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73章吹出来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是医生啊。叶皓轩笑道:你真的以为,我医圣这两个字就是凭空吹出来的吗?呵呵,你这个病,从一出生开始就缠绕着你,春夏的时候因为花粉过敏,所以你最不喜欢这些季节。

    你用一种最新产的药控制着你的病情吧,但是这种药,只能控制不能根治,而且它对你哮喘的治疗性会越来越差,而你也会越来越依赖它,你用量也会越来越大,直到最后,这种药控制不了你的病情,结果会导致你病发身亡,你的父亲就是这样过世的,我说的对吗?叶皓轩道。

    你……你太可怕了,你是魔鬼,你一定是魔鬼,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病情的。法兰克有些惊悚的看着叶皓轩。

    给你讲过很多次了,我是医生。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治好你的病。

    我愿意相信你。法兰克脱口而出道:只要你治好我的病,你让我怎么样都行。

    傻逼,很久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傻逼了。叶皓轩有些生气的说:你相信我的医术,你还黑我干什么?你特妈的把我往死里黑是什么意思?

    我,我也是受人指使的。法兰克终于低头,他肯说实话了。

    哦,你现在肯说实话了,那你说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如果你的回答让我满意的话,我就把你的病治好,怎么样?叶皓轩道。

    求你。法兰克带着恳求的神色看着叶皓轩道:那个人的势力太大,我得罪不起,你们做医生,给病人治病是天职,仇人也好,但只要他是病人,你就以义务把他治好。

    傻逼,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以道德制高点来控制别人的傻逼。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你特妈的都要把我往死里黑了,你还要我不计前嫌的给你治病?我看你真的是病的不轻啊。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一口饭吃,你知道,我们这些社交网站就是指望这些生存的,我本人对你真的没有恶意,我请求你看在我是一名病人的份上,不给我计较好吗?只要你治好我的病,我保证这件事情不会在有任何发展。法兰克说。

    你要弄清楚,现在是我们占了上风。叶皓轩笑了,这傻逼真的是猴子派来的逗逼吗?现在自己这边占了上风,华夏的网络推手,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让他们来对付这些刚刚有网络营销意识的老外们,简直就是欺负他们,这家伙不会真的以为他还能翻身吧。

    我可以给钱,只要你治好我的病。法兰克道:因为我发觉,我发病的频率越来越快了,正如你所说,我对这种药的依赖性也越来越大了,只要你能把我的病治好,一切都好说。

    你觉得我是缺钱的人吗?叶皓轩像是看傻逼一样的看了这家伙一眼道:我只想确认一下,是谁在幕后黑我,只要你给我一个名字,我就放过你。

    不不不,你不知道那个人的残忍之处,你也不知道他的势

    力大的地步。法兰克摇头道:如果我敢泄露他一点秘密,他会毫不犹豫的让我消失的。

    真可怜,你竟然和这种人做交易。叶皓轩有些惋惜的说:也真是拼了,为了钱,你真的是不择一切手段啊。

    我们现在可以谈谈,冲着你的医术。法兰克平静了下来,他看着叶皓轩道:我觉得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深仇大恨,所以我们还是能讲和的对吧。

    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成那种善良之辈,那你就错了。叶皓轩笑了笑道:我告诉你,其实我发起狠来,要比那家伙难缠的多了。

    哦,不敢想像,一个医生会有多狠,毕竟医生是救人的。法兰克道。

    是吗?医生中救人的?叶皓轩笑了,他右手虚空向前一点。

    法兰克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猛的一滞,他的呼吸瞬间变得不顺畅了起来,他按住自己的胸口,坐倒在椅子上,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了。

    他的手哆哆嗦嗦的伸向自己的胸口,他想把药给拿出来,但是他的手实在是抖的太厉害了,啪的一声,他的药掉在了地上。

    叶皓轩捡起了地上的药,他有些惋惜的说:其实,这种药救你的同时也是在慢慢的要你命,呵呵,我有些为你悲哀,明明这种病,可以治好,可以让你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可是你偏偏要选择这样路,你让我怎么说你呢?说真的,我有些为你悲哀啊。

    药,药,救我……法兰克感觉自己几乎要窒息了,他努力的向叶皓轩伸出手,希望叶皓轩手下留情。

    哦,我真的很想救你的,真的。叶皓轩有些惋惜的说:但是你不配合啊,你背后的那家伙会要了你的命,但是我同样会要了你的命,而且我要了你的命之后,你们的警察根本查不出来一点原因,他们只会认为你是自然死亡。

    那个人叫梁盈,是他,我都是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事的,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医疗部议员,他叫,做电弗兰德,我该说的都说了……快,快把药给我。法兰克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他的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真的要死了。

    早点说嘛,如果早点说,我们也不至于会走到这一步,你说是不?叶皓轩笑了笑,他直起了身子,盯着法兰克道: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我要你做我的狗,你同意吗?

    把,把药给我,我就是你的狗。法兰克急促的呼吸着:你让我咬谁我就咬谁,快,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叶皓轩把药丢回给了法兰克,这家伙一把抓过药瓶子,对着自己的鼻子喷了两下,喷完了之后,他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

    呼吸顺畅了,法兰克有些无力的坐倒在地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你说的那家伙,他平时都是在哪里和你见面的?叶皓轩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