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93章血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间秘室之中,玄无涯负手而立,这间秘室是在一处绝峰上建立着,下面是万丈深渊,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的云雾之山,就好像是站在仙境一般。

    或许整个华夏,只有玄无涯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巨孽,才会有如此的享受。

    静立了良久,似简朴是感觉时间已经到了,玄无涯缓缓的转过了身,盯着秘室中神坛上的一溜烛光。

    现在神坛上,有一溜十八根手臂粗的蜡烛,这些蜡烛,大部分都未点燃,只有最靠右的两根蜡烛还在亮着,而且其中一根蜡烛还忽明忽暗。

    这些蜡烛上都无一例外的刻着一些名字,凌云,凌心,凌越……直到最后两根还亮着的蜡烛,最后两根赫然是凌战和凌霄。

    凌战的那根蜡烛,忽明忽暗,似乎随时都能熄灭,唯有凌霄的那根,看起来很亮。

    这些蜡烛,是凌字派小辈的本命烛光,玄无涯秘密成立凌字小派,这是他真正的心腹,而这些蜡烛,则是那些人的本命烛火。

    这些已灭的,是代表这些人已经死去,不是一般的死,而是神魂俱灭,彻底消失在三千世界这种死法。

    凌战的本命烛火,时明时暗,好像随时都要熄灭,玄无涯剑指并起,他盯着凌战的本命烛火,然后他突然猛的向前一指点出。

    咻的一声响,一抹蓝色的光华骤然出现在烛火上,紧接着,凌战的虚影,出现在了蜡烛之上,这是他的元神。

    玄无涯已经是一只脚踏入玄道的人,他已经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凌战只需要保持一点元神不灭,只要玄无涯付出一点代价,就能让他起死回生。

    师父。凌战又惊又喜,他在一个黑色的漩涡之中呆了很久,那个地方,没有一点亮光,只有黑暗与恐惧,在他几近绝望的时候,玄无涯终于是想起来他了。

    他又惊又喜,他觉得,师父这是来救自己了。

    你在那边,可好?玄无涯淡淡的说。

    师父,我不好,我冷,我怕,这里什么也没有,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时间,一切都是静止的,救我。凌战惊恐的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玄无涯淡淡的说。

    师父,我败露了。凌战心虚的低下了脑袋道:叶皓轩那混蛋,他太狡猾了,我没有想到……

    别为你的无能找借口。玄无涯冷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凌战的话。

    师父,我……凌战低下脑袋,他现在一句话也不敢说,的确,他是有些太无能了,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办砸,而且还顺带着丢上了自己的一条性命。

    呵呵,凌字派一十八人,现在只剩下了凌霄一个人,你们,可真的为我长脸啊。玄无涯笑了,他冷冷的盯着凌战道:你说,我怎么处置你呢?

    师父,饶命……凌战不自由主的打了一

    个冷战,自己的师父有多严厉,他是知道的,但是他现在真的不知道办才好。

    说个我饶你的理由?玄无涯淡淡的说。

    师父,师妹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师妹了,她被叶皓轩迷惑,她现在已经完全靠向叶皓轩了,如果没错的话,她是不会在回到天宫的,她要去特勤局,你也许不知道,现在龙鳞的人,已经掌控了特勤局了。

    哦,这倒是个新鲜事啊。玄无涯微微的点点头道:龙鳞的那帮家伙们,现在终于耐不住寂寞了?

    师父,你现在正是需要用人的地步,你想办法救我回去,我一定会努力,我一定不会在让你失望的。凌战着急的说。

    你先说说,那些孙子们到底是想干什么的?玄无涯笑道:有点意思了,龙鳞的人接管了特勤局,那是不是说,上面的人,对我已经产生了怀疑?

    师父…毕竟龙鳞,也不是吃干饭的,那帮家伙们成天与我们做对。凌战道:他们总会想着法子破坏我们的事情。

    呵呵,你是想说,这次的事情,是因为有龙鳞人的干预,所以才会这样的,对吗?玄无涯淡淡的一笑道。

    是的,就是这个原因……凌战连忙点头,他现在不顾一切的为自己开脱,不然的话,他不确定自己的师父到底会不会放过自己。

    你真的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玄无涯呵呵一笑,他盯着凌战道:你在外面的一举一动,我都清楚。

    师父。凌战有些惊恐了起来,他硬着头皮看了率无涯一眼,但是他却一点也不敢反驳。

    我的好徒弟,你还是太嫩了点啊。玄无涯有些惋惜的摇摇头道:说真的,你这次出去,有这样的结果,早就在我预料之内。

    师父,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凌战的元神有些不安了起来,它很激动,虽然现在他已经死了,但是他清楚玄无涯的手段,只消他耗损一点代价,自己就能起死回生。

    救你?玄无涯笑了:我耗损十年功力,在加上奇珍异宝无数,费了无数的代价,就为了救活你一个废物吗?

    师父,我可以做你的狗,我可以做任何你想要让我做的事情。凌战哀求道:我只求你救我回来,我求求你了。

    你想为我做事,不一定活着才能做。玄无涯笑了,他右手衣袖一挥,只见密室的另外一侧,赫然站着十多个身材高大的人。

    这些人双目紧闭,看不出来是生还是死,但是他们的额头上,无一例外纹着一个血色的大篆,这个大篆就好像是一个血色纹路一般。

    还有一具,是专门为你留的。玄无涯指着其中一名双目紧闭,额头上没有血色纹路的大汉,他微微一笑道:你不是想为我做点什么吗?那就来这里吧,呵呵,我保证,你在这里也能做的很好的。

    血傀儡,不,不要。凌战嘶声叫了起来,他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这是一种古老的傀儡术,叫做血傀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