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48章生活方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呵呵,我也想换个方式去生活。白家举笑了:可是我却换不了。

    白家,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魔咒,我逃脱不了,我明明不想去做有些事情,但是我却身不由已,不能不去做。

    你压抑的太久了红姐道:或许你可以试着反抗。

    反抗……反抗什么?反抗谁?我父亲吗?白家举笑了,他的唇边挂着一缕鲜血,以至于他笑起来有些狰狞。

    你或许不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白家举摇摇头道:他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他把我推到这个位置上,那就是恩赐,如果我不做,那就是大不敬,他随时都让我生不如死。

    我与他之间,没有亲情。白家举一口把手中的酒给灌了下来,他红着双眼道:而他身边,也有着各种各样的女人,他更有着一只手数不过来的私生子。

    他认为他自己就是皇帝,他想让谁上位谁都上位,他想致谁于死地,那么这个人就绝对活不下去。

    红姐默默的看着白家举,看着这个优雅有风度的男人嘶竭底里的诉说着自己的不幸。

    我喜欢的女人。白家举伸出手,抚摸着红姐的脸:他不点头,我连私自见一面的勇气都没有。

    你是需要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才行,我不行,我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红姐笑了笑,她的双眼里满是落寞。

    风尘女子又如何?白家举笑了:只要我喜欢,千金都不换。

    他算什么?如果不是因为某些运气来了,他背后得到人的支持,他现在还是外地一个三流企业的小老板。白家举的脸色有些狰狞,他喝道:现在白家的一切,有一半是我功劳。

    他有什么?他有什么资格……

    你喝多了。红姐见酒吧里的人目光不停的往这边扫,她连忙扶住白家举,让他坐下。

    我没喝多。白家举笑了笑道:你说的对,我只是被压抑的太久了。

    压抑的太久了,就需要给自己一个释放的空间。红姐微微一笑,她伸出葱白的手,握着白家举道: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你要相信你自己行的。

    呵呵,道理都懂,但是真正去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却很难。白家举笑了: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谢谢你能在这个时候安慰我,和你聊聊,我开心多了。

    我现在需要想想,接下来的路怎么走。白家举重新坐了下来。

    我只想知道,你的对手是谁红姐看着白家举道。

    姓叶。白家举道:帝都叶姓,你想想有几个人吧。

    医圣,叶皓轩?红姐瞬间明白了过来。

    呵呵,你对他也不陌生啊。白家举一点也不意外,因为红姐本来就是聪明人。

    能让你头疼的人,又姓叶,在京城,除了叶皓轩我想不起其他人了。红姐说。

    没错,正是他。白家举道:我弟弟死于他之手,但这真的不怪叶皓轩,他自己做死。

    &

    nbsp; 我虽然不认识叶皓轩这个人,但是我了解他这个人。红姐摇摇头道:他是属于那种不咬人的狗,你要是不招惹他,他绝对不会咬你的。

    我弟弟动他女人。白家举道:很显然,这是动了叶皓轩的逆鳞。

    这难怪了。红姐微微的点点头道:叶皓轩这个人,身边的人都是他的逆鳞,别人是不能动的,这一次,还真的不怪他。

    他是一个讲道理的人。红姐道。

    你似乎对他很了解啊。白家举抬起头看着红姐道:说说你对他了解有多少吧。

    不,我不认识他,更谈不上了解。红姐叹了一口气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他很厉害,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白家举淡淡的说:这不算是什么了解。

    那就没有办法了,我对他的了解,只有这么多了。红姐苦笑了一声道:面对对于他,我帮不上他多少。

    没,我郁闷的时候你安慰一下我就行了,不需要你帮我什么,有你在,真好。白家举握着红姐的手,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

    其实我真的想做一个对你有用的女人。红姐握着白家举的手道。

    其实,我更想娶你过门。白家举笑了笑。

    我的过去,注定了我们不能在一起。红姐微微有些伤感的说。

    如若有一天,我掌控了白家,我便会娶你过门。白家举道:我不在乎什么狗屁世俗的眼光,我只知道,你是我喜欢的人。

    白家举的眼光很坚定,有些时候,在优秀的一个男人,总会有一道坎过不去,而这一道坎,多半会是因为一个女人。

    夜深人静,酒吧也打烊了,红姐算完了今天的账,她收起账本,打算关灯。

    可就在这个时候,吧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人。

    红姐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出现的莫名其妙。

    这位先生,我们这里已经打烊了。红姐说。

    呵呵,调一杯酒对你来说,不算是什么难事吧。来人微微一笑道。

    当然不是。红姐有些奇怪,她开的这家酒吧不是娱乐性质的,一般情况下,不会这么晚还有人过来。

    而且以她阅人无数的目光,看得出来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他来这里也不是单纯的为了喝酒,他是有目的来的。

    来人正是叶皓轩,他抿着手中的酒,然后微微一笑道:不错的手法,调这杯鸡尾酒的人,肯定是一位饱经沧桑,对生活有另外一番感悟的人。

    过奖了。红姐笑了笑,她拿一只杯子细心的擦着,一边擦一边看着叶皓轩,她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眼熟。

    但是她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守男人,她试探的问道:这位朋友,这么晚了还出来,是不是有心事呢?

    心事嘛,每个人都有。叶皓轩微微一笑,他抬头看着红姐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