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1章 脸皮厚到心如止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1章  脸皮厚到心如止水

    这句占有欲十足的话,让何录的动作顿了顿。

    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这样,还是宋祁是个例? 总是把话说的很绝对,像是他们一定会在一起,这种状态永远都不会改变。

    何录闭着眼仰靠在身后,他很少和人打交道,除开之前在公司需要交代工作上的事宜,私底下来往的人几乎为零,就连公司的聚会也找理由推辞,没有去过,见到一群人热闹的说话,更显得自己行只单影,看起来和环境格格不入。

    他是一个极度无聊的人。

    或许,去见了宋祁的朋友以后,宋祁会发

    现,他性格的弊端,不用再整天对他说一些令他苦恼的话,也不用再时不时就过来找他。

    年轻人,哪有那么多耐心,更何况他是个

    男人,还年长于宋祁。

    何录回复: 可以。

    收到何录的消息以后,宋祁思绪又飘了,何录就是嘴硬不肯接受他,其实心里只有他一个人,肖彻算个什么,不过就是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哪像肖彻说的那样,真是够有心机的,故意挑拨他们两个人的感情。

    今天天气不错,虽然有点冷,但没有刮风平时这个点天都已经开始暗了,可今天还能够看到夕阳,宋祁心想这是个好兆头。

    前几天网上有个恋爱小测试特别火,宋祁

    见微信朋友圈里有人在分享,他也点了进去,本身对这种测试不抱有太多期待,感觉假得很,可看见上面说,今年是爱情丰收的一年,宋祁就不由得感叹,这测试真的太准确了,他还特意截图保存下来。

    订好了酒店,谢子皓他们提前过去了,宋祁出门的时候照了三遍镜子。

    帅就一个字。

    他很满意。

    来何录家都熟门熟路了,带有礼貌的敲了几下门,过了十多秒没有人开门,然后敲门的频率就变得紊乱。

    何录不会放他鸽子吧?

    这么想的时候,门被人打开了,宋祁的表

    情看上去有点不耐烦。

    “你刚才在干什么,一直不开门。”宋祁收敛好神色。

    “在洗燥。“

    “”来迟了一步。

    在宋祁来之前何录去整理了杂物间,东西

    本来是收拾的差不多了,但想检查里面有没有被遗漏掉的,身上不免沾染了灰尘。

    而宋祁认为,何录是故意引诱他。

    在玄关处换好鞋,宋祁低头看了一眼,一

    颗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耳后往下滑落,滴到衣服的领子边站湿出一个小水印。

    不知道何录用的什么牌子的沐浩露,真好

    闻。

    “这个时辰洗什么燥啊。  宋祁看似不满

    道,然后把身体故意贴过去,  “洗这么干净,

    是想被我弄脏?”

    “不是。”何录偏头,用手推开宋祁。

    何录的头发略湿,宋祁在四周看了看,问“吹风机放在哪了? 外面天气太冷,你这样

    出门肯定会着凉。”

    “ 卧室里,我自己去拿吧。”

    怕宋祁会在卧室里乱翻,有些东西也不想

    被宋祁看到。

    因为按摩/棒太大,用起来的体验不是很

    好,上次使用到一半全身就没有多少力气了,

    何录又在那家网店买了一部分商品,拆封以后放在那里还没有用过,在这方面何录不想委屈自己。

    何录认为,宋祁喝醉酒那次他之所以会主

    动,是因为要靠男人才能够硬起来,如果他看片子自己抚弄也能够硬,他就没有必要再和宋祁做。

    表面看上去神情冷淡,骨子里却总是相反。

    去卧房里把吹风机拿了出来,插上电源,头发已经是半干了,何录打开吹风机的开关,房间内响起聒噪的声音,手里握着的东西却被人拿了过去。

    “你坐下,我帮你弄。”宋祁道。

    从来没有这么乐衷于伺候一个人,也经常热脸贴过去然后被拒绝,爱情拥有让人蜕变的力量,就连宋祁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怎么就能脸皮厚到心如止水的地步。

    见何录还没有动作,宋祁眉头微皱道,“不准拒绝我。  ”

    今天氛围这么好,宋祁可不愿意又把两个人的关系闹僵,他最近金银花泡水喝的很勤,以前都比较喜欢喝可乐,还专门买了个茶杯随身带着,跟个老年人似的。

    脾气上来了很容易会忍不住。

    何录抿了抿唇,吹风机没有关,一直还响着,热腾腾的气流拂过侧脸,让皮肤略带干燥。

    最后还是坐在了椅子上,任由宋祁的手指在拨弄着头发,宋祁太执拗,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越是不让他做什么,就越是想做什么。

    期间都没有说话,气氛安静的略显尴尬。

    “你的发质很好。”宋祁夸了一句,仿佛是理发店的吹头小哥,对顾客夸赞,为了能让顾客满意做更多的服务。

    “嗯。”

    “头发好像有点长了,等会要去剪吗?”

    “好。 ” 辞职以后就连出门就变得少了,头发确实是有些长了,会遮挡住视线。”

    “” 宋祁觉得要是在顺着这个话题聊下去,他会问何录家里有没有剪刀。

    出门的时候何录戴上了久违的眼镜,把衣服抚弄的平整,就如同要去公司里上班一样, 一 丝 不苟。

    何录的衣服里衬衫很多,宋祁之前以为这是成熟男人的标配,可后来看见不少中年男子都有着发福的啤酒肚在生活中穿的是很普通的便衣。

    衬衫下摆的一截扎进西裤里,更显身段,穿了一件灰色的针织背心,外面是深黑色的外套,有点禁欲的意味。

    之前看何录这么穿,宋祁觉得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虚伪的气息,现在看何录这么穿,宋祁想把这身衣服给脱掉,何录的腿很直,常年包裹在布料之下肤色苍白,触摸起来手感绝佳。

    “你不是不近视,为什么要戴眼镜?”宋

    祁问。

    “习惯。”透过一层玻璃看周围的环境,会不那么容易慌乱。

    宋祁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他觉得何录能和他一起去见朋友,就是对他的认可了。

    宋祁的手放在门把上准备开门,拧开到一半的时候看到何录走到了他旁边。

    “我能吻你吗?”

    推荐票多晚点还有两更_(:3」Z)_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