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章 你自己涂还是我帮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6章  你自己涂还是我帮你?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脑海里就会出现一些模糊的片段,心脏压抑的像是要窒息般,这就是何录给自己限定在晚上十一点之前的原因。

    在理智上排斥和宋祁做出太过亲密的举动,但身体上,却觉得宋祁的怀抱很暖,不由自主的想要贴得再近点,连对方的心跳都能够感受到。

    这个房间里从来都只是他一个人,也许是因为被折腾了一夜,人也不由自主的脆病起来。

    宋祁的手臂很长,把他接得很紧,身体没有多余的力气挣脱,何录留恋了几秒,才缓声道,“放开我。”

    “你除了这句话还能说什么?”宋祁早就对这句话免疫了,每次他靠近何录,对方嘴里无非就是“住手”,"放开我” , “停下来”,都没有几个新鲜的词。

    也不是铁打的身体,宋祁摸到放在床沿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都五点了。

    “要是你还有精力,我们就把刚才的事再温习一次。”宋祁收紧了手臂。

    “”再温 习一 遍

    说实话,听到宋祁这句话的时候何录有点心猿意马,除开一开始的不适应,这种事情的滋味其实还算不错,宋祁虽然技术不行,但勉勉强强能打个六十分。

    不过就目前的身体状况而言,确实已经本力透支。

    看来今天宋祁是不打算走了,何录也不是

    个特别拗的人,逆来顺受惯了,对什么事都表情的态度冷淡,因为在意了反而事情会变得更糟糕。

    何录自我催眠,是宋祁要留在他这里的,

    他拒绝了,可是没有起任何作用。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头很疼,稍微动一下就

    传来强烈的肌肉酸痛感,韧带都像是被拉了昨晚本来是在沙发上做,后来宋祁又被他抱在床上,期间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姿势。

    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在地面,今天的

    太阳很暖。

    旁边是空着的,宋祁果然是离开了。

    何录神色微怔,虽然他一直在要求宋祁离

    开,但当对方真的走了以后,心里莫名的有种关落感,明明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这对何录来说是不好的预兆。

    从床上起来,身上的痕迹触目可见,这些天出门也要注意,今天是星期五,何录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睡得还真是沉,扰乱了他平时的生物钟。

    何录从衣柜里找了一身干净的衣物换好,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看到客厅乱七八糟,那些丢在地上的衣服皱成一团,何录眉头微皱,把衣服捡起来丢在垃圾桶里。

    眼镜框被宋祁放在鞋架子上,就算这个鞋

    架上只放过自己的鞋子,他也肯定是不会再戴这个眼镜了,反正明天是周末,他可以重新去买一 副。

    身体很疼,倒也不是不能忍受的疼,最少也得一个星期左右才能恢复。

    何录打开了诺室的灯,对着镜子仔细查看,后颈上有几道深紫色的印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经历过什么,好在家里准备了医药箱,何录拿了几张创口贴,将淤痕遮掩住。

    直到自己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异常,去公寓附近的药店里买药。

    但钥匙不知道丢在了哪里,昨天是宋祁开的门,门外没有钥匙,桌子上也没有,地上能看到的地方还是没有找到,正当何录纳问的时候,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买了粥,你可以趁热吃。  ”宋祁走进

    来,动作自然的关好门,像是回到自己家一样的随意,把粥和钥匙放在沙发前的玻璃桌上。

    “”他还以为宋祁走了。

    宋祁把另外一个袋子递给何录,“”这是在药店里买的消炎药,你自己涂

    还是我帮你?

    “   ”何录神色微变。

    昨天该干的都干了,宋祁有点不好意思,

    他估摸着何录应该是害羞了,把药也放在了桌子上,“今天和下个星期我都帮你请过假了,是带薪的,这段时间你好好在家休息。”

    “嗯。”  何录这才应了一声。

    反正你对这种事也有经验,知道该怎么处理。”宋祁这句话挺渣的,他就是故意想刺

    激何录。

    “  ”在今天之前没有经验,在今天之后确实是有经验了,以后和男人做,一定要找个尺寸小点的。

    这个时候宋祁的手机铃声响起,是谢子皓,宋祁按了接听。

    “你去哪了,今天上午电话一直都打不通,该不会躲在哪个地方道遥快活吧? 我们现在都到了比赛的地方,你什么时候过来?”谢子皓语气略带急躁,因为对象是宋祁,只能是干着急,也不敢催。

