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25章怎么样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边站着的中年人是梁倩的父亲,因为医院已经下了一次病危通知书了,所以他要寸步不离的守着这里,生怕出了什么意外的时候他不在父亲的身边。

    梁先生,梁老的身体状况,我们已经评估出来了。那名头发花白的专家扶了扶眼镜道。

    怎么样,秋医生我爸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那名中年人叫梁震,是梁倩的父亲。

    早点料理后事吧,梁老现在是属于心脑血管一类的疾病,因为年纪大了,所以这种病发作起来的时候,没有一点征兆,所以现在,他醒过来的机率很小。

    另外他的心功能大幅度的减退,已经频临到一个临界点,所以随时都有可能会去了。头发花白的秋医生摇摇头,判定了梁老的死列。

    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梁震还有些不死心的问道:我爸之前身体没有一点状况的,他一直很好的,怎么就突然成这样了?

    秋医生很显然是一个十分没有耐性的医生,他懒得现那些无知的凡人们解释人的身体机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对方的身份太高了,所以就算是他没有耐性,但他也不得不忍着他的臭脾气不厌其烦的解释。

    以梁老的年纪,其实身体到了这一步,已经算是高龄的了,因为到了一定的年龄,人体的机能就会退化的厉害,有些时候,老年人看起来很健康,但是病说来就来,病来如山倒,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梁老的年纪在这里放着,而且他本人平时身体本来就不是太好,所以有这种局面,也是属于正常的。秋医生扶了扶眼镜道:所以,梁先生,你们还是早做打算吧。

    爸…梁倩走上前,她拉着梁震道:我找来了一名医生,让他给爷爷看看吧,这个医生的医术很高,他一定会有办法让爷爷醒过来的。

    倩倩,你怎么来了?梁震刚才太投入了,他这才看到了女儿。

    爸,让他试试吧,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梁倩指着叶皓轩道。

    不好意思,这位是?一边的秋医生怒了,他觉得梁家的人太不识抬举了,在粤地,他就是医疗界的一把手。

    而且他也有一个怪脾气,那就是别人如果找到他看病,那就不能在找别人,他把人治死治活都行,但是你不能让别人插手。

    这种自负,简直就是装逼,连叶皓轩都不曾有这样的规矩,这家伙发表过论文,做过几台成功的手术,就飘飘然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就是粤地第一人。

    我姓叶,我叫叶皓轩,你是秋凌秋医生吧,久仰了。叶皓轩笑了笑,他是带着很大的诚意和这家伙谈谈的。

    毕竟这货在医疗界还是有点名声的,虽然名声不及叶皓轩,但也算是一方人物,叶皓轩热情的伸出手,但是当他刚刚伸出手的时候,秋医生把自己的手向后一背,他瞟了叶皓轩一眼,根本没有一点和叶皓轩握手的意思。

    叶皓轩有些尴尬了,他讪讪的收回了手,虽然现在他把诸事看的很淡,但是这家伙这样,他还是感觉到有些恼火。

    这家伙从他一进门就是一幅腆着逼脸的样了了,好像是谁欠了他几千万似的,你妈把你生下来你就这么一幅逼样吗?

    叶皓轩?梁震微微的一愣,这个名字,他听着多多少少有些熟悉啊,他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我们是不是认识?我听你的名字,有些熟悉。

    不认识。叶皓轩摇摇头,他微微笑道:可能是因为我的名字太大众化了吧,所以你听多了。

    梁先生,你们这样做,让我很为难啊。秋凌黑着一张脸在一边发话了。

    秋医生,怎么了?梁震问道,他知道秋凌,因为在粤地,秋凌的名声比较大,所以一般的医生,都会多多少少的给他点面子。

    梁先生,我想你知道我的规矩吧。秋凌冷哼了一声道:我的医术,在粤地排第二,就没有人敢排第一,所以我也有一个规矩,那就是请我看病的人,以后不能在请其他的人看病,这个规矩你知道吧。

    这个,我听说过,但是秋医生,我觉得,多个人的智慧,总要比一个人好的。梁震道。

    呵呵,那你就是对我的医术不信任,你既然对我的医术不信任,那你还找我干什么,你早点直接把这毛都没有长齐的家伙找来不就得了?

    你确定,这家伙是一个医生?你确定,他配当一个医生?叶皓轩简直都有些懵逼了,他貌似和这家伙没有多大的仇恨吧,自己一出现,他就这样呛自己,难不成他真的以为自己是来抢饭碗的?

    我怎么就不是一个医生了,你刚才也和我打过招呼,你也知道我是谁。秋凌一脸不屑的看着叶皓轩道:你这种人懂不懂规矩?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所说的规矩是什么,我是听说过你,但是我没有听说过你的人品居然败坏到这个地步。叶皓轩摇摇头道:真的,你简直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啊。

    呵呵,我的规矩就是,找我看病的人,就让我看,别人不能在来,信不过我的医术,滚一边去,我没有求着你来。秋凌冷笑了一声道。

    哪怕是你根本没有一点能力把病人的病治好,你也不许别人介入吗?叶皓轩笑了,很久没有见过这么自以为是的傻逼了,连装个逼都这么清新脱俗的。

    被我判定了死刑的人,是救不回来的,一句话,我治不好的人,你同样治不好。这家伙把脑袋一昂道:病危通知书是我下的,所以这个人能不能活,我心里有数。

    你有什么资格判定一个人的死亡?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说真的,我见过自以为是的人多了去了,但像你这样的傻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说谁是傻逼?你是不是不想在这一行混了。秋凌大怒,他没有想到在粤地,还有人敢这样对他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