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48章异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地方是一个小胡同,现在这个点,家家户户都闭着门,所以就算想在这里做些什么,多半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干什么?叶皓轩笑了,他伏在了李茹的耳边,轻声道:一男一女,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能做什么呢?

    你敢,放开我。李茹感觉身体都要软了,她对叶皓轩厉声道:你敢动我一下,我会让你后悔。

    我的李大经理,你这种威胁,对我来说,可是没有一点用处的。叶皓轩笑呵呵的说:每个人,都会有秘密的,你说是吧。

    我有我的秘密,你也有你的秘密,我们大家互相保守,井水不犯河水的,多好?可你偏偏要打破这种局面,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

    你想干什么?我没秘密。李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她努力的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她却发现,她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叶皓轩就好像是一个对女人有着致命吸引力的男人一般,自己在他的跟前,根本没有一点控制力,他的手肆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上游着。

    虽然她本能的想推开叶皓轩的手,但是她偏偏又对这种感觉无法抗拒。

    一个心机如此深的女人,没有秘密?叶皓轩笑了:你说的这些谎言,恐怕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让我猜猜,你有什么秘密?

    恩,梁氏集团,是一个不错的集团,而你的好朋友,好闺蜜,又是这里的一把手,她对你很信任,而你,却是在为别人工作。

    胡说,你闭嘴,你在胡说。李茹的脸瞬间变了。

    哦,我还没有说完呢,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叶皓轩笑了:如果没错的话,你工作的对像,一定是对梁氏集团现在的实力觊觎已久,而你,就是一个商业间谍。

    你…你不要胡说,没有这种事情,叶无常,你放开我好吗?我们两个不该是这样的,你放开我,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李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终于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她镇定的对叶皓轩说。

    哦,现在你知道我们两个,要井水不犯河水了?叶皓轩笑了,他松开了李茹,顺手在她高耸的地方拍了一把:早点这样说,我也不会这样占你的便宜了。

    李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她的脸上还有着一丝潮红,刚刚叶皓轩带给她的刺激与冲动,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失,叶皓轩的手离开她身体的时候,她反而感觉到身体像是被抽空了一般。

    她居然盼着叶皓轩继续下去,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的脸便涨的通红,她努力的摇头,把这个想法从她的脑袋里剔除了出去。

    她怎么会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呢?她一个高高在上,向来对男人不屑的女人,怎么会有这种羞耻的想法?

    以后的话,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叶皓轩微微一笑道:你做你的事情,我做我的事情,我们两个互不相欠,不要想着控制我。

    一个看起来在友善的男人,在他的心里,一

    定也藏着一只狼,如果你过过火了,那只狼会冲出来,把你给一口吞下去的。

    叶皓轩警告的瞥了一眼这个女人,然后转身离开,留下了一脸呆滞的李茹在当场。

    王八蛋,我会让你为你今天所做出的事情后悔,我也会让你付出十倍的代价的。李茹几乎是吼出来的。

    刚刚离开的叶皓轩,听到了李茹愤怒的吼声,他不屑的冷笑了一声,这处女人,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一般,以后对她,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不然的话她极有可能会从暗地里扑出来,把你给吞下去。

    沪城中心医院,高级VIP病房里。

    梁佩珊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她又匆匆的赶了回来,看着大伯清醒了过来,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和医生交流了几句,得知大伯的身体无碍,她才算是彻底的放下了心来。

    只是梁伯一直呆呆的坐在当场,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就好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他能动,能吃饭,能睡觉,但他就是一动也不动,不和任何人交流。

    大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你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这到底是为什么?是谁把你害成这样?梁佩珊试着问了几句。

    但是老人的双眼混浊,他根本没有一点反应,对于梁佩珊急切想知道的问题,他一无所知。

    大伯,你倒是说话啊,为什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梁佩珊摇了摇他。

    老人还是一言不发,任由梁佩珊在一边焦急的问着,只有问的他实在是没办法了,他才漠然的摇摇头。

    去,把叶无常给我叫来。梁佩珊站起来道。

    是,小姐。岳佩琪是梁佩珊的助理,和她几乎是形影不离的,她站起来,走了出去。

    然后,刚刚才出去没有走多远的叶皓轩,又被拉了回来,岳佩琪面无表情的开着车,对于身边这个男人,她没有一点好感。

    原因就是几天前的面试上,这混蛋让自己出了个丑,虽然这件事情并不是叶皓轩的原因,但毕竟当着大家的面直接道出这种事,这让她心里始终耿耿于怀。

    我说,梁总找我到底什么事情,你倒是说说呀。叶皓轩看着面无表情的岳佩琪,他也很是无语,其实他清楚,梁佩珊找他回去,为的就是她大伯的病情。

    但是看到这个女人绷着脸一言不发的样子,叶皓轩还是感觉到有些蛋疼,拜托,别这样像,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没意思。

    到了你就知道了。岳佩琪冷冰冰的说出了这一句话,然后她只是一言不发的开车,对叶皓轩爱理不理的。

    我知道,面试的那天,我不该就那样说出来。叶皓轩道:可这真的不怪我,是你要考验一下我的医术的,所以我……

    闭嘴,你在说,信不信我把你从这里赶下去。岳佩琪几乎要暴怒了,她手抖了一下,差点把车给开到一边的沟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