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73章遇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973章遇险

    大家的心情都不错,边说边笑边向前继续行,他们觉得今天的开局不错,所以今天运气一定很好,不趁着运气好多捞几把更待何时?

    然而刚刚向前走出没有多远,在一片丛林里面,另外一队人出现了,这一队人大约十人,是混编的队伍,他们的装备精良,大部分以外国人为主。

    而且从他们身还有一股不寻常的味道,在他们当,至少有数名天赋觉醒者,这一支队伍十分的强大,李察一挥手,一行人停了下来。

    头,遇狠角色了?李福悄声的问道:我们现在绕道走还来得及吗?

    在远古世界里面,生存法则是弱肉强食,在这里面杀人夺货的事情多了去了,如果你遇到的是实力相当的人,还能拼一下,但像是今天的这种情况,遇到了自己这方强大数倍的人,那只有退让一条。

    但是看这群人身的煞气,恐怕不是什么好说话的角色,所以一时间场面僵在这里了,双方相互看着,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哈哈,皮尔斯,那边有个漂亮的娘们,你难道不去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吗?良久,一个黑人哈哈大笑道。

    是啊,今天的运气差到家了,几次的猎物都跑了,是时候有一个漂亮的姑娘安慰我一下了,哈哈,真是想什么什么来,这不,漂亮的姑娘已经出现了吗?那个叫做皮尔斯的哈哈大笑,他向叶皓轩等一行人走了过来。

    各位好。李察露出一个难看的笑意,他知道这群人盯他们了,现在虽然还没有到动手的时候,但看这些家伙们的实力,是完全可以辗压自己这边的。

    不不,不好,我今天真的一点也不好,我的运气差透了。皮尔斯摇摇头,他看着北极熊手里提着的猎物,有些羡慕的说:你们今天的收获不错嘛,呵呵。

    运气,都是运气。李察挤出笑意道。

    运气?皮尔斯愤怒的吼道:为什么运气都在你们那里,而我没有一点运气?今天对我来说糟糕透顶了。

    这个…李察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了,他明显的感觉到这个老外有些暴怒,有些变态,妈的,运气开始背了,这良好的开端才多久,遇到了这么一个人物,这让他如何是好?

    哥们儿,华夏人吧。一个瘦的跟猴子似的黄种走过来,他指了指宫本花子道:把这娘们儿和猎物留下来,你们走,今天的事情此结束。

    兄弟,你也华夏人吧,你说的这些话有些不大好吧。李察脸的笑意消失了,这些家伙们是过来夺猎物的。

    怎么不大好了?那人挑了挑眉毛道:我看到你也是华夏人,所以给你指了一条明路,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华夏一家的那点血缘,我们早大开杀戒了,马滚,不要让我把你们杀绝。

    这家伙身的戾气很强,他这眉头一皱,有一股杀意冲天而起,让所有人的眉头都不自由主的皱了起来。

    呵呵,刘,这是你的同胞吧,你告诉他们我想要什么,然后让他们滚。皮尔斯把玩着手一把特制的金属匕首道:我今天还不想杀人,而且这些人是你的同胞,我给你点面子。

    皮尔斯,我正在跟他们沟通。刘姓年轻人呵呵一笑,然后他转身盯着李察道:听到了没有?我现在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你滚,要么你们全部都死在这里。

    抱歉,我没我留下我队友的习惯。李察冷冷的盯着年轻人道:你也是华夏人,那你应该也知道华夏人的脾气,华夏人向来是不会丢下自己的同伴的。

    省省吧老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刘姓年轻人笑了:这里的生存法则,难道你们不懂吗?呵呵,今天能给你们留一条路,已经是你们莫大的运气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既然带着这一群人来了,那么我们要一起出去,一个也不能少。李察的声音掷地有声。

    呵呵,是吗?年轻人冷冷的盯着李察道:那抱歉,你们一个都走不了,你们这一群人也会因为你的固执而付出应有的代价。

    刘,跟他们啰嗦什么,拿下他们。一个黑鬼实在是不耐烦了,他狂吼着向李察冲了过来。

    李察的拳头突然一紧,他低吼一声,一拳向前砸去,那黑鬼扑通一声倒在地,他软趴趴的伏在地,晕了过去。

    不错,天赋觉醒者。刘姓年轻人笑了:但是现在,天赋觉醒者实在是太多了,你算什么玩意?

    刘姓年轻人话音一落,他的身形迅速的向前掠进,然后两把银亮的匕首出现在他手,他好像是一溜轻烟一般向李察标去,然后他对着李察,挥出了手的匕首。

    这年轻人同样是天赋觉醒者,很明显他的实力要李察高出很多,他迅速的划动着手的匕首,不断的向前逼近,而李察则是节节败退。

    噗噗,李察的胸口多了两道血痕,年轻人猛的举起了手的匕首,向李察的心脏刺去。

    头。老黑愤怒的举起手的枪要开枪,但是对方队伍一个人突然一扬手,老黑手的武器便飞去,那人右手一引,武器重重的砸在一块石头,被摔成了几断。

    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候,宫本花子突然动了,她手武士刀突然出鞘,然后她向前踏出一步,手长剑猛的向下一劈。

    一道无形的力量划破虚空而来,逼使刘姓年轻人不得不停住脚,他向后退了一步,剑气擦着他的面部过去,把一颗三人合抱粗的巨树斩出一道深深的剑痕。

    抹了一把脸,刘姓年轻人感觉到惊魂未定,因为这一道剑气实在是太凌厉了,如果不是他闪的较快,这道剑气能直接把他给劈成两半,但尽管是这样,他还是感觉到面部被剑气给划的生疼。

    咦,高手啊。刘姓年轻人退了下来,他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头,我不是对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