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20章优柔寡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以我希望你接过梁氏以后,要努力点,我不求你冒进,但是至少你得保持现在的水准不能降,否则的话等我来以后,我饶不了你。梁佩珊道。

    姐,你放心吧,我保证不管你什么时候来,梁氏还是现在的梁氏,一点也不会改变。梁少博认真的点头。

    那就好,希望我来以后,你不会让我失望。梁佩珊微微一笑,她附到梁少博的耳边道:姐执掌梁氏这么多年了,最大的问题就是优柔寡断。

    但是现在的世道人心,都在变,所以不管是谁,只要是想梁指梁氏的,你都要把他的手给剁下来,明白吗?

    姐你放心吧,谁敢动一下梁氏,我不仅仅会断他的手,我会断他四肢。梁少博森然道。

    那我就放心了。梁佩珊微微的点头。

    叶皓轩,不是有一份解药吗?凌霄道:让梁总用了吧,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出事。

    那你呢?叶皓轩过头看着凌霄。

    我?凌霄自嘲的笑了笑道:我不过是一个无人理会的孤儿罢了,谁会关心?死了就死了吧,而且这一次任务不能失败,梁总的关系有多大,我想你比我清楚吧。

    叶皓轩,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出破解的办法的,这药给凌霄用了吧。梁佩珊道。

    好了,都不要在说了我心里有分寸。叶皓轩取出了那个小小的瓶子,只见瓶子正中央一抹紫色依然泛着光辉。

    佩珊,你对于成东很了解,你清楚他的为他,你觉得,他会给自己的敌人留生路吗?叶皓轩问道。

    我觉得不会,因为于成东那个人,他向来心胸狭窄,他是不会给别人留生跟的。梁佩珊摇摇头道。

    那就是了,他不会给别人留生路,那你觉得,他会真的好心把解药留给我们一瓶吗?叶皓轩拧开了那个小小瓶子,然后把瓶口倒了过来。

    一抹紫芒顺着小瓶子流了出来,然后迅的消散在空气中,叶皓轩把瓶子丢到地上后道:这只是一瓶龙涎香罢了,虽然难得,但绝对不是我们要的解药,用了,非但不会有什么作用,反而可能会有相反的效果。

    那混蛋真会装模作样的,我还真的以为他会留一瓶解药呢。梁佩珊有些愠怒的说。

    生存的第一条,那就是永远都不要相信你的敌人,尤其你的敌人是一个男人。凌霄淡淡的说。

    这和男女无关。叶皓轩尴尬的笑了笑道:你们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里面有哪些不舒服的地方没有?

    没有哪些不舒服的地方,感觉和平时一样,你说是不是那家伙在虚张声势?他所谓的制剂根本不存在?梁佩珊问。

    可能性不大。叶皓轩摇摇头道:于成东身后的万象门,不会这么玩的,而且我觉得,于成东死了,他们很快就会流露出真实的目的,而且很快也就会有下一步的动作的。

    李茹要见你。梁佩珊接收了一条微信,她抬起头看着叶皓轩道。

    &n

    bsp; 她要见我?为什么不直接来这里?叶皓轩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不清楚,她只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具体是什么事情我还不知道。梁佩珊犹豫了一下道:我和你一起去吧,我这个闺蜜,她身上的秘密实在是有点太多了。

    哦,这么说,你不是完全的相信她?叶皓轩问。

    不是太相信她。梁佩珊摇摇头道:我觉得她一定有很多东西在瞒着我,你小心点吧。

    我和你一起去。凌霄站起来。

    你省省吧,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呢。叶皓轩按着凌霄坐了下来,凌霄之前被穿透了锁骨,现在虽然勉强能站起来,但是她的锁骨还很疼。

    我自己去会会她吧。叶皓轩想了想道: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但是她说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我想这件事情,和万象门有些关联吧。

    万象门梁佩珊喃喃的说:你说这个社会展到现在,为什么还会有这种邪性的组织存在呢?ql11

    说到底,还是人心不足。叶皓轩摇摇头道:如果人懂得知足,不贪婪,就算是万象门存在又能如何?

    天色已经晚了,和李茹约好的是在一家酒吧里,叶皓轩来到了这间酒吧,只见李茹坐在吧台上,她在喝酒。

    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叶皓轩坐到了李茹的跟前问道。

    有些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方便。李茹推给了叶皓轩一杯酒道:我觉得还是当面对你说比较合适一些。

    什么事,说吧。叶皓轩接过了她推过来的那杯酒,他瞟了一眼酒,这是一杯鸡尾酒,五彩斑澜的酒看起来十分有层次感,叶皓轩没多想,举起杯子就把这一杯酒给灌了下去。

    你不问这是什么酒,就这样直接喝下去了?李茹盯着叶皓轩,忍不住道。

    我这个人是没有品味的。叶皓轩笑了笑道:酒嘛,就是给人喝的,知不知道名字真的无所谓,不过这酒的味道真的不错,调酒师是一位高手。

    这杯酒叫做致命紫罗兰。李茹叹了一口气道:据说没有人能喝过三杯,因为喝过三杯以后,这个人就会倒地。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叶皓轩笑了笑道:在给我来两杯,我喝下去给你看看。

    如果你能喝三杯不倒,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而且我保证不让你负任何责任。李茹突然笑了,她一扫之前那幅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是那样的人吗?叶皓轩有些生气的说。

    男人对女人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李茹盯着叶皓轩道:敢不敢喝?

    你今天晚上不是有事找我,你是空虚寂寞了吧。叶皓轩看着李茹道:你是有什么心事?

    没什么心事,只是突然感觉到有些闷,想放纵一下,想泄一下,但是我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我只好找到你。李茹喝了一杯酒道:至少,你没让我对你那么反感。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