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29章学院惨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以叶皓轩的医术,就算是人死了,他也能看出一些微弱的不寻常之处,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女孩已经怀有身孕,至少有一个半月了。事

    情复杂了起来,叶皓轩站起来,他把白布给蒙上,然后转身道:好了高队长,我看完了,谢谢你,现在死者的家属呢,我要见一下他们。

    他们已经赶过来了,但是现在还在警察局里做笔录,看到了女儿的样子,她的母亲在第一时间晕倒了。高云哲摇摇头道:其实这种事情,不管是换了谁,都会受不了的。

    是啊,女儿都这么大了,却寻了短见,换了谁,恐怕都接受不了吧。叶皓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道:行了,我先到警察局里去见见她的父母,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么新的进展,还麻烦高队长把消息发给我。

    叶先生放心吧,有什么消息,我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高云哲点点头道。

    叶皓轩驱车来到了警察局里面,在这里他见到了江燕的家人,年迈的父母,以及一个油头粉面,看起来养尊处优的年轻人。

    你们是江燕的家属吧。一个警察带着叶皓轩走上前。

    是的,我们就是。那年轻人站了出来说:我是江燕的弟弟江城,我们来这里是做笔录的,现在怎么还没有到我们。

    马上就到了,介绍一下,这位是叶先生,中医学院的院长。警察说:他来找你们了解一下情况。

    你就是他们的院长?江燕的父母还没有说完,江城就霍的一声站了起来,他叫道:你是不是姓叶?

    没错,就是我。叶皓轩点头道:叔叔阿姨,关于江燕的事情,我感到十分的抱歉,对于她的事情,我们会做出补偿,同时我们一定会把事情给查一个水落石出,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

    江父双眼无神,他就好像是没有听到叶皓轩的话一般,而江母听到叶皓轩的身份,她猛的站起来,她抓着叶皓轩的衣领吼道:你还我女儿,你把女儿还给我,我不要钱,你把女儿还给我,如果她活不过来,我让你也活不成。

    住手,这里是警察局。警察吓了一跳,他可是知道叶皓轩身份的,江母虽然可怜,但这事情与叶皓轩也没有关系啊,她要是真的情绪激动,不小心伤了叶皓轩,那事情就麻烦了。

    没事,你先去忙吧警察同志,我跟死者的家属聊聊。叶皓轩连忙制止了小警察,示意自己没事,小警察不放心的看了叶皓轩一眼,这才退了下去。

    叶皓轩也不推开江母,任由她抓着自己的衣领发泄,叶皓轩清楚,不管是什么人,遇到这种事情都没有办法让自己保持镇定。

    而且根据调查结果显示,江父江母中年得子,对这子女都十分的疼爱,现在女儿上着大学,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

    出了意外,这让江燕的父母几乎去了半条命。

    终于,江母发泄完了,叶皓轩扶着她坐下来道:阿姨,做为中医学院的总负责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心里也很难过,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

    交待,什么交待?江城怒道:我姐姐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她马上就能赚钱养家了,可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怎么交待?

    我告诉你,你偿命都还不起我姐的命,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追究到底的,姓叶的,你不拿出来一百万的赔偿,我就找媒体去,我让你们中医学院出名,哼,还中医的圣殿呢,我看你就是一个敛财的。

    这家伙的话让叶皓轩的眉头不自由主的皱了起来,说真的,江城他姐死了,这家伙没有一点悲伤的意思,他最关心的事情居然是赔偿,这个家,看来没有多少亲情可言吧。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是怕了吗?我告诉你,怕也没有用,我们不会放过你的。江城看叶皓轩不说话,他以为叶皓轩是心虚了。

    怕?叶皓轩淡淡的说:我倒是不怕,我只是怕有些人,被有心人利用了,江燕的死,我也表示很遗憾,但是我保证,一定会把真相给调查出来的,给你们一个公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先走了,另外我会找人帮你们安顿下来的,事情一天不查出来,我一天不罢休。叶

    皓轩说着转身离开,剩下了江家一家三口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想到叶皓轩不按常理出牌,他说走就走,现在他学校里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难道一点也不害怕吗?

    你见过江家的人了,怎么样?回到了学院以后,郑双双问道。

    学校的事情处理完了吗?学生们的情绪要安抚好。叶皓轩没有回答郑双双的话,他说:这件事情不寻常,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单纯的自杀案,因为死者怀有身孕。

    什么?怀有身孕?郑双双倒是吃了一惊,她急急的问道:这个女孩平时挺洁身自好的,她怎么会怀有身孕,难道有什么隐情吗?

    有没有隐情不知道,我们还得进一步的去调查才行。叶皓轩想了想道:今天我见到江燕的父母和弟弟,说真的,对于他们的印像,真的是不太好,我感觉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郑双双问道。

    首先,江燕过世了,他们表现出来的,不是过悲伤,尤其是她弟弟江城,见到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向我索赔,而江燕的父亲装做一幅失神的样子,但是从他的双眼里我能看出来,这家伙一直在注意着我的表情。

    而且江燕的母亲,她做出一幅悲痛欲绝的样子,但是在我看来,她表演的成分居多,对于女儿的过世,她并没有流露出那种真正的伤心。叶皓轩说。

    按照你说的,这一家子人是在演戏?郑双双的眉头皱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