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00章与众不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500章与众不同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肯定是有智慧的,这个不用多说。叶皓轩笑了笑道:不过你的言辞,貌似有些犀利啊。

    我就这样,心直口快。陈倾月笑了笑,她看着叶皓轩道:大多数的人,来这里都是娱乐的,可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这是为了什么?难道你不喜欢这里的项目吗?

    不是不喜欢,而是不感兴趣。叶皓轩摇摇头道:十赌九输,这个道理我想你也懂。

    哦,这个地方是没有内幕的,输赢全靠运气,你说你不感兴趣,我只能说你对钱不感兴趣,你是想来猎艳的。陈倾月笑道。

    也不是,我只是想呆在这里静一静。叶皓轩道。

    这么巧,我也想在这里静一静,我们一起吧。陈倾月做出一幅讶然的样子道:要不,你请我喝一杯吧。

    当然可以,服务叫。叶皓轩叫来了服务员,然后笑道:想喝什么,请随意。

    这个地方的酒水也不是全免费,一些名贵一点的酒水,都是要收费的,所以必须要有人买单才行。

    这么痛快,难道你不怕我是酒托吗?陈倾月惊讶的看着叶皓轩,她对于叶皓轩的豪爽感觉到好奇,这里的收费酒水,最便宜的也要数万一瓶,好一点的甚至达到数十万,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

    哈哈,你是酒托就更好了,我刚赢了几百万,正愁着花不出去呢。叶皓轩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瓶皇家礼炮。陈倾月笑了笑,随意点了一瓶酒。

    很快,酒上来了,两人举杯共饮,酒一喝多,话自然也就多了起来,陈倾月很快有了醉意,她笑道: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喝烈酒吗?

    不知道,每个人的口味不一样吧。叶皓轩道。

    就像是一朵花,烈酒越烧,就越娇艳。陈倾月幽幽的说。

    你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啊。叶皓轩笑了:我对你的故事很感兴趣,如果你心里有不痛快,或许可以在这里吐出来。

    我从来不向陌生人吐露心声的,我现在只是想找个人喝一杯罢了。陈倾月笑了笑,她在次举杯,喝酒……然后她的脑袋一歪,猛的向一侧倒去。

    她居然不胜酒力了,本来这个女人一上场就点伏特加,叶皓轩以为她挺能喝的,可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是属于那种一杯就倒的类型。

    你没事吧。叶皓轩连忙扶住了她。

    没事,我能喝,我……我能去下洗手间吗?陈倾月明显的站不稳了,她的身体无法让她在逞强下去了,她按着胸口,有些痛苦的说。

    走,我扶你去。叶皓轩苦笑,他扶着这个女人到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陈倾月吐的天昏地暗的,而且她身体软绵绵的,连站都站不稳,叶皓轩只得无奈的扶着她,然后看她的样子实在是痛苦,所以他拿出了针,在她身上刺了几下。

    叶皓轩的这几根针一刺下去,陈倾月就感

    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放在冰冻的冰箱里一般,一股清爽的感觉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没事了吧?叶皓轩收起了针道:喝酒伤胃,你以前应该挺能喝的,但伤过一次,以后身体就会越来越差,酒少喝,别不服气,有些事情勉强不得了。

    你还是医生?陈倾月对叶皓轩越来越感兴趣了,她看着叶皓轩收好的针,好奇的说:你还是中医?

    兼职,略懂一点罢了。叶皓轩笑了笑道:这年头,不掌握几个技能,都不好意思出来混。

    厉害,这么年轻的中医。陈倾月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一点,她精神一振道:你这个人,有点不解风情啊。

    我怎么就不解风情了?叶皓轩无语,这是什么跟什么?难不成扶她到洗手间顺便替她醒酒,自己反倒是不解风情了。

    一个女人找陌生人喝酒,而且喝的烂醉,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心情不好,她想找个男人放松一下,我这么说,你是不是觉得你错过了一个艳遇?陈倾月笑了笑道。

    不这么认为,喝醉了多没意思,我要是喜欢一个女人,我会让她在清醒的状态下双重征服她的肉体和精神。叶皓轩无所谓的说。

    咯咯,我发现你这个人真有意思,电话给我。陈倾月向叶皓轩伸出了手。

    叶皓轩把自己的手机送了上去,陈倾月输入了自己的手机号,然后震动了一下,把手机还给了叶皓轩,她咯咯笑道:你是一个有意思的人,我觉得以后我们能交往一下。

    你这么肯定我没有女朋友?叶皓轩诧异的问。

    这跟你有没有女朋友没有关系。陈倾月道:我只是单纯的感觉你这个人有意思,我也觉得,我们以后还会见面。

    好吧,我想多了。叶皓轩尴尬的笑了笑,他接过了陈倾月递过来的手机,然后收了起来。

    你不对我的身份好奇吗?陈倾月对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不好奇,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不是我这个阶层能接触得到的。叶皓轩无所谓的说。

    哈哈,你挺有自知之名啊,你是做什么的?医生?陈倾月道。

    不是,以前是医生,但是来了沪城之后就改行了,我现在做别人的保镖。叶皓轩道。

    能打吗?陈倾月看了看叶皓轩的身材,她觉得叶皓轩的身材并不是很高大,在她的印像里,那些能打的男人无一不是人高马大的。

    能打。叶皓轩一点头。

    为什么不去做医生了?陈倾月问出了这个很多人都问过叶皓轩的问题。

    这个,可以不说吗?叶皓轩苦笑,不是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他觉得这个问题很蛋疼。

    为什么?陈倾月紧追不舍的问:难不成你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难言之隐倒是没有,只是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人问过我了。叶皓轩苦笑了一声道: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我说我是想换个生活方式而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