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章 过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8章  过度

    就算涂了药,还是抵挡不了身后传来的不适感。

    人生第一次纵欲,就纵欲过度了,此刻何录竟在想他是怎么在和宋祁做的过程里硬起来的,当时被弄得意识恍惚,以至于他虽然是体验到了让人头皮发麻的愉悦感,但这种滋味又不是特别明显。

    就像品尝美味佳肴,一口气就给吃下去了,都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口感。

    何录想知道宋祁能让自己硬起来的原因,

    这样他以后也不用再吃那些两药或者中药,也不用再去尝试各种手段,他有点后悔当时注意力没有集中

    当然,懊恼归懊恼,他肯定是不会和宋祁再去试一次,这这个周末过去了以后,下个星期他就会去辞职。

    他不希望会有人扰乱他正常的生活,尽管有几瞬间他也渴望过宋祁的怀抱。

    晚上七点的时候,手机收到了一条陌生的短信。

    “我是肖彻,今天可以来找你吗?”

    一个宋祁就已经够让他头疼了,不知道肖

    彻又有什么目的,难道自己看上去很像一个同性恋? 可他的穿着各方面都像寻常人一样,在医院见到肖彻的时候穿着很普通的休闲装,放在人群里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只是当时凑巧,他下楼的时候接道被肖彻的粉丝给堵住了,迫不得已才会退去三楼。

    纵欲过度的后遗症还在,何录并不想肖彻 来找他。

    没有等何录回复,肖彻又发过来一条短信:“我在车上,正好会路过你住的地方,还有十分钟就到了。”

    何录:

    何录这个人其实有点吃软不吃硬,当别人对他态度特别温和,他就会不怎么好意思拒绝对方,就像之前宋祁一直对他恶言相象,但那次宋祁来他家表现的有些腼腆,他又觉得宋祁 的本性是不坏。

    只是之后宋祁的态度又变得糟糕,特别是发生了昨天晚上的事。

    何录站了起来,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创口贴贴得太多也比较显眼,他换上了一件高领毛衣,这件衣服穿着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这是有一次去店里买衣服的时候,导购说今天有优惠,满多少钱可以打折,就让他买这件衣服凑单了,一直放在衣柜里,今天是第一次穿。

    头发柔顺了垂在额头,眼镜也因为在鞋架上放了一个晚上,何录总觉得有一股味道,也不想戴了。

    何录心想,见一面就回家,告诉肖彻以后不要再来找他了,反正他快要辞职了,在这个 地方不会逗留太久。

    要去哪里,何录还没有想清楚,去哪里都是一样,无非就是换个新的环境生活。

    身体略微有些不适,不管怎样刻意的避免,走路的姿势还是会和平时有所不同,下楼以后在公寓旁边的路口看到了肖彻开的车。

    天色已暗,有不少人从车边经过,没有人看清楚里面的人是肖彻。

    看见何录走近,车窗降了下来,何录今天并不打算坐上去,像上次那样找个地方叙旧,他会过来是出于礼貌。

    见到他这副模样,。肖彻的眼眸里有些惊喜这一秒感觉回到了从前一样。

    肖彻其实不喜欢看何录那身太过正式儿的穿着打扮,也不喜欢看何录戴着镜框,以前在一起生活的时候,何录没有近视,眼前不带任何的遮掩,很多时候,目光都会放在他的身上。

    享受这种独一无二的感觉,却因为何录告白以后开始变得疏离。

    “这样穿着更适合你。”肖彻温声道。

    “谢谢。”

    “上车吧。”

    “ 我过段时间会离开这里,你以后不用再来找我。”或许是以前认识的人,但在医院   里的那段时间,他并没有看到肖彻。

    既然是朋友,也至少会来见他一面,可是从头至尾都只是他一个人,每当看到了肖彻就会刻意回避,在电视里出现会更换成另外一个频道,就算是在现实生活里见到了也下意识的想要逃离,通过这些反应,何录猜测左手手腕上的疤痕也许和肖彻有关。

    尽管不了解那个时候发生过什么,可当时经历过一次的事情,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你要去哪里?”肖彻问。

    “不知道。”见肖彻有话要说,何录下定决心般的低声道,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可能以前我们认识,但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你也有了你的人际交往圈,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是因为我所以你要离开?”

