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60章有些想不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560章有些想不通

    其实也并不好吃,不过你想尝尝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叶皓轩笑了笑,他知道这些卖切糕的人都有什么弯弯道道,挺小的一块,恐怕要好几百。

    不过这点钱,他也没有放到眼里,只要老板开心就好。

    小姐,来尝尝,新鲜的切糕,绝对正宗。一个看起来像是维族的大叔热情的招待道。

    给我来一块。梁佩珊也不问价格,直接上前去要一块。

    好咧。大叔拿起刀子,狠狠的切下了一块,然后熟练的放到了称上,刚放到称上,也不知道看没看清楚重量,就直接伸出了三根手指,然后他迅速的装袋,递到了梁佩珊的跟前。

    三百?梁佩珊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真实价格,虽然觉得有些贵,但是这点钱,她也没有放到眼里,她边接过切糕边拿钱包。

    三千。大叔一语把梁佩珊给惊到了。

    就这点东西,要三千?你敲诈是吧。梁佩珊吃了一惊,虽然有钱,但她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这家伙明显就是设施勒索的。

    就是三千。大叔不紧不慢的说:给钱。

    东西我不要了行吧。梁佩珊生气的说。

    一旦切下,恕不退货。大叔向自己摊位一边的标语一指,然后拿出一把大刀,一刀砍在了桌子上,杀气腾腾的说:买还是不买。

    随着他这一声高喊,周边做生意的人呼拉一声全部围了上来,这些人都是一伙的,他们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家伙,神色不善的盯着两个人。

    你,必须买。大叔底气十足的指了指切糕,不然……不能走。

    你们,你们这就是勒索,报警。梁佩珊生气的拿出了手机。

    算了,不要报警了,报了也没用。叶皓轩按下了梁佩珊拿出手机的手,然后道:我们还是用自己的办法解决吧。

    怎么解决呀,难不成还真的花三千块买这些东西?梁佩珊越说越生气:这难不成是金子做的,就这么一点就好几千?普通人的工资一个月才多少,这还中是设施勒索?

    姐姐,你要是多往景区或者大街上跑跑,就知道这种套路很多的。叶皓轩哭笑不得的说。

    我不管,这东西我是不会要的,我现在就报警。梁佩珊生气的说。

    报警?信不信我砍死你。大叔抽起了西瓜刀吼道:我们做点东西容易吗?你们这些人还挑三拣四的,我们也是弱势群体。

    银行还说他们是弱势群体呢。叶皓轩笑了,这大叔看来挺与社会接轨的啊,连他是弱势群体的话都能说的出来。

    快点掏钱,不要影响我们的生意,你们在这里这么久,耽搁我卖好几块切糕了,损失你们得赔,现在得五千。大叔嚣张的说,他手里的西瓜刀不停的在磨来磨去。

    要不,这块切糕全称了吧,我全要了。叶皓轩指了指那块切糕道。

    你说真的?本来气势汹汹的一群人,被叶皓轩的这套路给弄的有些迷糊了,这家伙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他确定真的要把一大块的切糕全买下来。

    怎么,你不卖啊?叶皓轩指了指那切糕道:有生意上门,你还不乐意?称了。

    行,你等着。摊主大叔有些疑惑的看了叶皓轩一眼,然后把切糕分成几块,一块一块的称,因为他的称,一次性打不了那么多。

    而且这玩意就是敲诈用的,看起来一小块,但实际上重量很重。

    称完了,这一大切总额是八万,我给你打个折,算七万了,拿钱。维族摊主露出一幅凶狠的样子说:你不掏钱,今天就别想走了。

    你,你不会是真的要买吧,你是不是疯了啊。梁佩珊有些无语的看着叶皓轩,她觉得叶皓轩也是没谁了。

    快,快点出钱,我今天心情好,给你打折,推车都可以送给你。维族摊主甚是得意,其实现在他们这一行并不是很好做,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所谓的切糕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今天他的运气似乎是好的逆天了啊,宰了一个脑袋有问题的人,这家伙被宰了之后还要把自己这一国的切糕都给买下,这让他有些想不通。

    不过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这家伙的脑袋有问题,这是无须质疑的,而且这两个一看就是肥羊,不宰白不宰啊。

    我说让你切开了吗?叶皓轩盯着那摊主道:我要一整块的,你现在却把它切开了,那好,你切开了,我不要了。

    你刚才没说不让切啊。摊主一愣。

    可我也没说让切啊,现在的生意不好做,不管是哪一行竞争都大,你得有点服务的意识好不好,你这样的话是没有人来你这里买东西的。叶皓轩笑了笑道:顾客是上帝,懂吗?我要一整块的,你把它给分开了,所以这切糕,我不要了,你留着吧,我们走。

    叶皓轩说着拉起梁佩珊就要离开,但是这里三层外三层围起来的人,哪有那么轻易让叶皓轩离开?一群人马上围了上来,把叶皓轩的去路给档住了。

    小子,你耍我是吧。摊主笑了,他原本看起来有些慈眉善目的,但是这种人,最擅长的就是用那幅伪善的外表来骗人。

    这家伙发起狠的时候,是挺让人感觉到害怕的,他阴侧侧的说:要么,你把这一车切糕全部买了,要么,我把你砍死,二选一。

    你还真的是狗皮膏药啊,粘上了甩都甩不掉。叶皓轩笑了,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是不是看着我有些好欺负?

    不不不,我真的不是那种喜欢欺负别人的人,我只是想从你身上弄点钱罢了,大兄弟。摊主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到了叶皓轩的身上,他语味深长的说:钱花了可以在挣,但如果命没有了,或者说缺条胳膊缺条腿的话就不太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