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08章踏实多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为的就是对付一些竞争对手,或者说一些不听话的客人,这些密室大都在地下三层,如果不是佛爷亲自带着叶皓轩,叶皓轩恐怕也难找到这地方来。

    张子奇已经醒来的,准确来说,他是被一盆冷水给波醒过来的,他的脸上挂着水珠,还是一脸懵逼的表情。

    他的双手被铐在墙壁上,铐的十分结实,他缓和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记得他来过这里,这个地方就是佛爷的地下密室。

    他亲眼看见过佛爷把一个背叛了他的手下点了天灯,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现在自己居然会出现在这么一个阴冷黑暗的地方。

    这让他有些想不通,他不明白佛爷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良久,他才反应了过来,他自己被结结实实的铐在了墙上,他不由得惊声尖叫了起来:你们干什么?

    门一开,佛爷和叶皓轩走了进来,张子奇看到叶皓轩,他脸上的表情马上换成了一幅狰狞的表情。

    姓叶的,你想干什么?张子奇怒道。

    能让我和这家伙单独聊聊吗?叶皓轩笑了,这家伙越是气极败坏,那就代表他越是心虚。

    好的叶先生,您可以随便玩,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叫我们,我们就在外面。佛爷笑了笑,他一挥手,带着他的所有属下走了去。

    李佛,李佛你是什么意思,你给我回来,难道你的癌症不想治好了吗?张子奇冲着他吼。ql11

    正要走出门的佛爷瞥了这家伙一眼,他冷笑了一声道:你这算什么?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李佛,你不要忘了你自己是什么身份。张子奇咬牙切齿的说:你可是喝过血酒,过誓的,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你都不能背叛我们,不然的话你是要受到惩罚的。

    惩罚?佛爷笑了,他数着手里的佛珠道:说这句话的时候,你难道一点也不感觉到心虚吗?呵呵,你要是真的能治好我的病,也就算了。

    可是,你特么的居然骗我,你用那神神叨叨的东西来骗我,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所以你在这里,好好的享受一下吧。

    佛爷也是怒了,他觉得这些家伙们是在拿着他的生命开玩笑,这让他忍无可忍。

    李佛,你回来,你跟我说清楚。张子奇吼道,他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头了起来。

    他算是万象门中招收门徒的那种类型,一向是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忽悠,但是这一次,他觉得问题似乎是有些严重了。

    这些人,被他忽悠的神魂颠倒的,对他的话是向来深信不疑的,但是这一次是怎么了?

    别这样,放松点,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叶皓轩笑呵呵的说,他打量了张子奇一番,然后啧啧点头道:不错嘛,长的挺帅气的一张脸。

    叶无常,你想干什么?张子奇的心里直打鼓了起来,他感觉叶皓轩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

    没事,我只是想和你谈谈人生罢了。叶皓轩微微一

    笑道。

    我们不是很熟。张子奇强做镇定的说。

    对,我们不是很熟,但是佩琪托我办一些事情,我和她是朋友,所以我觉得有些事情,有必要弄清楚了。叶皓轩笑了。

    我和她的事情,是经过她父亲同意的,你插什么手?提到这个,张子奇就有些暴怒了,他觉得叶皓轩就是第三者,对,这家伙就是一个无耻的第三者。

    那么正好,这件事情,恰好跟她的父亲有关,我们更要在一起好好的聊聊了。叶皓轩笑了。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聊的,你最好把我放了,你招惹不起我。张子奇冷冷的说。

    我招惹不起你?叶皓轩淡淡的一笑道:你哪来那么大的底气?就因为,你是万象门的人?

    你,你怎么知道万象门?张子奇吃了一惊,他随即醒悟:是李佛告诉你的,对,一定是这样的,李佛那个叛徒。

    我能告诉你,我和万象门,其实早就有过过节了。叶皓轩笑了笑道:这和李佛没有什么关系。

    你到底是什么人?张子奇开始正视起叶皓轩了,上一次和叶皓轩打过交道之后,他就开始调查叶皓轩的身份。

    不过他调查出来的,只是叶无常的身份,叶皓轩真正的身份他当然不清楚,他更不知道叶皓轩和万象门之间有过什么过节。

    直到现在,他才现叶皓轩绝对不仅仅只是一名保镖这么简单,这家伙还有其他的身份在里面。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凡人。叶皓轩双手一摊道:现在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张子奇有些慌乱的说。

    呵呵,普通人?叶皓轩笑了:现在还说这些,有意思吗?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回答我。

    你想知道什么?张子奇道。

    先,岳佩琪的父亲,出那次车祸,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叶皓轩问。

    那是意外,她父亲是一个很好的赛车手,我们都很看重他,可惜他出了一次意外,导致一条腿残疾,我父亲为这件事情惋惜了很久。张子奇答道。

    你说起谎来,真的是脸不红气不喘的啊。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你看我傻?我像是三岁小孩?

    不不,我真的没有骗你的意思,他是真的自己出意外了。张子奇有些慌乱的说:这件事情当时是经过警察调查立案的,这就是一个意外。

    哦,可是据我所知,岳佩琪的父亲当时要与你们解约,他是一个不错的赛车手。叶皓轩笑道:怎么会这么巧,他前面要与你们解约,后面开车就出意外了?

    而且我看过他的档案,当时的意外,只是一个小意外,以他这种资历的赛车手,完全可以避过去的。

    这么小的一个意外,毁了一个人?你觉得我是傻子吗?叶皓轩冷笑道。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