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92章杀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个想管管闲事的老外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说真的,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的人,他骂了一声该死,然后转身匆匆的离开,不过他边走边打着电话,似乎是不肯和叶皓轩罢休。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叶皓轩等那老外离开,他转过身冷冷的盯着凌霄,他的眼神里杀意四起。

    混蛋,离我远点。凌霄生气的怒叱道。

    呵呵,现在你在我手里,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叶皓轩笑了,他凑近了凌霄耳边道: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老实一点,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任务,我保证不会有人知道,但如果你不说,我保证你完成不了这个任务。

    有本事,你把任务从我嘴巴里撬出来啊。凌霄突然不挣扎了,她冷冷的盯着叶皓轩道:我本来是好心提醒你一下,但是你却这样对我,行,叶皓轩,我记住你了。

    不要逼我用搜魂术。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你也知道我是什么人,如果逼我逼急了,我保证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

    就是那里,看,那个女孩遭人胁迫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叶皓轩回头一看,却是刚刚离开的那名老外现在又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数名保安,那几名保安拿着警棍,向叶皓轩跑了过来。

    叶皓轩,你最好放开我,不要把这件事情闹大,毕竟你我的身份如果公开,或者说我的身份被查出来,对你也没有好处。凌霄喝道。

    我保证,他们不会找我们麻烦的。叶皓轩突然邪邪的一笑,他揽过凌霄,猛的吻了上去。

    凌霄有些懵了,她不知道叶皓轩这是玩的哪一出,更重要的是,她是第一次被人吻,她的初吻,初吻啊。

    一时间她感觉到天旋地转,她拼命的拍打叶皓轩,想把这混蛋从自己身边推开,但是她的手却很无力。

    最后,她也不反抗了,因为她知道,反抗是没有一点用处的。

    噢,老兄,你是不是弄错了,这两个人是"qing ren"。为首的保安见此情况,连忙停住了脚步。

    不不,他们刚刚明明。那名老外拼命的想解释。

    "qing ren"嘛,有些时候闹些小矛盾,打打闹闹的,也是正常的,老兄,你是不是该找个女朋友了?我觉得,你有些大惊小怪啊。那名保安耸耸肩膀,他把自己的警棍收起来道。

    靠。男人爆了一句粗口,但对于眼前的情况,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几位,有问题吗?叶皓轩一阵猛吻,他终于松开了凌霄,他看着那一群保安,露出了一幅迷惑的神色。

    不不,这是一场误会,老兄,但愿这不会打扰到你,实在是不好意思。保安挥挥手,一群人转身离开。

    混蛋,无耻,下流,流氓凌霄被松开了以后,她一连串经典的骂声从嘴里传了出来。

    她恨不得一把掐死叶皓轩,这混蛋竟然当着这么

    多人的面强吻她,而且这是她的初吻,初吻啊,她现在几乎恨透了叶皓轩。

    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吧。对于自己刚才的无视,叶皓轩似乎是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他松开了凌霄道。

    休想。凌霄怒道:你刚才的举动,就算是我把任务烂到肚子里,我也不会对你讲的。

    如果你感觉到吃亏的话,现在可以反吻过来,我是不介意的。叶皓轩淡淡的说。

    想都别想。凌霄怒道:叶皓轩,你等着吧,你会遭报应的。

    好好,我会遭报应的。叶皓轩一点头道:但在我遭报应之前,你能不能把关于我的事情告诉我?

    别说你一个字都不对我说,你知道我的手段的,我可以折磨的你欲仙欲死,如果你的嘴实在是太硬,我还有搜魂术,如果你不想变成一个又傻又痴的白痴话,那就最好老实点,我是一个耐心有限的人。叶皓轩道。

    你是打定主意不放我走了?凌霄盯着叶皓轩道。

    至少,在你告诉我关于这件任务的事情之前,我是不会放你走的。叶皓轩固执的说。

    那行,今天我不走了,我留下,我也可以告诉你所有的事情,但前提是,你得请我吃饭,向我道歉。凌霄想了想,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

    这个,你确定没有问题的话,那就没有问题。叶皓轩双手一摊,他有些无奈的说。

    一个小时以后,两人面对面的坐在一家西餐的餐厅里,凌霄不怎么点吃的,她一口气点了好几瓶酒。

    你心情不太好啊?叶皓轩看了凌霄一眼道:如果实在不好的话,可以对我讲讲,最起码,也算是一个倾诉的对像。

    我心情不好的原因,都是因为你。凌霄盯着叶皓轩,她怒道:我在你手里栽了个大跟头,你让我的任务变成了乱七八糟的一坨你知道吗?

    这个……叶皓轩有些尴尬的说:我还真的不知道,但是谁让你没事来招惹我呢?你明知道我不好招惹。

    凌霄不说话,她瞪了叶皓轩一眼,然后接过了服务生手中的酒,打开了一瓶,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然后一口灌了下去。

    我觉得你还是有情绪的。叶皓轩看着凌霄道:从你喝酒的姿势就看出来了,你的情绪,绝对不会是因为我的原因,说说吧,到底是为什么?

    叶皓轩,你有没有很认真的相信过一个人?凌霄反问叶皓轩道:就是那种很相信很相信的?

    有过,人嘛,这辈子谁没有过知心的朋友?叶皓轩笑了笑道:但我相信的那个人,不是朋友,而是亲人,因为也只有亲人,才是最值得相信的。

    对啊,只有亲人,才是最值得相信的。凌霄喃喃的说,她又倒了一杯酒,然后喝了下去。

    你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如果有的话可以对我说说,我说不定可以为你排忧解难的。叶皓轩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