    “我就过来。”

    “生死都压在你身上了,你可算是没有关踪,知道你最近在烦什么,等这次晋级了,哥们儿再带你去约一回。”谢子皓被压了快两个月,他觉得自己要是再不找个水嫩少年证明一下自己,他就会丧失压别人的能力。

    “早约了。”

    “卧槽!! 宋祁你真是深藏不露! 这么好的事居然不带我”

    谢子皓话才说了一半,宋祁嫌对方太吵,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海选下午两点开始,前面还有好几个人,轮到他们时间估计都到了下午三四点,宋祁一点都不着急,把粥从塑料袋里端了出来,揭开盖子,房间里顿时飘散出食物的香味。

    “你怎么不坐?”宋祁自已坐在了沙发上

    抬头的时候看到何录还站在边上,维持着他刚进来时候的模样。

    比起以往被何录冷落的郁闷,今天宋祁的心情很好,毕竟想做的事情终于是做了。

    “你其实可以不用管我。”何录淡淡道。宋祁觉得何录这个人特别怪,想对他好点,对方偏偏不让,还总说一些来激怒自己的话,难道他们就不能和平相处?

    两个人该做的都做了,一夜/情也罢,雪

    了裤子就当不认识,宋祁还真是佩服何录。

    宋祁没有回话,要不然以他的性格肯定说

    的话特别难听。

    宋祁把勺子放在粥里,过了十几秒才开口“何录,你和肖彻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

    最近几年肖彻特别火,不管在哪个地方都

    能听到有人谈论,这次明日之星还请了肖彻当评委,不过海选见不到肖彻,只有晋级之后才能够见到,宋祁不追星,可大学的时候见过别人追星,有一次肖彻拍或来他们学校取景,当时学校围满了人,那几天H大外面的公路都是堵的,本来十几分钟的车程,开了二个多小时, 他还记得那些女生疯狂的模样。

    总不可能是肖彻主动来找何录,那真是天方夜谭,何录也像那些女生一样,对肖彻如此痴迷?

    宋祁本身就属于天之骄子,只要是他想要,基本没有得不到的,但想到何录对肖彻的信度,他就特别嫉妒,肖彻粉丝那么多,又怎么可能会把何录放在心里。

    “不是。”  肖彻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可望

    而不可及的人,仅此而已。

    说完以后,何录就看到宋祁站了起来,气

    不过的用手握紧他的衣领,“你还真是贱啊,他知道你被人操过吗?”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

    “行啊,你够可以。”宋祁抬起另一只手的手臂,拳头紧握,何录以为那一拳会落在自

    己的脸上,但宋祁又把手松开,低笑了两声, “何录,我告诉你,你他妈别想勾搭上他,反正你是个男的,又不会怀孕,后面也没有被操松,在我玩够你之前,你别想去找别人!”

    “你没有资格限制我的自由,我也不是具。”  何录平静道,想将宋祁握在他衣服领子上的手拿开。

    宋祁的眼眸一直注视着何录,想要将这个人看透,可看不明了。

    他以为自己过一段时间就会将何录忘得一干二净,刻意将闲余的时间占满,就没有功夫去管何录了,但当他看到何录和别人亲近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光是想到何录和别人在一起做亲热的举动,他就恨不得找个地方将何录锁起来,这样何录就没有办法去勾搭其他人了,这个念头让他自己都诧异。

    宋祁调查过何录的身份,孤儿,没有亲戚 朋友也没有,就算关踪了,也只有公司里的人发现,但找一个合理的理由辞职就可以,这点宋祁完全可以做到。

    这种偏执的占有欲就连宋祁都理解不了,

    他松开了何录,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我明天再来看你。”

    直到宋祁离开了,何录才放松下来。

    粥还是温的,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进食,何录早就饿了,是海鲜粥,口感很细藏,碗和勺子不像是楼下平价餐馆的,是用的砂碗,保温时间也比较长,何录注意到碗上印的商标,是全国有名的连锁店,只有市里才有得卖,隔他这里不算近,开车过去也要一个多小时,所以这是宋祁特意为他买的?

    谢谢大家的催更票和打赏_(:з」∠)_

    晚点还有一更!

    每天签到就会送推荐票哈! 求推荐票! 这周推荐票周排行前五下周双更!!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