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78章血傀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开玩笑,血傀儡可是玄无涯耗费了几十年的心血制成的,而现在没了天宫六部,血傀儡就是玄无涯最大的倚仗,他会把这些东西给交出去?除非他脑袋被驴踢了。

    血傀儡我志在必得。李言心道:要么你交出来,要么我进去强行夺走,结果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你死,或者不死。

    大言不惭。玄无涯哈哈大笑,他像是听到了什么滑稽的事情一般,他边笑边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么狂妄的话了,哈哈,好笑,真的是好笑。

    你觉得我狂妄?李言心淡淡的。

    你不狂妄吗?你不可笑吗?玄无涯冷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玄无涯,世界第一人。

    很快就不是了,你就像是一头丧家之犬似的。李言心冷笑道:这个世界上的强者,多如牛毛,你算什么玩意?

    我不想和你废话。玄无涯感觉伤隐隐的做痛了起来,他不想和李言心在这里废话,他抚着胸口,转身就要离开。

    你不给,我就要进去了。李言心道。

    进来?玄无涯感觉到有些好笑:你知道我这里,设下了多少禁制吗?你又知道,我的禁制是牢不可破的吗?进来?呵呵,龙鳞都没有办法进来,你确定你有办法?

    李言心一言不发,她右手抓过幻化为月轮状的冷月,在自己左手的掌心一抹,然后沉声喝道:九色莲心,帝隐八荒,破…

    ql

    冷月浮在半空中,骤然变大,然后挟杂着李言心鲜血的冷月重重的向孤峰上击去。

    嗡,透明的光罩在次出现在半空中,这光罩就是大阵的禁制,把整个天宫都给包裹在里面,轰的一声响,整个巨峰都为之一颤。

    玄无涯一个踉跄,他差点倒在地上,他顾不上自己的伤了,他盯着半空,不敢相信的喝道:玲珑之心?

    李言心一言不发,她右手一抓,冷月回到了她的手中,又化为一把微弯的剑,她双手持剑,高高举起,对着孤峰在次斩出一剑。

    嗡,透明的光罩在次出现,孤峰是大阵的阵眼,本来是无懈可击的,但是李言心的玲珑之心,在加上她的血,能阻断大阵抽取天地灵气。

    大阵一直是天地灵气所支撑着,所以这一阻断天地灵气,大阵就变得脆弱不堪,李言心第二剑斩下来的时候,那透明的光罩隐约有些破碎的迹像。

    你干什么?玄无涯惊恐的尖叫了起来,他终于发现,这个女孩不是开玩笑的,她是真的有实力把自己的大阵给破掉。

    交,还是不交。李言心暂时停下了破坏大阵,她冷冷的。

    就算是我想交,也没办法交啊,这些血傀儡,都是融入了我的心血,只有我才能操纵着啊。玄无涯表示很无奈。

    但是他更怕这个疯女人真的把他的大阵给弄毁了,这可是他唯一的栖息地,

    如果真的大阵破了,那么外面的人,会迫不及待的进来把他给干掉的,尤其是龙鳞的人。

    李言心一言不发,她在次凝聚真气,然后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冷月。

    不要,不要啊。玄无涯惊恐的嘶叫了起来,他清楚,李言心这一剑在斩下来,他的大阵,就真的毁了。

    但是他的叫声,显得很无奈,大阵透明的光罩在次亮起,但是光罩之上,明显出现了很多纵横交错的裂痕,大阵晃了一晃,然后轰然倒塌,李言心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天宫里面。

    失去了天宫的保护,玄无涯就好像是去去了壳的乌龟一般,他惊恐的后退了几步,死死的盯着李言心:你想干什么?

    我过,主动交出来,你不死,但你没有把握好机会。李言心微微一笑道:所以,现在你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我告诉你,血傀儡是不可能被你操纵的,因为他们神识里面,融入的是我的血,你不可能操纵得了。玄无涯叫道。

    是吗?李言心笑了:我可向来不信邪。

    她右手虚空一招,在她的手腕上,有一串铃铛,她右手微晃,手腕处的铃铛清脆的响了起来,清脆的铃声,仿佛带着一丝魔音一般,给这天地间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吃惊的看着李言心,然后玄无涯发现,天宫的一处秘室轰的一块碎裂而开,紧接着,一十七条人影从里面疾冲了出来,向着孤峰这边奔了过来。

    那是他存方血傀儡的地方,而那一十七八人影不是别的,正是他祭炼的血傀儡。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玄无涯简直要疯了,他不知道李言心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操纵了他的血傀儡,这些血傀儡,可是融入了他的心血啊,向来只听他一个人话的,但这算什么玩意?

    这让玄无涯有些崩溃了,李言心的做法,有些超出了他的认知,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更不明白,这些血傀儡为什么会听李言心的话。

    佛家的宗旨,是感召天地。李言心满意的看着在自己跟前一字排开的血傀儡,她淡淡的:所以你的血脉,只要我想夺,随时都可以抹去。

    你,你这个贱人,这些都是我的,是我的。玄无涯整个人都崩溃了,自己处心积虑,布局了这么久,而且千辛万苦的炼制出来血傀儡,但是到最后他才发现,这不过是给别人做了嫁衣,这让他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他真的接受不了。

    他不清楚李言心到底是什么人,准确,她已经不是人了,正常人不可能会有这么逆天的。

    血傀儡啊,这可是他费尽千辛万苦制成的啊,为什么这些东西会听李言心的话?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李言心淡然的一笑,她回过头,看着血傀儡,然后道:貌似少了一只啊。

    不,不要。玄无涯似乎是明白了李言心要做什么,他惊恐的退了一步。&ampampampnbp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