓轩,她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一根皮鞭,她不怀好意的看着叶皓轩,不时的抽动着自己手中的皮带。

    我们还是谈谈你身上的疾病吧。叶皓轩笑了笑道:十人九病,你的身体已经患上了严重的职业病。

    哦,我想这些事情与你无关,如果你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那就最好老实点,眼前的这几个人,告诉我,你真的不认识吗?凯琳道。

    不认识,他们是谁?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叶皓轩一脸的茫然,他装逼的样子真的让人恨的牙痒痒的。

    呵呵,好吧,既然你这样不配合,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凯琳冷笑了一声,她决定要给这个家伙一点颜色瞧瞧,她猛的抽动着手中的皮鞭,对着叶皓轩猛的抽了过来。

    啪……她这一鞭没有落空,但是她手中的鞭子被叶皓轩抓在了手中,而原本铐在叶皓轩手上的三四幅手铐早已经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你……你……凯琳真的说不出话来了,她千料万料,在怎么料也没有料到叶皓轩竟然会这么难缠,那可是手铐啊,不是玩具,可是这么多的手铐在叶皓轩的手里,甚至连玩具都不如。

    呵呵,既然你把室内的东西都关了,那就怪不得我了。叶皓轩笑道:你之前和我交过手,那天晚上,你也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可是你为什么还这么粗心大意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