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10章透骨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本能的张开大嘴就要惨叫,但是叶皓轩及时的一指点出,这让他的那声惨叫及时的回到了肚子里,他的身体不停的在扭曲着,因为叫不出声,他的痛苦无法泄,所以他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一根针拔出,张子奇眼前一黑,他直接晕了过去。

    只是在叶皓轩面前,晕倒,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张子奇刚刚舒服了没有一会儿,很快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火辣辣的痛。

    那种灸热的感觉让他从昏睡中醒了过来,他的一张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那种感觉,就像是即将上刑场赴刑的人一般。

    怎么样,还受得住吧,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这只是刚刚开始,如果你配合的话那就好说,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保证,后面还有更大的刑等着你呢。

    你想知道什么?张子奇投降了,因为刚刚叶皓轩小试牛刀那一下,已经让他尝到了甜头了,他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美好的事情。

    所以他放弃了,他甚至都感觉到人生都绝望了,与其还要接着承受叶皓轩带给他的痛苦,他还不如痛快点,把该交待的事情都交待了,这样或许会死的痛快一点。

    岳佩琪的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想知道这一点。叶皓轩淡淡的一笑道:你不要告诉我他那次车祸,只是出一点意外,我不相信。

    他和我们公司签的合同到期了,我父亲想留住他,但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开了一个他无法拒绝的高价,所以他不可能留下来。张子奇有气无力的说。

    所以,我们就在他最后一场车赛的时候动了一点小小的手脚,他出了意外,失去了一条腿,从此以后在也赛不了车了。张子奇说。

    果然是这样啊。叶皓轩点头,他冷笑道:我就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们父子,可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啊。

    那,那是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做下的事情,这跟我没有关系。张子奇的感觉好了点,他仿佛感受到了叶皓轩的怒火,他急着与那件事情撇清关系。

    这和我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只是单纯的喜欢佩琪,想追到她。

    所以你就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追她?叶皓轩笑了:行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一会儿你把你做过的事情写下来,还有你父亲做过的事情一起,按下指印就行了。

    那你现在可以放了我吗?张子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期待的神色来,他觉得叶皓轩已经知道了有些事情,现在对方是不是可以放了自己?

    你现在想走?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门都没有,我刚才问的,只是一些题外话,现在还有些正经的事情要问问你。

    你说,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回答。张子奇道。

    你在万象门里面,算是哪种档次的人?叶皓轩道。ql11

    传教者。张子奇老老实实的回答道:类似于教宗的传教士吧,我负责让人加

    入万象门。

    万象门招收门徒的标准是什么?叶皓轩问:你们又许以什么好处,让大家都相信你们?

    有钱,有权,只要有这两样,都可以加入万象门。张子奇耸拉着脑袋道:而我们给他们的承诺也很简单,就是他们想得到的东西。

    什么才是他们想得到的东西?叶皓轩又问。

    金钱,权势,对他们来说,都是不重要的。张子奇无力的笑了笑道:现在能吸引他们加入万象门,并老老实实的把他们口袋里的钱掏出来的理由只有一个。

    那就是青春永驻,甚至是长生不死。

    你就这样空口无凭,他们也会相信你?叶皓轩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不是这样空口无凭。张子奇笑了:我们会适时的弄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东西展示给他们,而且,还要靠我们这些传教者的三寸不烂之舌。

    果然是个伪君子啊。叶皓轩笑了笑。

    你还想知道什么?不过我事先警告你一次,万象门不仅仅只是忽悠,他们的势力大的你难以想像,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保镖,我承认,你有些能力,也很有实力,但是一个人,是不可能对上一个组织的。张子奇盯着叶皓轩道:真心的,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我不管你打听万象门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觉得,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还是不要打听这些事情比较好。

    你这是在教训我?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他转过身盯着张子奇道:你确定?

    看着叶皓轩不善的神色,张子奇想起来了刚刚那种痛入骨髓的感觉,他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然后连忙道:不,我只是善意的提醒。

    我对你们万象门没兴趣,当然,前提是他没有招惹我的话。叶皓轩冷冷的说:但是现在嘛,他惹到我了,我当然不会任由他们欺负到我头上是吧。

    对对,不能,绝对不能。张子奇连连点头道。

    你们那个特使在沪城,有什么目的?叶皓轩问。

    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小人物罢了,我只负责传教招人,招收一些有钱的门徒为我们提供资源,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张子奇摇头。

    真的吗?叶皓轩又取出了生根长长的银针,对着他的大腿比划着道:我怎么有点不相信呢,呵呵,你是不是觉得我傻,我好骗?

    不,不是的,真的不是这样的,我是真的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看着银针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张子奇不由得嘶声尖叫了起来。

    我只知道,他们的目标是在梁氏集团,其余的事情我真的一概不知啊。张子奇吼出了这一声。

    哦,果然是针对梁氏集团的。叶皓轩的眉毛一挑,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点头道:你知道什么,接着说下去?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