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21章你说什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说什么?卡兰的脸色瞬间变了,的确,他的这一嘴胡子长的实在是太浓密了,浓密的让人感觉到有些恐怖。

    但因为他的身份特殊,他取得的成就不凡,所以没有人敢当面嘲笑他的胡子,他也尽量的去忽略自己的胡子给自己带来的困扰,但是叶皓轩这个嘴巴上长毒的家伙毫不客气的指出了自己胡子上的缺点,这让他心中十分的不爽。

    我说,你的胡子长的太浓密了,而且你自己也是医生,你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刮你的胡子,但是每天刮,每天长,你不觉得这有些奇怪吗?叶皓轩冷笑道。

    一个人的毛发有些浓密,这是强壮的特征,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卡兰冷笑了一声道:你信不信,我一晚上同时和你们华夏十个妹子一起玩,而且不带喘气的。

    吹牛逼是要上税的。叶皓轩鄙夷的看了大胡子一眼,他笑道:吴老,男性方面你是专家,你看看,这家伙与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

    我看看。吴老知道叶皓轩既然这么说,这家伙就一定有点问题,他眯着眼睛看向卡兰,看了片刻后道:没有把脉,不能准确的说出他的身体情况。

    但是叶医生你这么一说,我真的看出点问题,他的胡子的确是长的有些太浓密了,本来西方人,毛发比较旺盛,这也是正常的。

    可是这家伙不一样,他浓密的有些太过分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眼眶深陷,说话的语气中气不足,这明显就是肾阳两少的状况啊。

    什么叫做肾阳两虚?艾莉有些好奇的问道,她对中医十分的感兴趣,只是她的中文刚刚学好,还没有来得及去研究中医。

    也就是说肾虚吧,而且他虚的和正常人不一样。吴老皱着眉头道: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人的"xi yu"比较强,他说的夜御十女,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我想绝对持久不了多少,现在网上有句话叫做‘秒射’我觉得说的就是他这种情况吧。

    虽然说这两个字说的有些夸张,但是我我得用来形容他在贴切不过了,因为他每次绝对持续不过一分钟,正是因为这样,才造成他的身体虚成这样。

    哎,可惜啊。吴老说着惋惜的摇摇头道:不知道节制,最后的后果只能自己承担了,我不相信他还能坚持多久,我觉得他离真正的阳萎,恐怕也就不远了。

    啊,叶,吴老说的是真的吗?艾莉吃了一惊,她看向了叶皓轩,她不太了解中医对于男性方面的诊断,不过吴老所说的话,她也听出了八九不离十来,她听清楚吴老的意思,就是说这大胡子可能会不举。

    哈哈,吴老说的十分对。叶皓轩点头道:毛发旺盛,并不是代表你某方面能力强,我们中医有句话叫做物极必反,当一件事物表现的太过于优秀,这反而正是这些东西不正常的地方。

    你们胡说,你们在胡说,要不要我证明给你们看。卡兰尖叫了起来,但是满脸通红的他明白,对方说的一点也不错,他的确是有那方面的毛病,而且还挺严重的。

    哦,我们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最清楚吧。叶皓轩笑道:我们华夏人哪里都好,但是有一点就是太爱说实话了,这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是一种伤害,如果伤害到了你,那对不起了,我们也是无意的。

    你……你……大胡子大怒,他怒气冲冲的跑过来就要和叶皓轩理论一番,但是这个时候病人的家属卡尔发话了:够了,现在我父亲正在病床上,可是你们却为了你们自己的一已私欲在这里争,有没有人把我父亲的病情放到眼里?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事情,我让你们统统都滚蛋。

    卡尔这一发怒,大胡子也不敢哼声了,因为他们知道卡尔确实是有这个实力,而躺在病床上的这个老人,身体也确实不能出一点问题,如果真的在他们这里出事了,他们世界医学协会的招牌砸了不要紧,而且他们极有可能还会为此而付出代价。

    卡尔先生,我们一直在努力的排查问题,但是请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一定会弄清楚你父亲的身的。金朴昌带着讨好的笑容走上来。

    我觉得,世界医学协会要清理一下了。卡尔怒道。

    他现在正为父亲的病情心烦着呢,整整七个小时了,父亲的情况没有一点好转,更重要的是这些人甚至连病因也没有查清楚,所以他十分的震怒。

    像卡尔这种人,他身边一向是不缺乏拍马屁的人的,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心情不好,而这家伙不好好的给父亲看病,只会跑上来拍马屁,这让他登时火了。

    我一直认为,世界医学协会的人,都是精英,这里汇聚了这个世界上最的人才,但是我现在才发现我错了。卡尔盯着金朴昌道:我今天才发现,这里会拍马屁的人,比会干实事的人多了去了。

    不不,卡尔先生,我一直在努力,我一直在……金朴昌连连摇手,他努力的想解释点什么,但事实上,对于卡尔父亲的病情,他确实爱莫能助,所以他只能在一边拍拍马屁,刷刷存在感了。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对你们这个团队真的失望透了。卡尔怒道,他转身向叶皓轩说:叶,我知道,你是医圣,我看过有关于你的事迹,我也很崇拜你的医术,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我父亲的病情……拜托了。

    卡尔深深的一鞠躬,他是带着很大的诚意的,因为他知道老爱尔对他们家族做出的贡献,他也清楚如果父亲真的出事,他们会面临着怎么样的一个局面,但对于父亲的突然晕倒,让他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所以他带着很大的疑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