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20章乱七八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皓轩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现在抛开一切,能在这里无忧无虑的玩上一段时间。

    他突然有点喜欢起来这个任务了起来,这个任务,能让他暂时忘记在京城那里的一切,虽然最终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要他解决,但是现在嘛,能潇洒一时就算一时了。

    不错不错,这个地方真的不错。叶皓轩大笑道:畅快啊,很久没有这么畅快过了,哈哈,来来,今天我这顿酒,请的心甘情愿的。

    嘿嘿,看来,你以前挺压抑的啊。杨波涩涩的一笑道:不过我觉得,你以前一定是一个贵族。

    怎么说?从哪里看出来的?叶皓轩问道。

    言谈,举止,各个方面都能看得出来。杨波道:跟你说话,你总会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所以我觉得,你一定不是一般的人,一般的人绝对说不出来这种话来。

    你高看我了,我就一泥腿子,而且,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的时间,我就算是现在发达了,也是一代,我也是一个暴发户,称不上贵族。

    话不能这么说。杨波摇摇头道:我感觉,你还是蛮有潜力的,哈哈。

    喝酒,喝酒。叶皓轩笑道。

    突然,叶皓轩一眼瞥见了一边一辆面包车。

    这辆面包车停在这里很久了,现在从车上走下来了两个男人,其中一个人拿着电话说了几句话,然后便打开了车门。

    只见酒吧的门开了,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一手揽着一个女人从酒吧里走了出来,这个女人喝的不省人事,她的脑袋无力的靠在男人的身上,而且在男人的身上蹭来蹭去,不停的呓语着。

    看来事情有些不寻常,叶皓轩冷笑了一声,玩"mi yao"这种人,他向来是不齿的,大家出来玩,泡妹子靠的就是自身的实力,这算什么?

    他一口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喝干,然后拍拍喝得七八分醉的杨波说声要去洗手间,便转身离开了。

    杨波刚才在酒吧里喝了不少的酒,现在他整个人还有些晕乎乎的,根本没有注意到叶皓轩跟着那辆面包车离开。

    哈哈,大哥,还是你厉害,一出手就搞定,这一次,梁少估计要高光坏了。车厢里面,一个大汉看着面包车后排的那个女人,大笑道。

    啧啧,这女人据说是梁氏的经理?真漂亮,妈的,我这辈子恐怕都不能碰一下这种女人,要是我们……

    你们两个给老子闭嘴。副驾驶上那个从酒吧走出来的衣冠楚楚的男人道:这个人,是梁少指定要的人,你们要真的敢碰她一下,我们谁都没好下场。

    老大,我也就说说,我哪敢啊,话说梁少博这小子,艳福不浅啊,仗着他老姐的那家公司,潜了不少的妹子。

    可不是,没办法,人家有钱,这些女人排着队往他床上爬,不过据说后排的这个李茹,有点烈,梁少什么方法都用尽了,就是拿不下她。

    不然呢,梁少也不会出此下策的,梁少这个人我了解,他可是一个向来要面子的人啊,他视自己为情圣,号称从来不会失手的情圣。

    但是这一次,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栽了个跟头,这是他释怀不了的,所以他就不择手段了,用他的话来说,得不到她的心,要得到她的人吧。副驾驶衣冠楚楚的男人道。

    梁少博这货,有点过了啊,据说,这个妹子是他姐最信任的,在梁氏集团里,还担任着不小的职务呢。后面有人问道。

    不管了,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我们只管拿钱办事就行了,我可警告你们两个,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节外生枝,我们自己只管拿钱走人就是了。衣冠楚楚的男人道。

    就在这个时候,开着车的那个混混突然一个急刹,那衣冠楚楚的男人没有防备,他猛的向前一扑,扑通一声撞到了前面的档风玻璃上。

    你特妈的急刹车干什么?做死吗?男人大怒,这一摔可摔的不轻,他的嘴角里都淌出鲜血来了。

    有,有人啊。司机惊魂始定。

    有人就有人,你特妈的撞过去啊。男人大怒,他摇下了车窗,对着前面那条人影吼道:干什么?想死的话去上吊,去卧轨跳楼都行,你特妈的在大马路上干什么?

    前面的人正是叶皓轩,他咧嘴一笑,紧握着的拳头松开了,本来他想,要是这家伙真的不知死活的撞上来,他不介意给这家伙点颜色瞧瞧。

    但是开车的这货有点胆小,停车了,既然停了,那就不为难他们了,一个人揍一顿就是了。

    那名衣冠楚楚的男人还没有骂完,叶皓轩一把抓住他油光滑亮的头发,猛的向地下一磕,扑通一声,那货的门牙被磕掉了几颗,他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来,叶皓轩一脚对着他的脑袋踩了下去。

    砰,这货的脑袋和水泥地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他整个人便晕乎乎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麻痹的你是谁,你连我们年老大都敢打,你想死。车上余下的三个混混大怒,他们打开车门,向叶皓轩冲了过来。

    一拳一个,三拳结束了战斗,叶皓轩顺手把这三个家伙丢到了一边的沟里面,然后他翻身上了汽车。

    面包车的后车厢里,那个女人依然还有些神志不清,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绑了起来,但是她的意志偏偏清醒的很,她用一幅销魂的眼神看着叶皓轩,不停的扭曲着自己的身体。

    很显然,她中的药性很烈,叶皓轩伸手搭在她的脉上,他眉头一皱,自言自语的说:西班牙苍蝇,现在还有这种药能流出来?

    女人突然猛的扑上来,把叶皓轩扑倒在地上,手脚恢复了自由的她扯着自己的衣服,向叶皓轩压了下来。

    叶皓轩一直觉得,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但是这种便宜,他是怎么也不能占的,他反手把女人从自己的身上扯了下来,然后一手制住了她,一只手取出金针,在她身上数个穴位上刺了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