    “不是。”大部分的原因是宋祁。

    肖彻的情绪似乎好了点,轻笑一声,仿佛是在自嘲,又仿佛带着几分悲伤,  “我后来去找过你,但房间里住的人换成了别人

    出道的第一个月,有一天肖彻回来,因为

    是饭局,被灌了不少的酒。

    当时整个人都醉醺醺的,吐了很多,衣服

    上粘上的秽物,何录把地面上收拾干净,然后扶着肖彻去诺室里洗澡。

    从少年时期开始,何录又再也没有见到过赤身裸体的肖彻,动作温柔又仔细,帮肖彻擦洗身体有些费力,何录停下来歇息了几秒,看到肖彻睁开了眼。

    尽管两个人都是男的,但这种场合还是免不了有些尴尬。

    “我只是看你衣服脏了,想帮你换上干净的。”何录紧张极了。

    肖彻突然站了起来,把何录的身体抵靠在浴室的墙壁上,直接吻在了他的唇上。

    何录怔了两秒,回过神来以后更多的是惊喜,他以为只有他单方面的喜欢肖彻,原来肖彻也是对他有好感的。

    何录生涩的回应,因为喜欢,回抱住了这

    个人的后背,意识到后续会发生的事情,虽然没有尝试过,但他愿意为肖彻尝试,就算会很疼,也心甘情愿。

    上衣被肖彻脱了下来,空气里弥漫着暖昧又情/色的声音,肖彻的手在他的身上抚摸着,身体期待得颤栗起来,不时发出难耐的喘息。

    何录的身体躺在了湿漉的地面上,全身都泛起一阵潮红,甚至不顾羞耻的主动敞开双腿做好要接纳这个人的准备。

    两个人认识了很多年,何录把所有的温柔

    都给肖彻,有能力赚钱以后,也是一分不留的全部花在了肖彻身上,对于他来说,肖彻过得好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心都陷了进去。

    肖彻脱掉了他的裤子以后,动作逐渐停了下来,  因为对方的腿间有着和他同样的东西,让他察觉到不对劲。

    肖彻缓了缓神,才看清楚身下的人是何录。

    那个时候何录被肖彻的热情冲昏了头脑,

    用手环抱住肖彻的肩膀,抬起头在他的唇边落下了一个吻,小声呢喃,  “我喜欢你。”

    肖彻喝多了,本来只以为是做的一场春梦,但此刻意识到了,这并不是一场梦,何录居然喜欢他。

    男的喜欢男的。

    他甚至觉得,一开始是何录勾引的他。

    “阿彻?”何录察觉到对方没有反应,抬起头,看到肖彻眼里的错愕。

    “你是男的,怎么可以喜欢我?”肖彻推开了何录,他差点就和何录发生了关系,而他最近才刚出道不久,何录居然不知道制止他,反而还一副沉浸其中的表情。

    “对,对不起。”更让何录尴尬的是因为对方的撩拨他的身体可耻的有了反应,这使他在肖彻面前更像是一个小丑。

    他看到肖彻嫌恶的神情,让他感觉自己像

    是坠入了深渊。

    因为诺室里面积狭小又太过燥热,出了一身汗以后,肖彻的酒醒了有六七分,他拿起毛巾擦干身上的水珠,就走出了浴室。

    何录还维持着躺在地上的姿势,喉咙发紧般的苦楚,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从肖彻脸上看到厌恶的表情,是他错了,本身就不该存有奢望。

    居然还被肖彻看到了这种丑态,为什么要有反应,就这么淫/荡?

    连他自己都开始恶心自己。

    过了一会,他听见外面的人说,“我明天搬出去住。”

    然后客厅的门“砰”的一声关紧了,等何录出来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了肖彻的身影。

    以前肖彻不管多忙都会回来,但第二天,家里就来了搬家公司,肖彻看到了他,两个人的表情都很不自然。

    “哥,公司管得很严,不允许传出任何不利的消息,我要搬出去住了。”

    何录张了张唇,一瞬间像是失声了般,过了好一会才说,“你以后还会回来吗?”

    “这段时间很忙,应该不会回来。”

    肖彻的东西全部被搬家公司搬走了,何录在窗户边看着接下的那辆车,一直到再也看不见,回过头的时候发现房间里空了很多,本来何录的东西也不多,这一空,像所有的一切都 跟着空了起来。

    要是没有发生昨天的那件事就好了。

    不允许传出不利的消息,是指他的告白?

    后来何录每天都会发短信问候肖彻,偶尔会得到回复,但都很敷衍,肖彻是真的不愿意理他了。

    直到有一天在电视里看到了肖彻和某个女

    明星的绯闻,何录才意识到,他和肖彻的距离已经疏远,肖彻不再是那个会对着他微笑的少年,也不再会亲昵的告诉他,今天回家想吃什么。

    肖彻有了女朋友,那个女明星何录听说过演了一部最近比较热播的浪漫校园剧,模样清纯又可爱,郎才女貌,确实很登对。

    再后来的事情,就是他拿了一把平时用来削水果的刀,割破了左手手腕,直到现在那里都有一道褪不去的丑陋疤痕,所以才会戴了一块手表用来遮掩住。

    谢谢大家的催更票推荐票月票打赏,更文动力满满“”

    继续求推荐票,签到就会有哈!

    放心吧,以后会被宠回来哒

    凌晨还有一更,可能会比较晚,大家早点睡啊,平安夜快乐(2"~'O)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