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08章没兴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兴趣。

    还没有等他说完,兰茜就直接拒绝了这家信的提议。

    哦,我感觉到很受伤。皮尔捂着自己的胸口,他有些痛苦的说:你为什么不等我把话说完就直接拒绝了我?我从来没有让人这样无情的拒绝过。

    皮尔,感谢你的小船收留了我,但是你清楚,我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如果你尊重我,就让我和医圣谈谈好吗?我有些事情想请他帮忙。兰西道。

    好吧,好吧,我给你们留一点自由的空间。皮尔无奈的摇摇头,他有些羡慕的看了叶皓轩一眼,他觉得这家伙很有艳遇啊。

    他向叶皓轩施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可以尽情的疯狂,然后他便走了下去。

    除了苦笑,叶皓轩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他也不明白,兰西对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两个人并不是很熟啊。

    今天,十分感谢你救了我。兰西的语调一变,她用纯正的华夏语和叶皓轩讲起话来了,如果不是看着她的模样是一个混血儿,叶皓轩甚至会把她给当成一个纯正的华夏人。

    你的华夏语讲的不错啊,跟谁学的?叶皓轩笑了笑道,他接过了一名佣人递上来的一杯红酒,你是混血儿吧。

    是的,我是混血儿,我的母亲来自于华夏,我的华夏语,也是她教给我的。兰西也接过了一杯酒,她向叶皓轩摇摇一举道:感谢你,今天救下了我,否则的话我可能已经葬身大海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极限挑战。叶皓轩喝了一口酒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喜欢追求刺激,喜欢突破极限,但是有些时候,身体真的不是这么玩的,你这样不顾一切的突破自身的极限,其实对你自身的伤害也是很大的。

    而且,大自然是世界上最无情的,你每次所挑战的地方,其实都面临着极大的危险,我想你也亲眼见识过自己同伴因为失手所造成的后果吧,奉劝你一句,命是自己的。叶皓轩道。

    我之前加入过一个极限挑战的小队。兰西端着酒,她端详着手中猩红的酒液,幽幽的说:这个小组,可以说是能挑战世界的,他们在最险的地方进行摩托越野,也在最高的塔上进行蹦极,他们甚至在珠峰上面最危险的地方滑雪。

    而我跟他们一起,刷新了一次又一次的记录,我们这个小队,被称之为死亡小队,或许你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人,你不会关注这些,如果是喜欢极限运动的,他们一定听说过这个小队。兰西道。

    是的,我们的圈子不同。对于她的话,叶皓轩深有感同的点点头道:圈子不同,所以我们接触的东西也不同,你所说的那个小队,现在还存在吗?

    不,已经不存在了。兰西摇摇头道:他们有些人因为在挑战极限的时候失手落入火山口,尸骨未存,有些人则是被摔的终身残疾,有些人退出,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了。

    哦,人的想法是会随着年纪的增大而变化的,我想那些人,他们现在已经厌倦了极限挑战时的惊险,他们的心,也没有初时那样的刺激了,他们只想过安逸的生活,不是吗?叶皓轩笑道。

    是,他们有引动人,是想过安逸一点的生活。兰西道:总之,我现在感觉到有些孤独。

    那为什么你还一次次的挑战极限呢?叶皓轩看着兰西道:我觉得,你绝对不仅仅是参加极限那么简单吧。

    你是医圣,难道你看不出来我身体的问题吗?兰西看了一眼叶皓轩道:我有病。

    你有病?叶皓轩微微的一愣,他有些见鬼似的看着兰西,看了半天,他还是没有看出来她到底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来。

    恕我直言,你的病,是心病吧,我的医术,虽然达不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但我懂得望气,你的身体到底有没有问题,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很不巧,我刚才看你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你的身体有什么异常的地方,这是怎么回事?

    哦,我的病,是家族遗传了。兰西喝了一口酒,然后把手中的杯子抛向了大海,她淡淡的说:我外波,是在三十三岁的时候去世,原因不祥,没有一点征兆的就去了。

    我母亲,同样是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去世的,那时候,我只有十多岁。兰西道:她临死前,说我们家族是有这种病的存在,我活不过三十三岁。

    你今年多大了?叶皓轩有些惊异的看着兰西,他抓住她的手腕细细的感受着她脉像中的变化。

    二十八了。兰西道:或许在过几年,我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她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人对于未来的事情,是十分可怕的,尤其是在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之后。明明知道自己哪天会死,但是偏偏又无法改变什么,只能眼睁睁的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看着自己距离死亡越来越近,这种死法,是最残忍最痛苦的。

    兰西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她知道自己哪天会死,但是她又无法改变什么,她很痛苦,所以她就用极限挑战,一天天的来麻木自己,或者说是逃避死亡带给她的恐惧。

    我看不出你脉像里面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叶皓轩把了片刻脉后,他若有所思的说:你母亲的死因,同样不明吗?

    同样,不明。兰西摇摇头道:我父亲是一位法医,母亲的突然过世,带给他的痛苦是十分大的,他决心找出来原因,所以他对母亲进行了尸检,但是结果却是一点原因也没有。

    这就有些奇怪了。叶皓轩皱着兰西道:就算是家族遗传的原因,我也一定能找出问题的,但是现在,我找不出来你血脉上一点问题。

    连你,都没有办法了吗?兰西的神色有些失望:之前,我听说你有起死回生的医术,我觉得你能帮我,可是,现在连你也没有办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