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77章哑口无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还没有订下来,但是她父亲已经同意了,所以我们两个注定是要在一起的。王子奇愣了愣,他确实是拿不出订婚戒指来,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订婚。

    大哥,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叶皓轩无语的说:恋爱自由,结婚自由,难不成现在结婚还要听从父亲之命,媒酌之言?

    搞笑,你是古装苦情剧看多了吧。叶皓轩摇摇头道:现在琪琪已经说的很明确了,她不喜欢你,请你以后脸皮也不要这么厚,口口声声的称别人是你的未婚妻,你这样是毁人清誉的你知道吗?

    你到底是谁?王子奇盯着叶皓轩,他愤怒的吼道。

    叶无常,我是一名保镖。叶皓轩慢条斯理的说:你能给的,我同样能给,相反,我能给她的,你给不了,比如,一辈子的安全感。

    一名保镖,什么时候也有资格在我跟前说三道四了。张子奇冷笑了一声道:你刚才说的这句话,应该我对她说才对吧。

    未必啊,女孩子是挺没有安全感的,而且一个女人看一个男人,不是看他帅不,也不是看他有钱不,而是看这个男人的心态与诚意。叶皓轩笑道。

    我很有诚意,这点你不用多说。张子奇道。

    不,我看不出来你的诚意。叶皓轩摇摇头,他提了提张子奇的衣领,然后淡淡的说:我觉得,你外面一定有男人,恩,而且对方应该还是一个学生。

    你这种人,我见过的多了,最擅长的就是用成熟男人的深沉,去吸引诱骗一些未成年的少女。

    你胡说。张子奇的神色大变,他勃然大怒,他指着叶皓轩吼道:我警告你说话的时候小心一点,不然的话我会告你诽谤的。

    呵呵,怎么,我才说了一句,你就暴跳如雷了?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这恰好就暴露出来了你内心的惶恐,你敢说,你外面没有女人吗?

    恩,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刚刚从那个女学生住的地方出来吧,呵呵,从别的女人肚皮上爬起来,然后马上又口口声声的对另外一个女人说我喜欢你,天底下,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你在胡说八道,我就不客气了,你信不信我让你呆在监狱里面出不来。张子奇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这种越是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人,发起怒来越是可怕,尤其对方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

    呵呵,是吗?那你看看,你脖子上的吻痕是哪里来的?你不要告诉我,这么新鲜的吻痕,是你自己吻出来了,你的嘴,不可能伸到你的脖子上吧。

    恩,另外,你身上的这股香水味,是女人常用的香水,呵呵,你不要说你也喜欢,那样的话,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受了。叶皓轩笑道。

    你……张子奇有些哑口无言,叶皓轩的话让他实在是无法反驳,最终他一挥袖子道: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但是你一定要给我小心点,不要胡说八道,

    否则的话我对你不客气。

    怎么,恼羞成怒了?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我才说了几句,你就怒了?这恰恰就暴露了你内心的问题,别在我面前装出一幅正人君子的样子,说真的,你这种人我见过的多了去了。

    张子奇,你就是一个禽兽。岳佩琪冷冷的说:趁我没有发火之前,马上滚,另外把你那幅假惺惺的样子给收起来,我看到你,恶心。

    琪琪。张子奇强忍着胸中的怒火:行,今天你的心情不好,我的情绪也不好,改天,我们两个改天在好好的谈谈,但是你要清楚,我们的事情迟早要解决的。

    另外,不要随便和这些男人交往,这些一无是处的男人,成天想着就是靠女人上位,我见过的多了。张子奇指了指叶皓轩,给了叶皓轩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转身离开。

    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岳佩琪坐倒在了椅子上,她有些失神。

    他走了。叶皓轩从窗口看到了张子奇上了一辆车,然后气呼呼的离开,他回头笑道: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了,这种男人,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的。

    我知道。岳佩琪点点头道:谢谢你了,我承认,我今天来请你吃饭,是有目的的。

    目的我已经清楚了,无非就是做你的档箭牌嘛,呵呵,我成功的把这家伙的仇恨拉了过来。叶皓轩笑了笑,他也不在意。

    真的对不起,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岳佩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知道,这种事情,用一顿饭是补偿不了的。

    那就两顿。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其实你心里也不要有太多的压力,这种事情,我以前做过的多了去了,哈哈,没办法,谁让我长的比较帅呢。

    你以前经常这样吗?岳佩琪有些诧异的看着叶皓轩道。

    是的,以前经常这样。叶皓轩点头。㊣:㊣\\、//㊣

    那看来我今天没有找错人。岳佩琪微微一笑道:找了这么一个有演技的人,哈哈。

    你和这男人是怎么回事,我看他的样子,也是一个比较有钱的主啊。叶皓轩这才好奇的问道。

    张子奇,他爸是里外一个赛车场的老总,我爸之前在他父亲的麾下做赛力手的。岳佩琪道:后来我爸因为出了一次事故,所以就退出了。

    他答应你,要帮你父亲查出来事情的原因?难不成你父亲受伤,是有内幕的?叶皓轩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事情。

    是的,我父亲那次的事情是有蹊跷,不排除是竞争对手公司故意做的手脚,他受伤了之后,就在也没有办法赛车了。

    虽然他平时看的比较开,但毕竟这件事情给他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以这件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岳佩琪淡淡的说。

    哦,那事情查出来了没有?叶皓轩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