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47章格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又怎么样?白家的这个天下,是我打下来的,我说扶谁上位,谁就能上位。白良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己儿子的不对,他抬起头道:你这是在提醒我什么吗?

    不敢。白良摇摇头:现在和叶皓轩撕破脸的话,会影响我们的格局。

    可是我们白家的存在,就是把叶皓轩给弄下台。白良冷冷的说。

    对付叶皓轩,不能操之过急,要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才行。白家举淡淡的说:如果和他硬碰硬,京城这里,没有人能碰得过他。

    呵呵,你这是为你的无能找借口。白良红着双眼道:叶皓轩杀了我的儿子,我就要他的命。

    爸,恕我直言。白家举盯着白良。

    你说。白良感觉到了白家楚的目光里面带着一丝别样的东西。

    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会喜欢我那个窝囊废的弟弟。白家举笑了: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地方是值得你喜欢的。

    吃喝玩乐,就是他的人生乐趣,呵呵,我们家的计划这么大,需要的是人才,而不是他那种废物。白家举不吐不快:可是你为什么偏袒着他?就因为他妈是你最喜欢的小老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白良怒了,他站起来,走到了白家举的跟前:我还没死,因为仙尊给我的药,我甚至可以活到一百五十岁。

    有可能等到你死,我还活的好好的,所以只要有我在一天,白家就没有你说话的份。白良盯着白家举道:我这么说,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当然明白。白家举叹道:你才是白家的主人。

    对,我才是白家的主人。白良红着一双眼睛道:我喜欢谁,我就会用谁,而我用谁,貌似不用向你汇报吧。

    不用,当然不用。白良怅然道。

    好好去做你的事情。白良转过身道:如果做的好,我看着舒服,白家就是你的,如果你做不好,那你从哪里来,就会回到哪里去,明白吗?

    我明白。

    白家举的胸口憋着一口闷气,他微微的点点头。

    退下吧。白良道:想办法,为你弟弟报仇,半个月之内我要看到叶皓轩死,而且必是你想办法杀死的,而不是别人抢先。

    我知道。白家举点头,他退了下去。

    转身出门,白家楚的脸色便难看了下来,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拿出一块手帕,捂在自己的嘴上,片刻以后,他拿起手帕,他明显的看到手帕上那一缕血迹。

    看着自己手帕上的血迹,白家举笑了,只是他的脸色有些惨色。

    酒吧,一个靠窗舒缓的位置。

    这酒吧不同于其他的酒吧,酒吧的环境相对比较安静一些,而且酒吧里面的环十分的优雅,最适合在这里一边喝酒,一边静心。

    白家举端着一杯鸡尾酒,他在这里静静的喝着,他有些心不在蔫。

    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坐到了白家举的对面,这是酒吧

    里的老板娘红姐。

    红姐是一个风尘女子,她这大半辈子,摸打滚爬过很多行业,她算不是很漂亮,但她举手抬足之间,都有一股独特的韵味。

    说一个女人很有味道,大概说的就是她这种类型,这种生活经验十分丰富的女人,最了解男人的心思。

    怎么,心情不好?红姐微微一笑,她向吧台的服务员打了一个响指,那服务员马上会意,她走到了调酒师跟前,要了一杯红姐最喜欢的鸡尾酒。

    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白家举微微一笑,他的确是心情不好。

    因为你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喝酒。红姐淡淡的一笑,她接过了服务员递过来的酒,和他碰了一杯。

    不管因为什么事情导致你心情极差,我觉得都要先敬你一杯。红姐说着抿了一口手中的鸡尾酒。

    谢谢。白家举吐出了这两个字,他仰头把自己手中的酒给喝干。

    现在可以谈谈你的心情为什么不好了吧。红姐放下杯子,她微微一笑。

    一言难尽。白家举笑了笑,他的手伸在了桌子上:我弟弟死了。

    哦,这件事情我知道。红姐有些同情的说:但是我觉得你的心情不好,可能不是因为你弟弟死了。

    我和他同父异母,自然没有多少感情。白家举的眉毛挑了挑,他淡淡的说:但是我父亲,要求我为他报仇。

    敌人很强大?红姐问。

    对,很强大。白家举道:京城最厉害的一个主。

    白家崛起的太快了。红姐微微的摇摇头道:根基不稳,虽然你们背后有人支持,但是这样盲目的扩张会导致根基出现问题。

    一幢高楼大厦看起来很宏伟,但如果根基不稳的话,这幢高楼就会轰然倒塌。

    道理都懂。白家举微微一笑道:但是真正到了实行的时候,又会很艰难,因为有些事情,你做不了主。

    你现在家族里面已经很受器重了。红姐微微一叹道:难道还有你做不了主的地方吗?

    我算什么受器重?白家举突然笑了,他呵呵笑道:我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真正的实权,还是在我老子手里。

    我这些年,这些天来的努力,都是白费的。白家举摇摇头道:我逃脱不了他的掌控……

    说着,白家举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一咳嗽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红姐站起来,轻轻的抚着他的背。

    看开点。红姐叹了一口气道:有些事情是勉强不了的。

    看开?我怎么看开?白家举怅然道:他是我父亲,他的每一个决定,不管对与不对,我都要执行。

    他拿出了手帕,只见手帕上有一缕鲜血,他呵呵笑道:知道我的病是怎么来的吗?就是被他压的太久了。

    你太累了,真的。红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得想个办法,让你自己放松下来,你这样下去不行的,迟早有一天,你会支持不下去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